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6章 胡子的昏招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6章 胡子的昏招

    胡子嘘了一声,接话说,“当然是藏獒了,你没看过新闻么?藏獒发起狠来,能单挑干死一头豹子。”

    而斗鸡眼跟胡子的观点完全相反,他又摇头接话说,“鬣狗能完爆藏獒。”

    胡子再次嘘了一声,表示不信。胡子还特意指着那八只鬣狗说,就这帮腿短的货,能跟大藏獒比么?

    斗鸡眼回答,“藏獒很傻,遇到对手时,都是死磕,而鬣狗狡猾,会攻击对手最薄弱的地方。”随后斗鸡眼又举个例子,说以前村里的藏獒有不听话的,总会偷偷进森林觅食,但都有去无回,村民去寻找时,总会发现被掏了的藏獒的残骸。

    我发现斗鸡眼的逻辑很清楚,他这个例子举得也很恰当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重新审视的眼光,又打量着那八只鬣狗,他还念叨句,“可以嘛,大兄弟们!”

    我趁空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说。我想让这八只鬣狗做种,让村里人培养鬣狗,这种鬣狗既能看家守院,又能参与狩猎,岂不是一箭双雕?

    斗鸡眼跟那七个猎人嘀嘀咕咕一番,他们最后都觉得,可以按我说的试试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突然还懊悔上了,跟我说,“你早把这想法说出来嘛,你看看,我带来的这八只鬣狗,裤裆处全挂着棒子呢,它们都是公的,怎么繁殖?”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要不要再回禁地一趟,去捉母狗去?

    我心说算了吧,太折腾。而且这个计划也不需要立刻执行,蛮可以慢慢来。

    我们吃完后,体力都恢复了不少,我们又继续启程。

    在晚上,快接近午夜时,我们回到了村里。

    村里原本静悄悄的,估计都在睡觉呢,但我们的到来,让所有村民都醒了,他们都聚在村口,欢迎着我们的“凯旋”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中,数那八个猎人的家人最高兴,想想也是,这八个人都活着归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是我们归来的十人中,最得意的那位。

    我把胡子介绍给这些村民,也告诉他们,胡子是精英之一后,这些村民全拿出异常的目光看着胡子。尤其那八个猎人还猛夸胡子一番,把胡子几乎都快神话了。

    胡子特意领导人一样的架势,笑哈哈的对着村民挥手。

    而我打量着这些村民,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她是英子。

    英子原本对我一直有意思,尤其在去禁地前,英子还想跟我吻别呢,但现在的她,把精力完全放在胡子身上了,还对胡子连连的抛媚眼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小娘们哈,变心变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我猜英子之所以钟意胡子,很可能跟身板有关。胡子很壮,现在蓄着胡须,看着更有点悍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不想跟英子发生什么,我索性想做个顺手人情。

    我偷偷跟胡子说,“兄弟,这一阵憋坏了吧,这村里的女人对你很有兴趣,你要不要施舍一下?”

    我还对英子那边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胡子顺带着注意到英子了,赶巧英子又对胡子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胡子明显的哆嗦了一下。他也不藏着掖着,跟我说,“娘的啊,那是个女的?她胸呢?哪去了?”

    我稍微替英子解释几句,那意思,英子是好女孩,值得处一处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不笨,他拍着胸脯说,“咱们都文化人,尤其看在都是兄弟的面子上,我不骂人,但我……呸!”

    胡子吐了一大口,随后补充说,“面对这种……女人,我宁可当和尚。”

    我看胡子这么坚决,估计英子的计划,又一次落空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也有正事要跟胡子说。我俩跟这些村民又聚了一会儿后,我就带着胡子,一起回到那个大土坯房里。

    这时房内的桌子上,已经摆着食物和土烟斗、烟叶了。

    食物依旧是土豆和狗肉。胡子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,反倒是看到烟叶后,胡子咧嘴笑了,念叨说,这可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胡子拿着土烟斗,塞了点烟叶吸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的兴致,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他一边咳嗽一边骂,说这他娘的不是假烟么?

    我劝他习惯就好。胡子倒是直接,把土烟斗放回桌子上。

    我跟他各坐着一把椅子,我还把天竺恶三的事,已经铁驴来过这村里的事,都跟胡子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第一反应是愣了,而且愣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后,胡子吐槽说,“现在这社会,水也太深了吧?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。胡子又拿出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,追问我,“这里的村民怎么办?你不会是答应了他们,真要带他们走吧?”

    我又点点头。胡子嗖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望着胡子,胡子却不跟我对视,反倒直拍脑门说,“小闷啊,你太善良了,这村子不小,少说几百号人呢。你是开福利院的么?要带他们走!怎么走?而且你想过没有,这么多人,养老金怎么办?还有住房,医疗金等等的,养活这么多人,每个月得多大的开支?”

    我没料到胡子会说这些,我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又对我连连摆手,补充说,“嘿嘿,兄弟,我先说好了,我是穷人家的孩子,我没钱,到时你真想养这一村子人,找10k党和野狗帮嘛,它们都是大财团,绝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。”

    我总觉得胡子想的太多了,我又解释一番,那意思,带这一村子的人走,每天也就添一些筷子而已,而且谁有个头疼脑热了,我们找医生给他们看看就是了,不然他们留在这里,会一直被恶三骚扰和压榨,这岂不让他们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么?

    胡子闷闷不说话,我继续说,那意思,这村里的人也不是白吃饭,到时除了老人,那些壮年可以加入10k党和野狗帮,尤其这村里的猎人,各个身手都不凡的。

    胡子还是不接话,更邪门的是,他明显想着什么事呢。

    他在这种状态下,还把桌上的土烟斗拾起来,重新点着,一口一口吸上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嫌弃这种烟叶难抽了,我静等着他,这样过了少说十来分钟,胡子看着我,嘿嘿笑上了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