第602章 魔法施救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2章 魔法施救

    这电弧打在鬣狗的眼珠上,不仅立刻把它眼珠弄熟了,这种高压电击,还游走在整个鬣狗的身上。

    鬣狗拿出狂抖的架势,尤其四肢乱蹬乱刨着,一时间它还尿了。

    而我一直没松手,继续给这畜生过着电。但我想吐槽的是,这手电筒短期释放的电击实在太强了,我别看没实打实挨着鬣狗,却也被这股子电流影响到了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浑身麻酥酥的。

    这鬣狗又挣扎几下后,彻底死掉了,它还来了个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我特想呸它一口,心说它就是个土匪,烧杀抢掠不成反被杀,这有什么可“遗憾”的?

    而就在我把鬣狗王击毙的一瞬间,其他鬣狗全乱套了。

    它们没了首领,更没了继续围攻我们的信心了。它们呜呜叫着,这叫声中还有股子很惨的味道。

    它们争先扭头,四下的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到穷寇莫追这个词了,但我不赞同这句话,尤其我们这些人,刚刚被这么欺负一番,现在不报报仇,那不是傻么?

    我对斗鸡眼这些人提醒了一句,其实这八个猎人跟我默契的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没等斗鸡眼翻译我的话呢,其他猎人就已经陆续行动了。

    他们要么拿着折叠刀,要么换上小弩,对着这些逃窜的鬣狗进行疯狂的捕杀。

    呜呜声不绝于耳,大约过了半分钟吧,我们周围躺了十来具鬣狗的尸体,大根是我们这些人中的佼佼者,他竟然用这么短的时间,猎杀了三个鬣狗。

    但此时的他,甚至是其他六个猎人,他们并没高兴的意思,他们都把目光放在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人也是猎人,也是我们其中的一员,但他并不像我们这样站着,反倒一脸青紫色,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肩膀上全是血,一动不动,毫无反应,我印象中,这人叫达鲁,也是他,最早被鬣狗群围着的。

    其他猎人看着达鲁,稍许沉默后,他们都聚了过去,围在达鲁的身旁。

    大根甚至还哭了起来。他是最伤心的那位。他使劲晃着达鲁,叽里咕噜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斗鸡眼相比之下,倒显得有些冷静。他还把大根的话翻译给我听。

    大根说,谁能把达鲁救了,他愿意把自己女人奉献出来,陪这人睡一晚,而且也愿意把私藏的肉干,全部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倒不是对大根的女人和肉干情有独钟。但经过一番观察,我觉得达鲁貌似还有救,很可能还没死。

    而且我心说,达鲁真要是受伤过重,尤其是失血过多而死的话,不该是这种青紫的脸色吧?

    我凑过去,示意大根也好,其他猎人也把,给我腾出一个地方来。

    大根看我刚有这举动时,他就拿出狂喜的架势,他主动站起来不说,还推着其他人,生怕其他人腾的地方不够大。

    我蹲在达鲁身旁,我先摸了摸他脖颈,品了品脉搏。

    达鲁还有心跳,只是很弱罢了。我喊着达鲁的名字,他还是没反应。接下来我又掰开达鲁的嘴巴。

    现在是夜里,周围环境很昏暗,我看不清达鲁嘴里、喉咙里的情况,我因此没法做出什么断定。

    我索性把手指伸进去,这一次我感觉到了,达鲁嘴里有异物,是很黏很黏的液体。

    我猜他的呼吸道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招呼斗鸡眼,让他配合着我,一起把达鲁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我还单膝跪在地上,让达鲁面冲下的趴在上面。我一边用点穴的技巧,对着达鲁的后背做着推拿,一边我腾出手,给达鲁抠喉。

    这么折腾了十几秒钟,达鲁的脖子一抖,他还哇了一声,对着地面喷出一大股黏糊糊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那些旁观的猎人,看到这一幕后,全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并没歇着,继续推拿着达鲁。达鲁吐出这一口后,他又贪婪的呼吸着,因为他憋坏了,太需要氧气了,但他喉咙里还有异物,这么一深呼吸,他被刺激的又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,达鲁吸一口气,吐一口东西的。这么折腾了好一番,达鲁的脸色也稍微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放心了,让达鲁平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还对其他人嘱咐,让他们都默默等着,给达鲁一些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的这个嘱咐,斗鸡眼并没及时翻译。我纳闷的抬头一看,其他猎人都望着我,大根先带头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七个猎人,一边膜拜着,一边高呼着,一会叫我精英,一会喊着魔法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村里的医疗水平很落后,甚至可以说,基本上没人懂这种简单的急救措施。

    我不想冒充神棍,而且也受不了这么多人的膜拜。我赶紧让这些人起身。

    我们围着达鲁,一起坐着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这期间那七个猎人也都没闲着。他们用折叠刀从鬣狗尸体上剔下来好大一块肉,这肉也粘着血呢。

    他们就用这块血肉,对着自己身上擦啊擦的,尤其是脖颈、手腕和脚脖。

    我脑中直冒问号。我心说这帮人在做什么,难道是一种什么祭祀的过程么?

    我就此问了斗鸡眼一句。斗鸡眼回答说,“咱们身上的人味太重了,这样往禁地行走,太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明白了,其实我是真不想把鬣狗的血往自己身上涂抹,但话说回来,我身为这些人的头领,总不能带头搞特殊化吧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,也挖了一块血肉回来。

    我形容不好那种滋味,尤其用血肉蹭脖子时,我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起了不少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趁空又跟斗鸡眼聊了几句,斗鸡眼这时也有个疑问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,他之前遇到过几次鬣狗群,但从没见到这次这么大规模的。他搞不懂,尤其按他经验来看,这种规模的鬣狗群,也只有在禁地里有才对呢,怎么现在连野林中都出现这种恐怖数量的群体了。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他这个问题,尤其我连禁地到底什么样还没见过呢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足足休息了两个钟头左右,等达鲁恢复的差不多了,尤其他能不费劲的站起来和走路后,我们又出发了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