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3章 黄昏鬼影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3章 黄昏鬼影

    往下的一路上,我们没遇到鬣狗群,也算走的太平,但这段路并不短,等到天亮时,我们才赶到禁地的外围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四下的环境,给我感觉,整个禁地很大,一眼望不到头,而且它的地势比较低,在一片“凹坑”之中。

    这也让禁地里的泥土不仅仅是潮湿,还很肥沃。这里的植被也很茂盛。综合来说,这里是食草动物的天堂,同样也是凶猛猎食者的集聚之地。

    我们九个人,并没急着再往禁地里走,反倒聚在一块,商量一番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丛林专家,但那八个猎人都是,斗鸡眼依旧充当着翻译,他把这八个人的想法,完完整整的告诉给我。

    这八人想到一块去了,鬣狗喜欢在夜里狩猎,白天都躲在窝里睡觉,所以我们也遵循着这个规律,白天休息,晚上去寻找那两个精英的下落,不然反其道行之,我们晚上休息时,遇到活跃的鬣狗,那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我赞同这八人的观点,尤其再往深了说,我们一路走到这里,还没睡过觉呢。有个好体力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又分散开,但互相间没离太远,我们各自找“床”。

    我的旅行包里并没吊床之类的东西,这难不住我,我爬到树上,把手电筒里的绳索抻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把绳索缠在两个树杈之间,这样绕了七八圈之后,我又特意找一些树枝和干草铺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是硬生生造出一个床来,之后我惬意的躺在上面。这期间那八个猎人都没闲着,他们把折叠刀当成了铲子,都在地上挖洞呢。

    这些洞也有一个共同点,大约倾斜十度吧,一直延伸到地里,而且并不深,能让一个人躺在洞里,只把脸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我很纳闷,问斗鸡眼,为什么要睡在洞里,为何不像我这样睡在树上,又或者直接弄点干草之类的,铺在地上不就得了?

    斗鸡眼傻兮兮的咧嘴笑了,他回答说,这里的环境太潮湿了,蚊虫很多。如果在露天休息,一来很可能被蚊子咬的很惨,二来等太阳升起来后,照在身上,再被湿气这么一沁,很容易换上怪病的,浑身关节都特别疼。

    我猜这怪病就该是风湿之类的东西,另外听他这么说完,我倒是又一次的挺佩服这些土猎人的智慧。

    斗鸡眼对我挥挥手,那意思,也建议我下地,跟他们一起睡在坑里。

    我摇头拒绝了,因为我打心里这么想,人在什么时候才躺在地里?这太不吉利了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,斗鸡眼这些人陆续忙活完了,他们八个人还抓阄了,分成四组轮岗,六个人睡觉,两个人放哨。

    我身为保长,倒是享受了一个特权,根本不担心睡到半路时还要起来放哨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多说什么,很快的,我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我本来也做了准备,担心有蚊子,我特意把衣服挡的严严实实,还找来几把新鲜的野草和树叶,拧着汁水,把自己身上涂个遍。

    但这都没用,这里的蚊子真是凶悍,有时候隔着衣服,它们竟然也能叮到我。

    我睡睡醒醒,而且每次醒来时,我都发现自己正挠着身体呢。

    我算是被蚊子打败了,外加被困意影响着,最后我也不管吉利不吉利的,跳下树,找个放哨猎人的“弃坑”,我钻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可以说,休息的还算比较充分,一直到了下午,等有人发出警报时,我才彻底醒来。

    这时这里的环境又有了不小的变化,就说整个天吧,阴沉的厉害,就好像暴风骤雨来之前的感觉,但天上又没有黑云,根本就没下雨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整个林子里变得雾蒙蒙的,配合着这种鬼天气,让我四下一看时,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传说中的仙境了。

    我从洞里爬出来的第一件事是想知道,放哨的人为什么会报警?

    我问了一句,有个猎人回答一番。

    按他的意思,在西北方刚刚发现鬣狗的踪影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,现在没有太阳。我真佩服他们的方向感,此时的我,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好在这猎人又特意指了指。我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片雾蒙蒙,哪有什么鬣狗。我问这猎人,“是不是眼花看错了?”

    斗鸡眼翻译给他听,而这猎人呢,并没正面回答,反倒拿出忧郁的眼神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们这九个人都不再休息了,反倒聚在一起,把干粮都拿了出来,准备吃晚餐。

    其实干粮的种类很少,之前也说过,就是土豆和风干的狗肉。

    这些猎人对狗肉情有独钟,人人捧着一块狗肉,大口的撕着、吃着。

    我佩服他们的牙口,也佩服他们的胃口,因为我觉得这狗肉太腥了。我怕自己也这么吃,总会吐得。

    我选择吃土豆。而且土豆都凉了,我怕伤胃,每咬一口后,都咀嚼好一番,等用嘴把土豆捂热乎了,我再慢慢把土豆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我们的这种吃饭速度原本就不快,需要一定的时间才搞定肚子,这一次,我又拿起一个小土豆,正“细嚼慢咽”时,有个猎人嗷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他喊得太突然,而且嗓音太尖锐了。我一急之下,差点噎到。

    我使劲咳嗽几声,又跟其他人一起,看着这猎人。

    这猎人顾不上我们的表情,也顾不上跟我们说啥。他此时都站了起来,举着折叠刀,望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顺带看去,好家伙,那里有一大片黑乎乎的影子。

    看影子的轮廓,像是鬣狗。我心说好嘛,又来了一个鬣狗群。

    我们也都不吃了,各自拿起武器。那些鬣狗并没急着冲过来,而且渐渐地,我们四周的远处,都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鬣狗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看到这一幕时,心里还有点紧,但随着出现的鬣狗越来越多,我整个心都不知道什么叫紧张了,因为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我初步估算一下,围着我们的鬣狗,少说得有百八十头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它们一旦冲过来,蛮可以十比一的对付我们。

    我相信不是心理作用,反正这一刻,我闻着这里浓浓的森林才有的味道,从中还感觉到了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