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8章 守株待兔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08章 守株待兔

    我指着图纸上画的那个关卡,跟胡子强调,“方皓钰的目的地是嗒旺,所以不管他现在藏在哪里,但他肯定会去这个关卡,进而走进嗒旺。”

    我又指了指定位仪,跟胡子说,“咱们带着定位仪,提前蹲守在关卡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完,胡子连连拍手,说我果然够阴险。

    我知道,胡子兴奋之下,又用词不当了。但胡子很快又有个疑问,他说这段路不好走,方皓钰要是中途挂了,被野兽祸害了,或者吃了怎么办?

    这也是我有点担心的地方,但也绝不是我太过于乐观。

    我补充说,“方皓钰就是个打不起的小强,在那么多大劫面前,他都能全身而退,这次这点小难,他不可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胡子琢磨一番,又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他的急性子上来了,张罗着事不宜迟,还这就想跟我赶往那个关卡。

    我让他稳住,我又跟斗鸡眼重点聊了聊这个关卡。

    按斗鸡眼说的,村里人有时候会结伴去嗒旺,要么是蹲地摊卖些手工艺品或狗皮,要么就是去那里找工作,给天竺恶少当劳工啥的。

    斗鸡眼还特意强调,摆地摊的地方,离那个关卡很近,那里也是嗒旺的一个大型市场。

    我心说真是老天都帮我们。我因此有了个计划。

    我让斗鸡眼挑四五个人,这四五个人要看着老实巴交,最好其貌不扬,但实际上,这些人身手都不赖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再加上这四五个人,我们一起去嗒旺卖狗皮和土豆。

    斗鸡眼一听就急了,说今年的收成不好,土豆产量低,除去给天竺恶三上交的以外,村里子都不够吃,又怎么还要去卖呢?

    我心说怎么卖是我们的事,如果我们把价格弄得过高,买家不买的话,那就是买家的事了。

    我又稍微解释几句。斗鸡眼还是想不明白,他念叨说,“既然卖不出去,我们为啥还要去卖呢?”

    胡子倒是听完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我让斗鸡眼别都想了,这就去准备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就剩我俩后,我和胡子也不谈正事了,反倒随便胡扯了一番,这样大约又过了一个钟头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想睡一会,不然身体得不到休息,明天还要走路,很会熬人。

    谁知道没等我俩躺下呢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我望着门口,心说会是谁?我没急着喊话,但胡子没管这些,他来了句,“进来!”

    门被推开了,我和胡子看的一愣。

    英子端着一个大盘,上面放着一壶酒和一小碗肉。

    这肉热气腾腾,一看就是刚煮出来的,另外英子跟以往不一样,她穿着有些暴露的兽皮衣服,在这种衣服的衬托下,她有股子很浓的女人味不说,还给人一种野性的性感。

    英子原本是个飞机场,但她这次带了一个类似于胸罩的东西。这胸罩也绝对有啥猫腻,估计里面没少塞东西,它鼓鼓囊囊的,被这么一显,她反倒成了一个大胸美女。

    英子拿出羞答答的样子,把酒和肉端了进来,还把这两样东西都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英子一定跟斗鸡眼问过,特意学了几个汉语。她跟我和胡子说,“夜……夜宵”。

    她发音不准,听起来其实更像是野宵。

    我坐在炕上没动弹,而胡子呢,他之前还说英子这个不好,那个不好呢,现在态度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胡子贼兮兮的,还下了炕,他凑到桌子前,一边假装摆弄着酒和肉,一边打量着英子。

    我发现自己是小瞧英子了,她有个小动作,先是抚摸着自己的脖颈,随后她还用裸露的小腿,对着胡子的腿蹭了蹭,这很撩拨人。

    像胡子这种热血汉子,几乎一下子就败了,就被英子这两个小动作了。

    胡子试探的问了句,“妹啊,哥有半年多的储蓄了,咋样,有兴趣没?哥把这半年的储蓄都给你?”

    英子根本听不懂,她只是痴痴的笑着。

    胡子被这种气氛一感染,也坏笑起来。胡子还扭头问我,“怎么样?一起不?”

    我明白胡子啥意思,这一刻我特想吐槽,心说接下来这几天都是要出体力的事儿,他今晚要开荤,身体还能扛得住不?

    我连续摇了两次头,其实我也是变相的提醒胡子,忍住吧。

    但胡子压根考虑不到这些了,胡子又指了指屋外,跟我说,“兄弟没那意思的话,行我个方便吧,不然大冷天的,我总不能去野外来个野宵吧?”

    英子也真够大胆,这时还特意往胡子身上一靠。

    英子身上有股子奶香味,对胡子这种老司机来说,这味道代表啥,再明确不过。

    胡子呀哈一声,惊喜地说,“老子赚到了。”接下来,他跟英子缠到了一起,而且这俩人都动手动脚,甚至是动起嘴来。

    我不想继续看下去了。我心说得了,自己认倒霉吧,摊上胡子这么个狂暴兽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下了炕,在我离开的时候,胡子和英子却靠了过来。胡子还把英子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这土坯房里点的都是油灯,我心说英子戴的都是假货,胡子要是借着亮看到了,会不会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男人嘛,要么就尽情一些,不然半路消停了,容易憋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我想起胡子说的一句话,帮人帮到底。

    我随手把还油灯弄灭了。

    我带上门,而且大半夜的,我也不想出去乱走了。我在院子里找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望着夜空,思路有些杂乱,一会想到这个,一会又想到那个。

    我承认,自打做了线人,我这几年的经历,或许比别人的一辈子还要多,而且一难接着一难,我这个压在五行山下的“妖怪”,想渡劫,难度不小。

    而胡子呢,这一刻跟我心态完全不一样,时不时的,我就听到胡子和英子的叫嚷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俩人倒真挺像的,竟然都不低调。

    他俩这声音,不仅仅是我听到了,而且整个村里到现在并没休息呢,估计跟那八个猎人的活着的归来有关,这些村民怎么着也得庆祝一下吧?

    很快的,有村民凑到土坯房外面了。

    他们叽里咕噜的说这话。我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也没走出去跟这些人打招呼,而且我心说他们说啥就说啥吧,只要不进来就行。

    谁知道又过了一会儿,突然的,有个东西,出现在墙头了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