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2章 跟踪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2章 跟踪

    我和胡子躲在岗亭里,胡子有点压不住了,他盯着窗外,还把他的手电筒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手电筒也是强力电棍,他倒是没浪费电,只是摆弄着。

    我猜到胡子的意图了,他很可能想一会给方皓钰来一下子。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,那意思,别在这里用这种家伙事,尤其真被恶三发现了,我们很容易惹啰嗦。

    胡子其实懂这个道理,但他也跟我吐槽说,“方皓钰很狡猾,一会他要是发现啥不对劲的,一旦逃走了,再想找他,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叹口气,说一会随机应变吧,而且赌一赌运气。

    我还在岗亭内搜了搜,这里有我们最几天收到的各种“礼物”,其实也有点受贿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有一截麻绳,我把麻绳拎出来,使劲抻了抻,试了试它的强度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我把它绕到腰间,而且保不准一会要用到它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也找了个趁手得武器,其实就是一个短兵木棒。他把木棒别在后腰上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我俩针对一会可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的一个准备。

    我俩又等起来。我还密切关注着定位仪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吧,那个亮点离我们很近了,我向窗外望去。

    远处出现了两辆驴车。这驴车上放着一个个的大木桶,还有六名男子,他们穿着粗布衣服,脑袋上还裹着草帽。

    他们赶着驴车,慢悠悠的像关卡靠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猜测的说,“方皓钰很聪明,懂得乔装,而且想浑水摸鱼的混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而且为了提前找到方皓钰,我和胡子都隔远仔细辨认起来。

    我俩能依稀看到这六个汉子的长相,但这么排查一番后,我没看到方皓钰的脸,而且他们也都没跛脚的现象。

    胡子嘘了一声,说这兔崽子乔装的这么狠?难不成整容了?而且腿脚也恢复了?

    我先不考虑整不整容,但我心说方皓钰是被手术过的,就算死铁人,也不可能完全恢复的跟常人无异吧?

    我想到一个笨招。我把岗亭的窗户打开,对着斗鸡眼轻轻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斗鸡眼跑过来,我告诉他,“一会刁难下这六个人,让他们原地跳一跳。”

    斗鸡眼连连应着,而且我们现在是临时守卫的身份,想让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跳一跳,这种刁难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这样一转眼,这六个汉子和两辆驴车都来到关卡大门外,那两辆驴车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斗鸡眼和大根凑上前,先例行盘问一番,之后大根绷着脸,拿出冷冰冰的架势,给这六个汉子下了命令,让他们原地大跳。

    这六个汉子互相看了看,能感觉出来,他们都不太满意,但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们又陆续的跳起来。我观察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不适应的表现,落地也挺稳。

    我脑中冒出一排问号,胡子也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斗鸡眼趁空又扭头看着岗亭,他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我把目光又放在那两个驴车上,这上面摆放的大桶,每个都有一人多高。

    我看着定位仪,确定亮点就在驴车那儿。我又有个猜测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两个驴车。胡子一下子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俩没法继续躲在岗亭里了。我俩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六个汉子有些不耐烦了,正跟斗鸡眼和大根沟通呢,那意思,能不能放行?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这分明告诉这些人,再等等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各奔一个驴车而去,我还当先跳到驴车上。

    这拉车的驴很壮,尤其后背上顺着脊梁骨还长着一排黑毛,我知道这是藏地的野驴。

    在我跳上的一刹那,它哇、哇的怪叫一通,但它被鞍子套着,倒是没啥危险性。

    我不理会这驴,反倒指着木桶,让斗鸡眼问这些人,这桶里装着什么?

    斗鸡眼问完后,有个汉子接话,斗鸡眼还立刻翻译说,“这桶里装着黑钻苹果和墨脱大柠檬。”

    我一伸手,对着木桶盖推去。

    这木桶盖还挺沉,但我力气很不小,这么推了几下,我又把木桶盖放在桶的侧面。

    我这举动,引起那六个汉子的不满,他们还嚷嚷了几句,但斗鸡眼和大根立刻提高声调,把这些人硬生生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望着桶内,其实也明白为啥这六个汉子不满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除了放着水果以外,还铺着很多冰。

    我头次见到这么黑的苹果,很有质感,而且亮晶晶的,在太阳照射下,还直反光。另外我也见到那所谓的墨脱柠檬了,个头确实不小,比我以前在超市买的柠檬的两倍还要大。

    我猜这六人都是贩子,他们把新鲜的好水果,运到嗒旺后,高价卖给有钱人,尤其这一路上,连冰块都镇上了,可见这水果的价值。

    我倒是挺地道,并没拿。但这时胡子也把他身旁的木桶推开了。

    胡子不管那些,立刻挑着一个黑苹果,还啃了一口尝一尝。

    胡子惬意的嗯了一声,还拿出两个黑苹果,对斗鸡眼和大根抛去。

    这六个汉子全皱着眉,但没人阻拦什么。

    等胡子又要给我抛苹果时,我示意不要。我本以为这木桶内能藏人呢,但这些苹果中还夹着冰。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真要躲在这里,就算穿着大棉袄,他也扛不住才对。

    我趁空又把其他木桶打开,这些木桶无一例外,都是水果加冰镇的模式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交流下眼神。胡子拿出一脸犯懵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六个汉子有些等不住了,他们中有四个人都跳上驴车,还一起动手,把木桶盖子又重新封好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也都想多了,最后有个汉子,从背的包里翻出一个大布袋子。他挑了十来个黑苹果和大柠檬,都塞到袋子里。

    他把袋子递过来,又对我们强颜欢笑,那意思,送给我们,也希望我们能让他们走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一屁股坐在驴车上,他一边啃着苹果,一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有两个黑汉子实在压不住火,哇啦哇啦说起来,甚至他们还跟斗鸡眼和大根有肢体上的冲突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这么下去,尤其躲在角落里玩牌的四个恶三,这时也侧头往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我对这六个汉子摆手,那意思,让你们走吧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急了,对我喂了一声。他想说点啥,但碍于有外人在场,他把这话又憋在嘴边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跟胡子说啥,等目送着这六人赶着驴车离开后,有两个恶三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问我们怎么回事?斗鸡眼打马虎眼,随便找理由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又让斗鸡眼把那一布兜的水果都转手交给恶三了。

    这俩恶三见到这么好的水果后,全嘿嘿笑了。他们叽里咕噜说了一番赞扬的话,随后又捧着水果,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我目送这俩恶三,而且这时,那两个驴车也走出去挺远了。

    胡子凑过来,问我怎么办?尤其他还摸着我的衣兜,把定位仪拿了出来,屏幕上的亮点又移动了稍许,跟驴车的路线完全相符。

    我猜方皓钰就在这两个驴车之中,别看现在我还想不明白这小子是怎么藏的,但这个猜测肯定是板上钉钉,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我让斗鸡眼和大根继续站岗,做好守卫的工作,我又招呼胡子,我俩把红袖标都撸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俩又进城了,远远的跟着那俩驴车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在跟踪上很拿手,绝不会被这六个汉子发现啥。

    这样我们尾随着,少说走出两里地去。这时周围出现巷子了。

    嗒旺的巷子,很乱,里面是各种纵横分布的胡同。

    这六个汉子突然不赶路了,他们还架势着驴车,走进巷子内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慢了半拍,又一起凑到巷子口。胡子这几天当临时守卫时,也私下收了一些小日用品,这里面包括木梳和小镜子。他一直把这种小东西待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能看出胡子的臭美来,但这一次,小镜子也发挥出别的用途了。

    胡子贴着墙,尤其挨着拐角站好,他还把小镜子拿出来,顺着拐角把镜子顺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能通过小镜子看到这巷子里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那两个驴车,最终停了下来,那六个汉子还警惕的四下看了看,等确定没发现啥可疑的人后,他们合力抱着一个大木桶。

    他们把大木桶抱到地上,而且一直轻拿轻放。

    之后有两个汉子摸着衣兜,拿出两个古怪的工具。这玩意是木质的,乍一看像是笛子,其实它们也能当螺丝刀来使用。

    他俩借着这种工具,对准大木桶的侧壁,又戳又别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大木桶的侧壁原本没什么异常,但很快的,这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门。

    这暗门并不大,跟狗洞有一拼。他们又手脚并用,把一个人从暗门里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原本一直蜷曲在里面,冷不丁身体舒展开了,还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被六个汉子拖着,这么适应了一小会儿后,他勉强能站直身体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发现,这人除了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外,腿也有点瘸。

    因为络腮胡子的遮挡,我们看不太清他的五官,但看脸的轮廓,尤其肤色那么白净,外加腿瘸,我和胡子断定,这是方皓钰。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,“狗艹的,阴险!”我打心里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而且接下来,方皓钰又跟这些汉子打了几个手势,似乎在沟通着什么,方皓钰又摸着衣兜,拿出一沓子钱来。

    他把钱给了这几个汉子,汉子立刻点起钱来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这六个汉子是方皓钰的同伙,现在一看,原来是雇佣关系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就好办了,我还对胡子说,“兄弟,准备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