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3章 敌友之间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3章 敌友之间

    那六个汉子收了方皓钰的“佣金”后,这就有走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不想惹出多余的麻烦,而且也不想让这六个汉子参与进来。我稍一琢磨,又跟胡子说,“兄弟找个别的岔口,先转到巷子里,一会我把这六人放走后,咱们来一个对头堵。”

    胡子明白我的意思,他点点头,而且这就起身行动。

    我四下看了看,我特意换了个地方,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我还趁空抽了根烟。

    那六个汉子走出巷子后,他们倒是往我这边瞅了一眼,但我现在低着头,外加没带红袖标,他们也没多注意。

    他们赶着驴车,优哉优哉的远去了。

    我目送着他们,最后我还把烟掐了,起身走进巷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就在远处,他正一瘸一瘸的,往巷子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赶巧我旁边的墙角还落着一个破帽子,这帽子还带帽檐。我估计这是谁不要的。

    我把帽子捡起来,戴在头上,尤其我还把帽檐压低。

    我又向方皓钰快步赶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方皓钰,心情不错,他一边走一边哼着歌。我能听出来,是自由飞翔,也这表明了他的心态。

    问题是方皓钰唱这种歌,竟然模仿起周杰伦,歌词很含糊,而最让我能听清楚地,一个是oh,yeah!一个是啊哈。

    我挺无奈,打心里也骂了句,他就是个傻货。

    但我只是这么说说,其实方皓钰比谁都精着。我又离近一些后,他对我这个身后人有些敏感了。

    他扭头打量着我,但我带着帽子,他看不清我的脸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怪怪的表情,还咬了咬舌头,很明显他心里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不走了,反倒就近往旁边的墙上靠去。

    他继续低声哼着歌,不过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这样等我俩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米时,我听了下来。我还突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我冷笑着,对他喊了句,“老方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愣,突然间他又哇了一声。他真是被吓到了,想想也是,我几乎是神出鬼没一般的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多说啥,扭头就跑,问题是他这腿脚,根本跑不快,中途还一蹦一蹦的。

    我故意想耍耍这兔崽子,我拿出拼命追的架势,其实只是做做样子,我还故意跺着脚,让方皓钰听到脚步声。

    方皓钰绝对是玩命了,最后向不远处的一个拐角疯狂的冲了过去,而且他看都不看就要拐弯。

    但胡子早就在这等着呢。

    突然间,胡子一闪身,跟个门神一样挡在方皓钰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,这俩人撞到了一起。我还听到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胡子整个脸都扭曲着,他还忍不住的捂着下巴骂道,“狗艹的,老子要被你毁容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方皓钰,他是硬生生用额头撞到胡子的下巴了。方皓钰被这种撞击力一带,整个人有些懵了,他还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更在意胡子,等再仔细一瞧,他下巴只是红肿而已,而且他的牙齿很特殊,我心说有那一副铁齿铜牙顶着,他的下巴不会有啥大碍的。

    我又凑到方皓钰身边,还蹲了下来。胡子稍微缓了一下后,也像我这样,我俩一前一后,把方皓钰围住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冷不丁有些翻白眼,但等他看着我俩,尤其我俩都冷笑时,他一激灵,又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告诉我,他此刻很紧张。但这也是个爷们,抗压能力真强。

    他竟然压下各种不适感,最后他嘿嘿笑着,跟我俩打招呼说,“好久不见,两位还是那么健康!”

    我没时间跟他扯淡,我抓着他的衣领子,把他硬生生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跟他面对面,我冷冷的说,“你个兔崽子,可以嘛,阴我俩不说,还提前跳伞,说吧,这笔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方皓钰试图狡辩,那意思,当时飞机出故障了,要不及时跳伞,我们会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胡子听的很烦,他还突然摆了摆手,跟我说,“这里不是好地方,咱哥俩先带这兔崽子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应了一声,我俩强行把方皓钰拽起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压根不想走,但我俩架着他,甚至是强行拖着他走。

    方皓钰急忙喂喂了几声,他故意笑着,跟我俩说,“两位老哥,咱们都是熟人,我这次不会乱来,你们放开我,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我俩都觉得没啥问题。我俩还一起松手。

    方皓钰双脚彻底用劲后,他还疼的一咧嘴。我低头看着他的双腿。他右腿倒是没啥,反倒是左腿,看起来根本吃不进力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按照一前一后的套路,把他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我俩根本走不快,只能随着方皓钰的节奏,一点点的往巷子外赶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等眼瞅着走到胡子口,而且出了胡同口,就是主街道时,胡同外经过了一辆摩托。

    这摩托一看就是警用的,而且上面还坐着两个人,估计是巡逻呢。

    方皓钰突然扯嗓子喊了起来,他一口一个help的。

    我算服了这小子,心说他不会天竺语,也不会土话,但为了能引起恶三警察的警惕性,他竟然用起了英文。

    我气的骂了句娘,还立刻试着捂住方皓钰的嘴巴,至于胡子,他直接从后面扑过来,用双手紧紧锁住方皓钰的脖子。

    胡子又喝了一声,用力之下,把方皓钰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皓钰整个身体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旋,最后仰面朝上的狠狠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不轻,方皓钰疼的五官都扭曲着。但没等我和胡子又下一步举动时,胡同口传来一声喝。

    那个摩托去而复返,而且那俩警察都下车了,他们腰间竟然都带着老式左轮枪呢,这俩人把枪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俩用枪指着我和胡子。我和胡子不敢乱来。而方皓钰看到这一幕后,他也顾不上疼不疼的,立刻又help、help的喊起来。

    这俩恶三警察用嗒旺的土话,对我们叽里咕噜几句,但当他们发现我们都听不懂后,有个脸上有黑痣的警察,又用生涩的汉语说,“你们滴,干啥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心说这哥们的汉语是谁教的,咋有股子膏药国的味道,也有股子东北腔呢?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我正琢磨着怎么回答呢,方皓钰却抢先了,他指着自己说,“我是良民,这俩人是坏人,把他们带走。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