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7章 偷拍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17章 偷拍

    我被胡子的脸色多多少少吓到了。我搞不懂他为何这样?想想看,如果屋子里面只是在做那事,他偷窥而已,应该有点小兴奋和小激动才对。

    我压低声音,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胡子脸色依旧那么难看,他头也不回,反倒对我摆摆手,催促着让我也看看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好奇,等起身踮着脚,来到窗前时,我往里一瞧,脑袋里嗡了一声。

    屋里有一男一女,他们倒是脱得挺利索,都光着身体,而且也跟我猜的一样,是做那个呢,但姿势很怪。

    这俩人都盘着腿,但绝不是农村老太太那么盘炕,他们的腿一上一下的垒着,分明是打坐的姿势。

    另外这个男子的两个手心向上,还故意托起双手,至于那女子,她将身体尤其是下半身紧紧靠在男子身上,她微微撅着屁股,两个手心反倒向下,打着一个类似于佛手印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俩人上半身跟石化了一样,一动不动,但下半身都有节奏的配合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没说话,默默的看着,过了好一会儿,胡子凑到我耳边,压低声音问,“这俩人是不是什么邪教组织的成员,正研究什么妖术呢?”

    我有另一个念头,也回答胡子说,“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?这好像是一种修行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愣,但他又拿出似懂非懂的架势,接着反问,“欢喜?双休?”

    我对这么一连串的问题,没法回答啥,但我打心里偏向于这种猜测,或者说,这一男一女一定是模仿着什么呢。

    这期间一男一女还换了个姿势,男子站在床上,蹲着马步,双手做出个托塔天王的姿势,而那女子,跪了起来,完全模仿着动物,像是一只狼。

    他俩又这么古怪的结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冒出个念头,他摸着衣兜,把手机拿出来,但他手机的电量不足了,不得已,他又翻着我的衣兜,把我手机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上的摄像头,对着窗内,连续的拍照。

    我扒拉胡子一下,还使个眼色,那意思,你看看就得了,拍什么?你疯了?

    胡子做了个无声的嘘的动作,他不理我,继续拍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胡子最后停下来,翻看了这些拍的照片。屋内很暗,这些照片很模糊。

    胡子不满意,他又调了调手机的亮度,之后再次举着手机。

    这一次手机倒是挺给力,问题是在按下快门的一瞬间,闪光灯还发出了一股强光。

    屋内的一男一女,突然间全扭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我多多少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,这一刻心里也有点发毛。尤其那男子盯着窗户,表情很狰狞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提醒,那意思快跑。

    胡子一皱眉,他还没拍够呢,而且这爷们有股子彪劲儿,他又对着屋内,不管那一堆男女的反应,又咔咔的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闪光灯一直闪烁着,那女子突然害羞上了,立刻趴在床上,还捂住了身上的敏感部位。只是那男子,一下子炸锅了。他哇啦哇啦怪吼着,也不管自己现在什么状态,穿没穿衣服啥的,他立刻下了床,大步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哥俩再不走,保准摊上麻烦。

    我硬拽了胡子一下。胡子也觉得差不多了,他不拍了,跟我一起,对着墙面冲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那些恶三城管早就离开了,我和胡子倒也安全了。

    我俩用最快的速度,翻墙而出,而且我俩跟个没头苍蝇一样,在这片巷子里一顿乱跑乱窜。

    我俩这种逃跑的方式,绝对不会让人抓到,因为我俩都不知道接下来去哪。

    最后我俩躲在一个非常僻静的胡同里,我哥俩还贴着墙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有点累了,其实这才跑多久,我的身体素质不至于这么差,但估计跟心态有关。

    胡子也大喘着气呢,但他时不时还乐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翻着手机,看着照片的同时,还对我啧啧几声。

    他说,“老子这一辈子,阅女无数,也没少在风花雪月的场合徘徊着,但今天是真彻底开眼了,这对狗男女,这他娘的骚性!厉害,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跟胡子一起看照片的兴趣,而且我也有种怪怪的感觉,我心说胡子是不是忒不靠谱了,我们俩来嗒旺,正事没办呢,他倒快成了职业偷拍的了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看看就得了,然后把照片删了,别在手机里留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舍不得的架势,他还怕我有啥动作,索性跟我换了手机。

    等我俩又休息一会,把气喘顺了,我们结伴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俩跟斗鸡眼五人都失散了,但我们还有个根据地那个旅店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索性一路奔回旅店。

    当我俩推开房间门的一刹那,我看到斗鸡眼和大根都在,他俩还一脸沮丧样,甚至大根显得心事重重,见到我和胡子后,他迎面走过来,还立刻叽里咕噜说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知道大根这是咋了,胡子想偏了,还安慰大根说,“兄弟,不就是被城管追的满街跑么?么有事,么有事!”

    但斗鸡眼又凑过来,翻译了一番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五个推着小车跟我俩分开后,他们又遇到另一伙恶三城管,斗鸡眼和大根倒是逃掉了,但其他三人,连人带车都被恶三抓走了。

    胡子这下没开玩笑的心思了,他骂了句,“狗艹的,不是吧?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。斗鸡眼又跟我俩念叨一番,按他说的,恶三很凶的,抓到人之后,往往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斗鸡眼也想让我和胡子这两个精英能出面,务必把那三个村民救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一定是急了,冷不丁的有些暴躁了,他继续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而我对他们摆手示意,让他们容我想一想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们这些人只是在地摊市场卖狗皮,这也不是啥严重的事,更跟毒啊、赌啊这类的不沾边。

    我想试着拿钱摆平。我让他们仨赶紧把钱都拿出来,我们现在凑凑看,到底有多少卢比。

    他们很积极,而且我们这两天确实挺有成绩,目前手里有快十万的卢比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仨,这就要起身离开旅店。但胡子突然有了意外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