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7章 边疆计划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7章 边疆计划

    我对胡子这种笑很敏感,我也觉得,这爷们没憋好屁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胡子吐着烟圈,拿出很享受的样子,但他之所有有这种感觉,绝不是烟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回答说,“兄弟,我觉得你说得对,咱们做人要仗义,这也是出来混必须要有的东西。这一村子的人,一直被天竺恶三骚扰着,我们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我几乎都不认识眼前这个胡子了。我知道他这人比较犟,脑瓜子往往死性,而话说回来,这才多久,他的态度竟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?

    这也绝对跟开不开窍没关。

    我没急着接话,胡子又继续说,“小闷你知道么?人是爱怀旧的,这一村子人,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,我们要是把他们弄到内地,尤其弄到南方,环境一下子变了这么多,他们很难适应,而且活的也不会太开心,所以,那话怎么说来了……既然帮了,就帮到底!这一村子人不要走了,咱们把10k党和野狗帮都挪过来,为这些村民出头,把这里守住,把那些恶少全部打跑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胡子还突然气愤上了,他拍着桌子强调,“真是翻了天了,那帮恶少是什么东西?蹲大号不会用手纸,露天随地大小便的家伙,咱们岂不怕这种人?”

    我觉得胡子说的严重了,尤其天竺的习惯,跟这边很多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没较真这种小事,我顺着胡子的思路往下想。

    如果真把10k党和野狗帮叫过来,这可是大工程,甚至比我原预想计划要复杂的太多、太多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胡子为何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。我甚至还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胡子呢,他给我思考的时间,这期间他又嘀咕了一句,“赶明儿我得问问,那沥青块到底是从哪个山谷里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几乎一下子秒懂了,我盯着胡子,反问他,“你小子最终的醉翁之意是在石油上吧?”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了,接话说,“咱们替组织守护这里,这可是大功劳,而且这里是如此的贫瘠,要啥啥没有的,咱们为了能活的稍微好一些,总得有点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何止是一点好处?沥青、石油……往深了说,这藏南地区一定有油矿的存在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我总觉得胡子这计划,有股子强盗味。我很严肃的摇摇头,表示不赞同。

    胡子这次不再藏着掖着,跟我说了一大堆。那意思,组织这次派咱俩过来,意图还不明显么?分明是想让咱们接受这里,甚至是搞定恶三的,所以这都是组织的决定,我们身为编制内的优秀人员,要有组织性纪律性。

    我发现一涉及到利益和钱,胡子的脑筋转的很快,我都有点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心里有些乱,短时间内想不出什么结果,我索性把这事又压后了。

    我一转话题,提到了方皓钰。我还把定位仪拿了出来,跟胡子说,“这上面一直捕捉不到方皓钰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胡子冷不丁的,根本不想方皓钰的事,他还很厌烦的一摆手,接话说,方皓钰的那个宝藏,根本没啥意义了,我们还是讨论下拯救村子吧。

    但随后胡子又拿出突然想起什么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咧嘴哈哈笑上了。他笑的简直那叫一个忘我和陶醉。

    我们面前的桌子上,还摆着土豆和肉干呢。胡子兴奋地把这些东西一堆,都扒拉到桌角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桌面油不油的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说,“我爱死组织了,上头想的果然周道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嘴里的周道,到底指的是啥?

    但胡子口风突然又变了,拿出非常决绝的架势,那意思,务必要逮住方皓钰那个兔崽子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商量,想让我这个保长出面,在村里来个总动员,让村民去再去森林里搜一搜,尤其他也可以再回一趟禁地,把鬣狗群全带回来,让每个村民配上两只鬣狗啥的,为村民提供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我认为这么做,太劳民伤财了。而且搜索范围太大,几乎涉及到方圆百里之外的地方了,我怕真这么做了,会有一部分村民不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我看胡子还要往深了说,尤其这就要做更详细的计划。我摆手打断他。

    我还起身走到土坯房外,扯嗓子喊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话只有斗鸡眼能听懂,所以我这么喊了没多久,斗鸡眼急匆匆的从村头方向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斗鸡眼不知道发生啥了,更不知道我为啥喊。他拿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摆手示意,那意思,我和胡子没遇到啥危险,让他不要紧张。

    我还带着斗鸡眼一起回到土坯房,让他坐在我和胡子身旁。

    我问斗鸡眼,“这村子离嗒旺有多远?”

    斗鸡眼压根没多想,立刻很肯定的回答,“走路的话,要两个白天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,“这一路上的地形,以及嗒旺那里的情况,你知道的多么?”

    斗鸡眼咧嘴笑了,他还挺了挺胸脯,回答说,“我是村里的小灵通,这事难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胡子嘘了一声,说原来你是个手机。

    而我不想胡扯,又接过话,让斗鸡眼详细说一说。

    斗鸡眼让我等一等,他独自跑出去,很快拿着一大张马粪纸和一支铅笔回来。

    他把马粪纸铺在桌子上,他边说边画起来,尤其他还强调,他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画师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看着图纸,胡子很快又忍不住的吐槽说,“老弟啊,不是哥说你,你这双眼睛,它不适合画画,你看这里……画重复了吧,而且你这画功……貌似就是涂鸦!”

    斗鸡眼不服气,争论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其实偏向于胡子,而且实际情况也确实是这样,但我压着性子,耐心看着。

    等斗鸡眼画完和说完后,我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从村子到嗒旺这段路上,可以说是很崎岖,多是山路,甚至中途还会进过高峰,有高峰遮挡,气温偏差也很大。

    另外嗒旺那里的地形也很复杂,被群山环绕着,想从村子这里走进嗒旺,最后只有一条路,嗒旺现在被天竺恶三占据着,还在入口处设置了一个关卡,这关卡白天有人站岗,对来往的人进行检查,晚上则直接关闭,不允许外人进入。

    我闷头沉思起来,胡子拿出想不明白的架势,趁空扒拉我一下,还问,“你跟斗鸡眼老弟问这问那的,到底是啥想法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