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4章 “人头狗”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4章 “人头狗”

    那八个人同样没好过到哪去,他们一个个的,脸色跟死灰一般。

    时不时有人叽里咕噜几句,斗鸡眼倒也直接,把这些话翻译出来,最后他还补充一句,“禁地里竟然有这么庞大的鬣狗群,我们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达鲁还哇哇几声,他还把折叠刀架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来,他要自杀。想想也是,他现在一身的伤,一会真要厮杀起来,他很可能会拖累我们。

    他不想这样,所以这一刻,他选择自行了断。

    大根看到这一幕时,猛地扑过去,使劲拽着达鲁握刀的手。

    这俩人叽里咕噜的说这话,大根最后还吼起来,摇着头。但达鲁只是干笑,看架势压根不想妥协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生死离别,我见不惯这种场面,而且我打心里掂量一番,觉得我们或许还有生路。

    我把小炸弹拿了出来,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我有这么一个计划,我们以静制动,等这些鬣狗冲过来后,我选择一个方向,把小炸弹撇出去,一旦能炸开一个口子。我们就能顺着往外逃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逃的过程中,我们还得时时刻刻的跟追上来的鬣狗搏斗,有搏斗就得有伤亡,最后到底能逃出几个?我不确定,但总比全军覆没的强。

    我跟这八个猎人简要说了计划,尤其我还指着达鲁,那意思,让他这就爬到树上,而且一定等我们回来借他。

    之后我又问剩下那七个猎人,谁要是没啥信心,或者身体有啥不适的,可以留下来陪达鲁。

    这七人互相看了看,斗鸡眼显得最紧张,他捏折叠刀的手就一直没放松过,指尖在这种高压下,都显得惨白。

    但这七人中,没人退怯。

    大根和斗鸡眼一起帮了达鲁一个忙,拖着他的屁股,把达鲁往树上送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达鲁的这个动作,也被庞大的鬣狗群看在眼里,它们有些耐不住了,在几个鬣狗带头下,整个鬣狗群都往前开进了。

    包围圈越来越小,而且每小上一些,我的心就越压抑,就好像垒在心头的石头又多了一些一样。

    我一手握着瓷刀,一手捏着小炸弹。我一直拿捏着尺度,最后我冷着脸,对着小炸弹用力的撅起来。

    按小蛇说的,这小炸弹得撅上一小会儿,直到小炸弹发热了,我再把它投射出去,七秒后才会爆炸。

    我等着小炸弹变热的那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但突然间,大根怪叫一声。我整个人都处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,被他这么一弄,我一分神了。

    我又急忙松开小炸弹,怕弄出什么乌龙来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大根一眼。大根指着一个方向,说话很急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的黑影很多,是鬣狗最大的一个聚集地,这一刻,在这些鬣狗中,还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影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号的鬣狗,但它的上半截明显是人的身体,有手有脑袋的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脑筋有点短路,心说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斗鸡眼还用汉语念叨一句,他说这禁地内的鬣狗都成精了,尤其那个鬣狗,都有半个人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西方神话里,有人头马的存在,但什么时候有人头狗了?而且我也不信妖不妖的事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里面有猫腻,而且我还隐隐猜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我隔着浓雾,看不清那个人头狗的具体情况。我索性把手电筒拿出来,把光线调到最强,对着那个人头狗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的鬣狗群立刻有了反应,它们似乎不喜欢这种电筒光,它们都呜呜的怪叫起来,至于那个人头狗,它貌似还伸胳膊挡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听的很仔细,那边很快很传来一个骂声,“狗艹的!”

    这可是胡子的口头禅,问题是,这骂声不像是胡子的语调,听着有点娘们儿腔。

    我一皱眉,等稍微琢磨一番后,我扯嗓子对那边喊,“胡子?”

    我发现邪门的是,我喊出的话,也变得娘娘腔了。

    我猜很可能是现在的浓雾有什么说道,里面有什么稀有气体啥的,被气体一影响,导致我们的声调都变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个人头狗听没听到我的喊声,但它没回应我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那么害怕了,而且这一刻,我指挥着八个猎人,让他们跟我一样,喊胡子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八个猎人很给力,立刻喊起来,尤其已经爬到树上的达鲁,他用尽浑身全力喊着,也因为边喊边扭身体,他一失衡,还从树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八个猎人的汉语发音都不标准,而且在他们全体一喊之下,最后听起来,他们喊得不是胡子,而是犊子!

    那个“人头狗”被左一句犊子、右一句犊子的叫着,这次他不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间爆发了,扯嗓子吼道,“对面的那些王八羔子,是不是活腻歪了,竟然组团骂老子!”

    斗鸡眼能听明白,他一时间表情有些怪,至于那七个猎人,他们拿出完全听不懂的一脸懵逼样,全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点没觉得挨骂有啥,反倒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我让这八个猎人再喊一喊他们训练已久的那个暗号,比如胡子刷牙不洗脸,上厕所不关门这类的。

    都说人多力量大,这八个热血汉子,一起再次吼起来,胡子这点囧事,很清晰的回荡在我耳边,尤其偶尔被山林影响着,我还听到回声。

    那个人头狗一下子有了变化,其实跟我猜的一样,之前一定是有人骑在了鬣狗的身上,现在这人从鬣狗身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站好后,还时不时气的跳脚。他指着我们九个,插空大吼着说,“狗艹的啊,老子这点秘密,到底是哪个天杀的传出去的,这让老子以后怎么混?怎么泡妞?”

    这八个猎人根本不理胡子,一直拿出参加歌唱大赛的样子,持续重复的这么喊着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胡子的脾气,真要再这么下去,很可能就不是恶搞而是悲剧了。

    我摆手让这八人停下,随后我对胡子喊道,“我是小闷!”

    那边静了一会,有个挨着胡子的鬣狗不知趣,又呜呜了几声,胡子急忙对这鬣狗抽了一个巴掌,他还骂咧道,“你个不懂规矩的,谁他娘的让你瞎咧咧了?”

    我压着性子,等着胡子的回应。

    突然间,胡子哈哈笑了,他又骑上鬣狗。我怀疑他是怎么做到的,他竟能指挥着鬣狗,让这鬣狗往这边走来,另外在他身后,还跟着几个鬣狗。

    胡子边走还边喊,“兄弟,想死我了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