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 定位仪报警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15章 定位仪报警

    我们这次来嗒旺,主要任务是逮方皓钰和找宝藏,又不是真的狗皮贩子。

    我听完胡子的狠话,又想了想。我觉得没必要跟圆脸胖子缓和关系啥的,各家做各家买卖吧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又胡扯几句,本来我俩打算这就往后返,跟斗鸡眼他们汇合,谁知道赶巧的,定位仪滴滴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的声音并不大,在现在这种环境下,尤其挨着地摊市场,要不是仔细听,很可能把这个滴滴声漏掉。

    但我和胡子都敏感的听到了。我心里还跟打了一个雷一样。

    我快速把定位仪掏了出来。屏幕上的西北方向,多了一个闪亮的红点,它还正处在屏幕的最边缘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拿出狂喜的架势,哈哈笑了。我哥俩不耽误,这就按照定位仪的提示,往西北方嗖嗖的跑上了。

    我边跑还边问胡子,“一会见到方皓钰了,咱俩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胡子目露凶光,甚至还握着拳头,跟我强调说,“那兔崽子太滑头,尤其跳伞时,他竟然黑了咱们一把,就凭这儿,一会逮住了,绝对腿打折,让这小子以后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但没等我说什么呢,胡子表情怪怪的一下,他竟又自行给自己圆场了,接着说,“算了算了,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我们仨都是从哈市来的,这么算,我们还是老乡呢,不看僧面看佛面,我们怎么着也得照顾一下老乡不是?一会见到方皓钰,先教育批评吧。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觉得,这不像是胡子的性格了,但我跑的很急,上气不接下气,我也就没再多问啥。

    这样又跑了一会,我盯着定位仪的屏幕,按上面显示,我俩跟方皓钰的距离不到一公里了。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,做好准备,尤其很快的,我俩就跟方皓钰碰面了。胡子随意嗯了一声。但没多久,定位仪突然地,又滴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盯着屏幕,一时间不敢相信。因为这一刻,在东北方向,又出现了一个亮点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这一幕后,哇了一声。我俩也不跑了,全大口喘着气,站定下来。

    胡子指着定位仪问我,“什么情况?两个方皓钰?难不成这小子真是孙悟空,会分身术么?还是说他是双胞胎?现在这两个双胞胎都出现了?”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,说这定位仪可不认识方皓钰,它只认方皓钰脚踝上的跟踪器。

    胡子闷头想了想,他又跺了下脚,骂了句,“糟了,方皓钰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怎么突然冒出这种念头。我让胡子解释下。

    胡子回答,说方皓钰的双脚都被安装了跟踪器,而他一定出了什么意外,整个人被劈成两半了,现在他的两截身体,一定是分别被一个杀手背着,这也解释了,为啥定位仪上会出现两个“方皓钰”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,胡子的猜测有点天方夜谭了,但话说回来,他这种解释,也沾点歪理。

    我没法做啥分析和结论。我盯着这俩亮点,尤其它俩方向完全不一样,有种南辕北辙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最后指着西北方的亮点,因为它离我们最近。我跟胡子说,“咱俩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胡子点头。我俩又冲起来。问题是,我俩没冲多久呢,这亮点突然消失了,整个屏幕上只剩下东北方向的亮点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有些不敢相信,胡子更是直愣,跟我说,“难道西北方向的方皓钰的半截尸体被杀手销毁了?不然,数据呢?”

    我也搞不懂,尤其这亮点是突然消失了,往细了琢磨,这很诡异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现在正站在一个胡同里。我为了让自己能好好想一想,索性往一旁挪了挪,靠在了一面墙上。

    我承认,自己脑中实在有太多的问号呢。至于胡子,他倒是有个习惯,一边想一边瞎嘀咕着,这也很让我分神。

    我最后还抬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,所以在这种天空中,有一个黑点盘旋着,这很明显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个黑点,隐隐冒出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你跳伞的时候,遇到过老鹰没?”

    胡子不知道我为啥这么问,但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说,“下落时,我很一帆风顺,别说遇到老鹰了,连个鸟都没见到,至于落地后嘛……”胡子换上一副恶心的样子,又开始吐槽鬣狗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讨论鬣狗,我又把话题绕回到老鹰上。我还提到了自己的遭遇,尤其强调,那个老鹰还带着项链呢。

    胡子瞪个大眼睛,拿出不可思议的架势。他又问我,“戴项链?你当时没再看看,那老鹰带耳环没?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就扯淡吧,而且老鹰哪有耳朵?

    我又指着远处天空盘旋的黑点,跟胡子猜测说,“这也是个老鹰,如果它也带着项链,你说说,定位仪的亮点,会不会跟这项链和老鹰有关系?尤其原本老鹰在地上待着,定位仪捕捉到它的数据了,但等它飞到空中,逃脱出定位仪的范围了,这又导致亮点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咬不准的架势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,我又指着定位仪上东北方的那个亮点,我跟胡子说,“咱俩可以去找找这个亮点,结果到底如何,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。我俩又改了方向,向东北方冲去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说,这一会往这边跑,一会往那边的,很折腾人。

    尤其当我俩又跑了一段距离后,胡子嘘了一声,还让我看着远处天空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瞧,有一只老鹰,正盘旋着往上飞呢。我和胡子都盯着定位仪。

    那老鹰是越飞越高,最后定位仪上的亮点,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眯了眯眼睛,跟我说,“你还真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我往深了想,这种老鹰应该是饲养的,但什么人能养老鹰?尤其这鹰身上还带着项链呢?

    我怀疑跟恶三的军队有关,毕竟天竺国不像米国,各方面的技术水平都落后,他们养鹰,无疑是间接的养着一个**雷达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想跟恶三的军队打照面,尤其还没到那个时候呢。

    我俩商量一番,最后态度一致,先回地摊市场吧。

    我哥俩有点灰头土脸的,毕竟做了一大堆的无用功,但这期间,斗鸡眼他们倒是挺有收获。

    我们跟斗鸡眼汇合时,我看地摊上的生意很好,尤其这次来,我们准备了两麻袋的狗皮,现在这俩麻袋都有些瘪了。

    斗鸡眼那几个人,兜里都鼓鼓囊囊着。

    斗鸡眼刚见到我俩时,就立刻凑过来,他还拍了拍衣兜,跟我俩说,“发财啦,发财啦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