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4章 邪恶硬汉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4章 邪恶硬汉

    要不是被恶三的枪指着,我真想扇方皓钰几个嘴巴,我心说他还是良民了?这不开玩呢么?他也太侮辱良民这么神圣的名词了。

    但恶三不了解情况,他们又打量我和胡子,黑痣警察问,“你俩和他滴,认识?”

    方皓钰直摆手,胡子忍不住骂了句娘,这俩恶三都感觉到胡子有些暴力倾向,他俩又喝着,让胡子老实点。

    我知道,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恶三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方皓钰,突然向他凑过去。

    方皓钰很敏感,大喊着救命,而我提高声调,特意压过方皓钰,我还跟他说,“兄弟,咱俩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眯着眼睛,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我趁机凑到他耳边,我悄悄说,“你应该比我更懂恶三,他们很凶,你要是真被他们带走了,很可能不会活着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嘘了一声,又压低声音接话说,“你当老子傻么?我又没在这里犯过罪,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,我也更不可能死在恶三手里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提醒他,“胡子兜里藏着一个小型炸弹,你知道胡子的手腕,他要真把这小炸弹偷偷藏在你身上,而且最后恶三从你身上翻出这个小炸弹,你猜后果会怎样?”

    方皓钰明显一哆嗦,他这就要翻着衣兜,但我把他按住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拿话点他,那意思,咱们几个之间的矛盾,还有商量的余地,是内部矛盾,但跟恶三之间,绝对是是阶级矛盾,接下来的路怎么走,你选吧。

    方皓钰突然把脸沉了下来。我给他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几秒钟,恶三又喝问了一句,那意思,我们仨到底认不认识?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,这爷们,变脸比变天快。他咧着牙,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把搂住胡子,这让胡子冷不丁都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很热情的样子,对着胡子胸口拍了拍,随后他拿出一股江州腔,跟两个恶三说,“长官,我们是朋友,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这俩恶三警察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方皓钰这话的意思,但方皓钰这举动,就算是傻子也能看明白。

    这俩恶三都一皱眉,尤其那个黑痣警察,他叽里咕噜几句,等收了枪后,他走过来,对着方皓钰和胡子好一通的教育。

    他教育的啥,我听不懂,但这黑痣警察还伸出手,用手指对着方皓钰和胡子的脑门戳戳点点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的脸沉得厉害,至于方皓钰,虽然笑着,却也有些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我怕这俩爷们别爆发了,尤其胡子一旦彪起来,那绝对是个蛮牛。

    我特意凑到这俩人的身后,还对着他俩的后背,轻轻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黑痣警察又念叨了一通,最后他一定是说累了,毕竟口干舌燥的。他对着同伴一摆手,这俩人一起在我们身上翻了翻。

    反正我们兜里的钱,都被这俩恶三拿走了,尤其方皓钰的兜里,竟然被翻出一沓子卢比来。

    这俩警察一边点这钱,一边走出胡同口,坐上摩托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冷冷打量着这俩恶三,他低声狠狠的念叨句,“他娘的,老子早晚剐了他。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很赞同的表情,还出言附和道,“有机会的,老子给你提供机会,你把他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听到这话,第一反应是生气才对,但方皓钰反倒坏坏的笑了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这哥俩因为个恶三,竟然还产生共同语言了。

    但这也只是一时的情况,很快的,胡子又一伸手,扣住方皓钰的脖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我俩打手势,甚至做出求饶的架势,他嘿嘿笑着说,“两位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禁不住揍了,只要不动武,我保证随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上过一回当了,不可能再实打实的信他。

    我从方皓钰衣服上撕下一小块碎布来,我把碎布塞到方皓钰的嘴里,让他含着,也不能把碎布露到嘴外面。

    方皓钰有些抗拒,毕竟这碎布看起来脏兮兮,还油乎乎的。胡子又把方皓钰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俩就这样带着方皓钰,一路直奔旅店。

    那店老板知道我和胡子当了关卡的临时守卫,外加在他印象里,我们跟鲁沙的关系很好,他一见到我俩时,就热情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胡子背上的方皓钰了,虽说他对方皓钰很陌生,但他选择没多问。尤其方皓钰此时乖乖的,既不说话又不乱动。

    我俩带着方皓钰,又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胡子不客气的把方皓钰丢在一张椅子上,伴随砰的一声响,方皓钰难受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子这就要找绳子,而我发现,方皓钰的左面裤腿上有些溢红了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乱动,我又蹲着,把他两个裤腿都撩起来。

    等这么一看,好家伙,他左脚踝的伤很严重,不仅手术伤口裂开了,直往外冒血不说,刀口也有些发炎了。

    而他右腿倒还好,只是肿胀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什么情况?我抬头看了一眼。方皓钰也不瞒着,跟我说,“老子想把那破玩意取出来,但做不到,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胡子已经找到绳子了,但他看着方皓钰双腿的情况,他没急着绑方皓钰。

    胡子还吐槽说,“你小子真是作死呢,自行想取跟踪器,就不怕把腿弄废了?”

    方皓钰绷着脸不说话。隔了这么一会儿,他双脚下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小血堆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外科医生,不会缝针,但我会用点穴,对着方皓钰的双腿的几个关键地方戳了戳。

    也别说,见效很快,至少血不流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啧啧几声,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说,“你又长本事了,你真是个可怕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趁空找来纱布,我让方皓钰忍着点,我又给他初步包扎下伤口。

    但我们没有麻药,这把方皓钰疼的,他双拳紧握,憋出一脑门的汗来,另外这期间,他硬是一声没哼。

    胡子就事论事的赞了一句,说你长得白白净净,却真是个汉子。

    胡子说完后,又拿出想起什么的架势。他追问说,“你小子跳伞后去哪偷了吧?不然刚刚兜里怎么有那么多的钱?”

    方皓钰似乎很在意偷的字眼,他立刻反驳说,“这是老子的钱,挣来得,天经地义!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拿出不信的架势,尤其他没来嗒旺前,又怎么能挣到钱?

    我还突然冒出个念头,心里咯噔一下!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