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0章 贵族种姓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0章 贵族种姓

    夜叉不懂我为啥这么问,但他想了想后,肯定说,“能!”

    我觉得这就好办了,我还对夜叉下命令,我让他们五个好好陪着鲍里斯,用最快的时间赶到藏南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们那个村子的具体地点,但我告诉夜叉,这村子就挨着嗒旺,而且还提到禁地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猜凭夜叉的能力,最后能找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夜叉是越听越懵,他还试探的问,“老大,你去藏南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法在电话里多解释啥,我只让他做好准备,也别告诉丑娘,尽快赶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夜叉领命。我俩结束通话后,我望着电话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我正愁着怎么能提升村民的实力呢,尤其针对那些猎户,现在可好,夜叉给我这么一报喜,这个桑博高手一来,这些问题全搞定了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,夜叉是个很有效率的人,我猜用不了几天,他那组人就能摸到村子里。

    我怕他跟村里人不熟,尤其别弄出啥误会来。

    我又把精力放在大根他们四个身上。

    在我打电话期间,这四个人都仔细听着,我也搞不懂他们怎么想的,反正他们听不懂,却非要听。

    我现在看着他们,他们也都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索性一摆手,让他们都下床。

    我还找来马粪纸和笔。我画着图,跟他们用图语沟通着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大根留下来,至于其他三人,他们这就赶回村里,等着夜叉的到来。

    我还把夜叉的相貌,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三人并不笨,都听明白了,也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时间,现在还没到黄昏呢。我心说赶早不赶晚,我又“问”他们,现在就动身回村里,行不行?

    他们表示没问题。我又把手头能凑到的卢比全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跟他们一起下楼,我们去了就近的一个超市。其实我也不知道把它称为超市恰不恰当,也不知道在嗒旺这里,到底对这种地方怎么称呼。

    我带头,把这些卢比都花了,买了一些日杂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让这三个村民把日杂带回去,给村里人。

    这三人被感动的不行了,也就是碍于公共场合,不然他们都要拜我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仨背着几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,跟我和大根告别了。

    我倒是不担心他们这一路的安危,毕竟我也走过这条路,这一路除了漫长,倒还算安全。

    我跟大根又回到旅店。赶巧的是,在我俩刚坐回房间没多久,胡子和斗鸡眼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俩看着屋内,尤其少了三个人,冷不丁这里显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胡子一时间想多了,还问道,“他们仨哪去了?不会是又被抓了吧?”

    我跟胡子解释了一番,也提到了夜叉和鲍里斯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就忍不住的狂笑。胡子还拍着大腿,说这个夜叉,太他娘的给力了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高兴了一会儿,之后我一转话题,问他俩有啥结果没?尤其找没找到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?

    斗鸡眼接话,说找到了,而且他还掰手指头,细算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这中年男子跟他是有亲戚关系的,是他三叔家的儿媳妇的表哥的老丈儿家的侄子。

    我有点犯懵,心说这亲戚,几乎都快八竿子打不着了。

    斗鸡眼又强调,说这亲戚的遭遇跟他猜的一样,早年被恶三抓到嗒旺了,结果阴差阳错的,在嗒旺给一个高等级种姓的贵族人士做副手,因此有了一定的人脉。

    我对天竺国的种姓有些印象,这里别看说是民主,也有法律,但种姓制度是天竺根深蒂固的传统,根本无法消除。简单地说,天竺的人,天生是分三六九等的。

    我又问斗鸡眼,“能不能把你家亲戚叫来,咱们聚一聚?”

    斗鸡眼出现稍纵即逝的犹豫,他还特意看了看胡子。我不知道斗鸡眼怎么有这举动。

    而胡子呢,也反问斗鸡眼,“你瞅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斗鸡眼又连连点头,说他这就去联系。

    胡子很快又岔开话题,说了一个好事,斗鸡眼家那个亲戚,听说我们要来嗒旺闯荡,他很高兴,也给我们介绍了一份工作,让我们能在关卡处当临时守卫。

    胡子随后坏笑着,凑到我身边,补充说,“咱们这次也犯不上摆摊了,更不怕恶三的城管来骚扰,而且又能监视着那里的一举一动,准备逮方皓钰那个兔崽子,正所谓一举两得嘛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斗鸡眼也补充,说明天早晨,他亲戚会让一个人过来,这人会带着我们,一起去关卡报道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下午,胡子跟斗鸡眼一起,带着定位仪,特意去关卡附近守着。我们其他人,都在旅店内宅着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估计也就刚刚天亮吧,有人敲着我们的房门。

    我们早有准备,我立刻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的,看长相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天竺人,这人明显受过很好的教育,很斯文,带着一副金丝眼镜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们时,先是仔细辨认了一番。我猜有人跟他说了什么,尤其是我们这几人的特征。

    等他确认无误后,他很热情的笑着,对我们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我们逐一跟他握手,这人也懂,倒不用斗鸡眼充当翻译了。

    他跟我们介绍,说他叫鲁沙,而且他说事不宜迟,让我们这就启程吧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也没什么可收拾的,尤其这么一大早的,我们也不饿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跟这天竺人下楼。

    别看鲁沙对我们的态度很不错,但走到旅店门口时,他昂起了头颅,拿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。

    店老板竟然认识这个鲁沙,尤其看到鲁沙后,他立刻低下头,对着鲁沙做了几个动作,我不懂这动作的意思,但很明显的,店老板没鲁沙的地位高。

    斗鸡眼一直陪在鲁沙的旁边,我和胡子走的稍微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我有个疑问,偷偷问胡子,“斗鸡眼的亲戚不是给贵族种姓的人打下手么?怎么现在一看,好像反过来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胡子突然嘿嘿笑了笑,我以为他有了答案呢,谁知道他笑完之后,又一耸肩,跟我说,“鬼知道斗鸡眼的亲戚是什么情况?或许那亲戚一发狠,做了倒插门的女婿,现在转正了呢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