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神秘帮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18章 神秘帮手

    胡子突然肚子疼了起来。他捂着肚子,一脸扭曲着。

    他还这就往旅店外奔去,估计是想找个地方,解决下大号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心说我们这些人,早起后还没吃过早饭呢。我心说胡子这是咋搞的,难不成他的隔夜饭还没消化?

    但我不想等胡子了,尤其把那三个村民尽快捞出来要紧。

    我撇下胡子,跟斗鸡眼和大根一起去找旅店老板打听下,那意思,嗒旺的城管执法局在哪?

    店老板先是一脸诧异,但他又拿出明白点啥的样子,他把具体地方告诉我们了,另外他也劝了一句,那意思,真要在城管那里摊上啥事,不好弄。

    我现在本来就心里有事,店老板这么一说,无疑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我为了不给自己增压或添堵,我对店老板的话来了个左耳进右耳出。

    我们又一起往执法局赶去……

    这个执法局在嗒旺的中心地带,而且隔远一看,这执法局的建设风格,简直跟监狱有一拼了,给人一种很阴森和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执法局门口还有一个值班室,有一个红肤色的汉子,穿着一身保安服,正挺胸抬头,拿出耀武扬威的样子,站在值班室门口呢。

    我们的出现,立刻引起这红汉子的注意,他叽里咕噜对我们喝来喝去的。

    我让斗鸡眼跟这红汉子沟通下。

    斗鸡眼还挺圆滑,他立刻笑嘻嘻的凑过去。

    但斗鸡眼绝对是热脸贴了冷屁股,他俩沟通一番后,红汉子拿出不耐烦的架势,做出哄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斗鸡眼又回到我们身旁,他告诉我们,这红汉子说,我们没权利进去。

    大根脸色变得很差,他叽里咕噜几句,有股子骂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我盯着那红汉子看了看,我心说这人真就是个犊子,他不是恶三,却给恶三看门,而且还刁难同胞。但自打来嗒旺后,我见过太多这种场面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跟斗鸡眼说,“给这红爷们塞点钱试试。”

    斗鸡眼点头表示明白,他还背对着红汉子,当着我和大根的面,点出一千卢比来。

    他把这一千卢比特意揣在上衣兜,随后他又故意和善的笑着,向红汉子凑去。

    红汉子原本看着斗鸡眼就又不耐烦上了,但斗鸡眼又跟这红汉子沟通一番,尤其还做了个塞钱的动作,这红汉子态度稍微有点变化。

    我隔远看的清清楚楚,这红汉子都把钱拿到手了,他还低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但很快的,他翻脸又跟翻书一样,把钱退了回来。他继续哄起斗鸡眼,甚至还推了斗鸡眼一下。

    斗鸡眼最后交涉无果,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我问斗鸡眼,“那红爷们又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斗鸡眼回答,“那红汉子很气愤,说怎么着?拿这点钱,就想贿赂工作人员么?”

    我特想冷笑,心说他一个开门的而已,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小人挡道,这让人恶心,也让人无奈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在哈市遇到这种情况,我早就好好教训这人了,问题是这里是嗒旺。

    我一边琢磨着,一边往值班室的方向看了看。

    那红汉子其实也一直打量着我们呢,他趁空还把手放到胸前,做了个五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动作只有我们能看到。我心说自己没猜错的话,这红汉子想要五千卢比的好处费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兔崽子挺黑的,甚至往深了说,这里的人要都是这样,我们想把那哥仨捞出来,不知道手里的十万卢比够不够用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的直皱眉,而那红汉子突然咧嘴笑了,笑的很阴险。

    斗鸡眼和大根又交流了几句,斗鸡眼很心急,也跟我说。那意思,我们就当这两天白挣了,赶紧拿钱买平安吧。

    但没等我回答呢,执法局的院子里出现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三个是村民,另一个是一个穿着制服的恶三。

    恶三的脸色很差,甚至一直冷冰冰的,至于那三人,看起来倒是没啥大碍。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这三人就这么被放了?但我没时间多想,我叫上斗鸡眼和大根,我们一起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那红汉子又拿出一副刁难的架势,不让我们往里走。

    但他这次的刁难,没啥用了。我们站在门口,那恶三把三个村民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红汉子喊到这一幕后,目瞪口呆。至于那恶三,他沉着脸,跟我们喊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天竺语,我听不懂,而斗鸡眼呢,边听边跟恶三打哈哈,等恶三转身离去后,斗鸡眼又跟我翻译。

    恶三的意思,我们这些外来的贩子,要懂得嗒旺的规矩,以后摆地摊可以,但不要恶意破坏市场秩序,更不要乱抬物价。

    我突然联系起一件事,我心说那圆脸胖子真够可以的嘛,我们这次被恶三找麻烦,肯定跟他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这期间,红汉子又屁颠屁颠的跑到那个恶三旁,他拿出一副哈巴狗的架势,跟恶三说了一番话。

    我估计他是不死心,毕竟眼瞅着能搂钱的机会没了,他想让恶三再找借口,把我们这些人都抓了。

    但恶三根本不理这红汉子,最后被红汉子说烦了,他甩手给这红汉子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红汉子捂着脸,还迁怒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不想找这红汉子的麻烦,毕竟没必要,我又对斗鸡眼他们说,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我们一路又回到旅店,这期间,我发现有个村民走快了后,他变得有点瘸。

    我又把他裤腿撩起来看了看,好家伙,他脚后跟受了伤,紫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我问这村民,“是不是挨刑了?”

    斗鸡眼翻译着,这村民听完点点头,说那帮恶三很凶,有股子往死了打的架势,但最后很奇怪,他们接了个手机,就把我们放了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有人给我们求情了,而且这人还挺硬,能使唤住恶三。

    我脑中冒出一个问号来,想不到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等回到旅店后,胡子显得蔫头巴脑的,正在床上趴着呢,他脸色也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这三个村民回来后,他还赞了几句,那意思,现在有钱还是好办事的。

    我也没瞒着胡子,把刚刚的情况都跟胡子说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愣,还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估计是坐的太急了,肚子被一牵扯,他又忍不住的呲牙咧嘴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盯着斗鸡眼,表情还突然怪怪的。

    斗鸡眼有些莫名其妙,而我也一脸不解,我问胡子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