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4章 树敌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14章 树敌

    第二天我们七个起来很早,而且起床后,我们简单吃点东西,就又开始翻新狗皮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斗鸡眼五人,主要负责剪切皮毛,胡子作为主力,负责让皮毛看着更加亮丽,我也掐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我们在上午九点,准时来到了地摊市场,而且这时,关卡大门也刚刚被打开。

    斗鸡眼他们五个一起配合着,把摊子又铺上了,我在这期间一直观察着定位仪,没有任何提示。

    我是真没料到,我们昨天只卖了一天狗皮,短短的一天时间!竟然出现了品牌效应。

    这次刚一摆摊,很多人就自主的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斗鸡眼他们五个都成了摊主,并排蹲在摊前,要么回答顾客的问题,要么跟顾客谈价钱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退居幕后了。

    我俩闲聊一番,最后还说到铁驴他们了,我把昨晚的情况说给胡子听。

    胡子拧着眉头,而且有那么一瞬间,他表情还怪怪的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既然警方的人联系不上了,那也没什么,反正除了找宝藏,解放这个村子的事,肯定是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商量着,要不要这就联系丑娘,让丑娘提前派一批高手过来助阵,甚至是让丑娘想办法,运来一批武器啥的。

    我不想惊动丑娘,尤其按原计划,丑娘肯定以为我和胡子在西伯利亚转悠呢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给我时间,容我再想想。

    赶巧这时,有个圆脸胖子,他晃晃悠悠的凑到摊子前了。

    他一看就是嗒旺当地的居民,尤其肤色偏红,这是在高原生活的人才有的一个特征。

    他对摆着的狗皮并不感兴趣,反倒打量一番后,最后把目光放在我和胡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他咧嘴笑了,绕过摊子,往我俩这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知道这圆脸胖子的用意,胡子喊着斗鸡眼,还让斗鸡眼问这圆脸胖子,到底有啥事?

    但圆脸胖子懂汉语,没等斗鸡眼说啥呢,他直接跟我和胡子说,“两位,我找你们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他还掏出烟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,是黄皮的冬虫夏草。我知道,这是藏地的当地烟,而且有档次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直抽村里的土烟草,早就憋坏了。

    但我俩也没那么禁不住诱惑,我俩没急着接。这圆脸胖子又热情的客气几句,他还主动拿出一根来,自行吸着。

    胡子眯了眯眼睛,他最先妥协了。他也抽出一根烟,先用手指捏了捏整根烟,这能确定这烟里没藏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胡子还特意闻了闻烟叶,他对我使个眼色,那意思,他先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示意。胡子吸上后,拿出很享受的样子,还念叨说,“狗艹的,找回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没问题了,我也来了一根,而那圆脸胖子,直接把这一盒烟塞给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他还示意我俩,能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是大老爷们,而且黄天化日的。我俩站起身,随他一起走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找了一个角落。胡子跟圆脸胖子强调,有啥事,直说就行。

    圆脸胖子竖起大拇指,说他喜欢我哥俩的性格,他也没再客套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俩,他也是这市场的贩子,而且也卖狗皮,要按平时来说,这市场内,都是他一家独大的,因为他卖的货,物美价廉。但没想到我们哥俩昨天一来摆摊,立刻“立棍”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到这儿,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知道,像这种地摊市场,贩子间是有竞争的,尤其一个弄不好,还容易闹出矛盾来。

    我索性接话问圆脸胖子,他有什么建议。

    圆脸胖子嘿嘿笑着,又讨好般的捧了我俩一番,随后他一转话题说,“既然咱们都是卖狗皮的,何必合作呢?正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,咱们一起发财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着这话,觉得没啥毛病。我让他再说说,怎么个合作法?

    圆脸胖子突然显得很兴奋,他连比划带说。

    按他的想法,我们两个摊子能互相做一个交换,我的摊位上腾出一些地方来,摆着他的货,而他的摊位上,同样也摆我的货,我们两家制定好统一的价格,这样一起摆摊,等每天收摊时,一起统计和算分成。

    我打脑子里把这计划走了一遍,我立刻捕捉到这里面的猫腻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现在我和胡子有优势,我们的货畅销,如果跟这贩子合作,无疑是分给他一杯羹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脑子不聪明,但一涉及到钱的问题,他不比我差哪去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嘿嘿笑了,摇头把圆脸胖子否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胡子又提出一个想法,那意思,咱们可以交换货物,在各自的摊位上摆对家的东西,但这只是友情的客串,谁卖出去了,利润归谁,并不分成。至于价格方面,倒是可以统一一下。

    圆脸胖子原本打的算盘,几乎是一语就被胡子道破了,他脸色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我又发表了看法,表示支持胡子。而且我还补充说,“我们两家可以用最低价卖对方一些货,而且最后对家的货卖不出去的话,还可以退。”

    圆脸胖子又想了好一番,他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但等按照胡子的计划,我们再确定统一价格时,我发现这圆脸胖子又捣乱和算计了。

    按他说的,我们的狗皮货好,他的狗皮质量一般,所以我们的狗皮,卖价定在三千卢比一张,这是比较合理的,而他的狗皮,三百一张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。胡子指着圆脸胖子强调,“老弟,咱们都文明人,不骂人,但我……呸!”

    随后胡子又把这圆脸胖子往死了埋汰一番,那意思,几次三番的,你当我们傻?三千卢比一张狗皮,他娘的,谁还能买?

    胡子最后也忍不住的骂人了,尤其他多毒舌。

    这圆脸胖子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,但他也没那胆子,不敢恶言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的谈话是不欢而散。我看着圆脸胖子急匆匆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吐槽说,“多交朋友少树敌,但刚来嗒旺,咱哥俩明显有了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哼一声,接话说,“怕他?就那么个怂逼样,老子几拳下去,能把他揍散架子了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