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摸屁股的鬼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1章 摸屁股的鬼

    我冷不丁想到胡子了,不然周围还哪有其他人?但胡子怎么可能偷偷跑过来摸我屁股,尤其还这么悄无声息的呢?

    我承认,这一刻心里咚咚直跳,但我也壮着胆子,猛地一回头。

    身后是一片灌木,哪有人?我又盯着自己的屁股,琢磨着刚才到底咋回事?

    我发现有一小枝灌木延伸出来,离我屁股很近,我怀疑是不是它,刚才赶巧碰到我屁股了。

    我就握着它,对着自己屁股划了两下。这枝条有点锋利,刮得我很疼,也绝不是刚才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皱眉想着的同时,身子前方传来沙沙的声响,这又引起我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去。前方的灌木丛很密,不过这密度也不能完全挡住我的视线,我看到灌木里面突然出现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它们跟灯泡一样,甚至绿幽幽的,很瘆的慌。我跟它相距不到半米的距离,我不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是啥感受了。

    我还想到鬼了。这眼睛盯着我并没持续太久,在我又一眨眼期间,它们消失了,估计是闭上了。

    我彻底吓得叫了一声,身子还差点失去平衡,向后坐去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这么一坐之后,会是什么后果。关键时刻,我急忙来了几个蛙跳。也勉强让自己没踩到啥,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我又急匆匆的擦了屁股,等提裤子站起来后,我望着四周的灌木丛。乍一看没啥异常,但我又一边用腿扫着灌木丛,一边四下走了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隔远看到我这举动了,他很不解的来了个电话,问我,“小闷哥啊,你解决完大号后,这又来了什么兴致?大晚上的,是想捉蚂蚱么?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在电话里说这些,就让他等我,我也不找原因了,立刻赶回车里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刚刚你蹲大号的时候,遇到啥怪事没?”

    胡子想了很久,最后很郑重的说,他蹲的时候无聊,揉了会棒子,不知道这算是怪事不?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心说这个色鬼,啥时候都还不正经呢。我又把我的遭遇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他听完第一反应是哈哈笑了,说你是在讲鬼故事么?

    我急忙摆手,那意思,鬼故事个屁啊,而且又强调,当时屁股被摸,这是我真真切切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胡子也摸我屁股一下,问是这感觉么?

    他一个大老爷们,一摸之下,让我觉得太不自在。我让他跟我一起下车,去那片灌木丛中再寻找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不想去,还连连直摇头。我正劝他的时候,夏利车顶传来砰的一声响。我和胡子全一激灵,也都抬头往上看。

    这车顶没天窗,全都是铁皮,我们也看不出个啥来。胡子念叨说,“什么东西落下来砸到咱们车了?”

    没等我回答啥呢,夏利车的挡风玻璃上又传来砰的一声响,伴随这声音,玻璃上还裂了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我想到一个可能,跟胡子喊着说,“他娘的,车顶有人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敢相信的一愣神,这时挡风玻璃上啪啪声不断。我和胡子看到半截木棒子,正从车顶上落下来,对着挡风玻璃不住的敲敲打打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一脸狠劲,看样这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么做不妥当,尤其敌人在车顶,我们下车的瞬间,脑袋岂不就成了他攻击的目标了么?

    我让胡子坐稳,我急忙起车,又猛地往前开去。

    短短十多米的距离,我硬是让车速开到小四十迈,我又猛地来了一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我想让夏利车帮我们一个忙,至少这么一急刹,能让车顶的敌人摔下来。

    我也密切观察着前方。车玻璃碎了不少地方,这多多少少干扰了我的视线,但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我最后没啥收获,这期间胡子举着拳头,对准车顶不住的砸着。

    他这拳头也挺硬,外加夏利车本身的车皮就薄,他砸了一通,有的地方都微微变型,往上凸出一小块。

    车顶上一直没啥动静了。我打心里衡量一番,又招呼胡子,“警惕点,一同下车。”而且我俩都是车门一开后,迅速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俩一左一右站在夏利车两旁,一起抬头看着。车顶别说人了,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胡子连连称奇,也不觉得我刚刚说的是鬼故事了。我一时间直犯懵,试图找个解释。

    或许是刚才这么一折腾的缘故,弄出不小的声响,附近的一户农家院的灯亮了,狗也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只狗真够雄壮的,而且叫声很凶,被它这么一带,周围住户家的狗也直汪汪。

    我怕这么耽误下去,别把村民引出来,那样的话,我和胡子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快上车,我开着夏利,先行离开这村子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觉得这事不能压着了,就又给黎子扬去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黎子扬都睡下了。原本接电话时,听语气都迷迷糊糊的,但听我一说这事,他完全清醒了,还约定,在广溪警局的后院汇合。

    他行动比我们迅速,估计家也离警局不远。他先到一步,还把后院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我在赶往途中把装着假钻的小黑布包随手丢了,因为不想让黎子扬看到,另外为了方便开车,也把挡风玻璃砸出个大洞来。

    等我把夏利车开到院里。车挡风玻璃处的样子最是明显。我和胡子下车后,也没多解释啥,全盯着这里看着。

    黎子扬拿出琢磨的架势,好一会儿才开口,他反问我俩,“遇到鬼了么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黎子扬又有个想法,问我俩,“会不会是哪个村民从院子往外撇东西,被我俩摊上了?”

    这种可能性我也想到过,但我和胡子都清清楚楚看到那个砸玻璃的棒子了。我把这情况又强调一番。

    黎子扬不可思议的摇着头,说在我俩之前的负责去一眨眼蹲守的两个线人,就说过见到鬼的话,警方一度认为他们是偷懒说谎,现在一看,貌似不是那个事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刻特想把这个黎警官掐死了,心说原本他提到的,说那俩线人偷懒,谁能想到,他当时没把话说全呢?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被这鬼多多少少吓到了,脸色不咋好,黎子扬又决定,让我俩歇一歇,先别急着蹲守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专管线人的警察,所以广溪警方怎么安排线人住宿的,他并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他给我和胡子介绍个招待所,是他觉得各方面都不错的一个地方,而且他给招待所去了个电话,给我们订了个房间,房费由警方来出。

    细算算,我和胡子蹲守近两天了,确实都乏了。我俩就先行告辞了,也没开走夏利车。

    这招待所的安防也不错,三层以下的每个房间,都安了防盗窗。我和胡子坐在三楼靠角落的一个标间里。

    我俩躺床上后,胡子问我,“咱哥俩这次又是遇到鬼的又把夏利车弄坏了,等于把这次任务办砸了,警方会不会再派别的线人去蹲守一眨眼?”

    我猜有这个可能,但一时间没太往深了想。我的意思,先好好睡一觉,补充下体力,等到了明天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    我睡前还把藏在袜子里的那两颗钻石拿出来了。一来它俩这么高档的东西,也不能一直被我的脚熏着,另外呢,它俩总溜到我脚底下面,我一路走就硌得慌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内转悠一圈,最后把精力放在牙膏上。

    我把两颗钻石又塞到牙膏里了,也嘱咐胡子,明早别刷牙了,不然小心满口牙被刮花。

    胡子都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,就随意的应着。

    我这一觉睡得挺沉,外加这招待所不在闹市区,很静,这种环境也有利于休息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,胡子突然嗷了一嗓子,我才被弄醒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醒来,脑子还没适应呢,就愣愣的瞪着胡子。胡子穿个裤头子,站在床边,直念叨说,“我衣服呢?”随后他看了看我这边,又问,“娘的,你衣服呢?”

    我很快缓过神来,而且对着床头柜看去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我俩睡前都把衣服放在这里了,另外我把钱放在枕头底下了。

    我也记得清清楚楚,把门反锁了,现在门锁原封不动的划着,换句话说,这期间没来过人。

    我哥俩全穿着裤头,在屋里找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还自行念叨,说咱俩中的谁梦游了?把衣服藏起来了?

    我倒是突然间想到那个贼了,他一定又来找我们,而且是奔着捣乱来的,光拿走衣服,钱倒是没动。

    上一次他还把录音带贴到窗户前,我顺着这个思路,又来到窗前,等打开窗户顺着防护栏往下一看,好家伙,我和胡子的两身行头,都落在楼底下了,胡乱的堆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招呼胡子过来看。胡子也意识到是贼干的了。

    他说了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话,把这贼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。我心说他这么骂能有啥实质性的意义么?

    我又建议,“胡子哥,你下去一趟,把衣服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胡子盯着自己的裤头,尤其他正经历着晨勃呢,他使劲摇头,说这么下去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不想下去,就又做胡子的工作。

    正巧远处有个骑三轮车的经过,看架势是个捡垃圾的。胡子又大爷、大爷的喊着,还特意指着楼下的衣服,那意思想让他帮个忙。

    这大爷估计一早晨也没啥太好的收获,正绷着脸呢,被胡子这么一指,他眼前一亮,蹬个车子嗖嗖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,心说坏了,胡子这缺心眼的玩意儿,这不是把“狼”引过来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