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5章 放血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5章 放血

    我心说那个宝藏会不会不在嗒旺,反倒是在嗒旺周边哪个森林里藏着?方皓钰跳伞后,先赶到宝藏那里,把它拿走了,所以他弄到了钱。但这么一想,也有解释不通的地方,笨寻思,方皓钰拿了宝藏后,为何又不顾一切的非要赶往嗒旺?

    我被这事弄得,一下子有点迷糊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方皓钰怒气未消,一直强调着他没偷,这钱是他挣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想听他说这么用不着的东西,我突然摆手,打断他的话。我让他说说宝藏的事,尤其这宝藏到底藏在哪?最好是现在我们动身,把它取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我特意打量着方皓钰的双腿,又强调说,“它们要是不能的被治疗,十有**跟你说拜拜了,所以你最好快一点把宝藏搞定,不然想去医院,没门!”

    方皓钰当然对他的双脚很在乎,他顺着我的目光,也低头看了看,而且整个脸沉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副求人的架势,说他现在就疼得厉害,他想让我和胡子这就带他就医,至于宝藏,我们可以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从长计议这个字眼很敏感。胡子呸了一口,接话说,“兔崽子,你他娘的,到了嗒旺,你还耍我们,什么叫从长计议?”

    我目光也很冷。方皓钰意识到气氛不对,他让我俩别动怒,随后他解释说,“我也实不相瞒,这宝藏是邓爷留下来的,是他最后留着保命的家底,我以前听说过,这宝藏在嗒旺的总督府,但总督府什么样,我不知道,更不知道它具体被放在哪了,所以不是从长计议是什么?”

    胡子听不下去了,而且他捏了捏拳头,突然对方皓钰的脖子抠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道,“我他妈掐死你算了,让你现在还不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根本不是胡子的对手,这一刻被掐的直呃、呃着。

    我头次听说这所谓总督府,直觉也告诉我,方皓钰不像是撒谎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上网搜了搜。这总督府也叫赵帅府,是清朝正蓝旗人,他原本是一名将军,最后被封为驻藏大臣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因为细算起来,这总督府不应该在拉萨么?怎么弄到这么偏远的嗒旺地区了?

    但在这种事上,我较真没用。

    我又放下手机,看着方皓钰。这期间胡子一直没停,对方皓钰用刑着。

    方皓钰或许是缺氧了,他双眼上翻,估计这么持续下去,他得挂掉。

    我怕方皓钰有个三长两短,我又对胡子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给我面子,猛地一松手。方皓钰咳嗽起来,而且鼻涕和哈喇子啥的,顺着他的嘴鼻直往外流。

    胡子盯着方皓钰,骂了句,“什么个东西,就是个大骗子。”

    也不能说我替方皓钰求情,我接话说了几句,那意思,或者方皓钰没诓咱们。

    胡子皱着眉,他一转身,还走到房间外面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是想出去消消气,我心说这样也好,不然火气太大,有时候反倒误事。

    等屋内就剩我和方皓钰后,我让他再接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但方皓钰告诉我,那意思,他知道的只有这么多,具体怎么办?怎么拿到宝藏,还得我们仨商量着,想主意。

    我知道方皓钰是一块老姜,想彻底撬开他的嘴巴,得耍一耍手段,甚至也不能被他的可怜相骗了。

    我原本都给他双腿包扎好了。这时我又把瓷刀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刀具方面,倒是有一定的研究,当看到瓷刀后,他稍纵即逝的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当着他的面,用瓷刀对着附近的一把床把手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床把手是铁做的,伴随的嗤嗤声,有一小条铁皮,被我划了下来,就好像削铅笔一样。

    方皓钰冷冷的赞了句,“好刀!”随后他又强行干笑着问,“张超,你拿刀做什么,别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我不理他,反倒对准他腿上的绷带,用瓷刀轻轻一划。

    我拿捏尺度,刀尖碰到绷带后,伴随几声响,这绷带又开了。我又用刀背,对着方皓钰左腿的伤口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我一压之下,这伤口又溢出血来。方皓钰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我警告他,把心里藏着的都说出来,不然……

    方皓钰明白我的言外之意,但这小子思路一转,故意拿出服软的架势,跟我强调说,“我现在都快把心窝子掏出来了,怎么可能藏心眼,而且别忘了,咱们是队友,我要是残疾了,只能拖你俩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继续压一压刀背,再给他放放血,但不得不说,我不是这种嗜血的人,这种活,真不适合我。

    我一直鼓励着自己,让自己的心能硬一些,但我做不到,尤其看着他的腿血淋淋的,我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我最后无奈的一叹气,这瓷刀上粘着一股股的血迹,我随意的甩了几下,这些血迹立刻都飞了出去,刀身又光亮如新了。我也把瓷刀收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我,似笑非笑着,我不知道他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赶巧这时胡子回来了。他进门时,还有个小动作,正把手机揣起来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心说难道他刚刚出门后,又打了手机?

    胡子一进来就看着方皓钰,而且目光也怪怪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胡子有些惧怕,他还试着缓和气氛,主动开口说,“老哥,有话咱们好好说嘛。”

    我很讨厌方皓钰这句话,要我说,这人极其善于把握环境,他正试图把暖场,甚至把矛盾慢慢大事化小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出面,好好教训下这兔崽子。而且这么一来,也能给我的心太“软”找找平。

    方皓钰立刻摇着头,还对胡子连说,“老哥,别、别!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一副琢磨事的架势,最后他摸着兜,往方皓钰身旁走去。

    方皓钰使劲往椅子上靠着,但出乎意料的,胡子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来。

    他点上一根,递给方皓钰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愣了,方皓钰也愣了。我心说这是严刑逼供的节奏么?

    胡子看方皓钰迟疑着不接,他补充一句,“怎么着?怕有毒?”随后胡子不屑一顾的嗤了一声,又说,“老子想搞你,招多的去了,但上头让我对你好点,这烟也是赏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不懂胡子的话了,至于方皓钰,他又犹豫了小片刻,最后一伸手,把烟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,不过他并没心思享受着尼古丁的快感,反倒一直盯着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想起什么一样,跟方皓钰强调,“这烟是好货,朋友从国外好不容易弄到的,所以你要珍惜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话尤其是这种语气,很熟悉。

    胡子又一转话题,他倒是直接,把嗒旺这里的形式,以及那个村子的情况都跟方皓钰简要说了说,最后他也很认真的告诉方皓钰,你小子占天大的便宜了,换做别的减刑线人,想要赎罪,需要出生入死好几次,而针对你,组织就指派一个任务,做成了,你就无罪,做不成,你或许会死在这个任务中了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,脑袋里嗡了一声。至于方皓钰,他不笨,一下子猜到了。

    他反问,“组织让我以后生活在嗒旺附近?尤其去那个村里,帮他们抵抗恶三?”

    胡子点点头。方皓钰的表情很丰富,一会诧异,一会又舔着舌头,拿出一副邪恶样儿。

    至于我,我不知道胡子是哪根筋不对了,怎么会跟方皓钰说这些呢?

    但我联系到了胡子刚刚进门时的小动作,另外我想到了鲁沙……

    原本胡子告诉我,是斗鸡眼的某个远亲把鲁沙找到的,而且鲁沙出面,帮我们搞定了几个麻烦事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而且也没太在意,现在一看,我心说那斗鸡眼的远亲,或许是个幌子吧,其实还有个幕后才对,这幕后只跟胡子联系过,所以我并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时方皓钰也突然开口问胡子,“老哥,你说的这些,我怎么能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胡子一时间不知道先回答谁的好了。方皓钰还特意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他又拿出抢先于我的架势,又追问道,“我要见警方的高官,谁能拍板,我就见谁,而且这事要是真的靠谱,能免我的罪恶,老子愿意留在嗒旺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让方皓钰添乱,我又示意胡子,那意思,让他跟我走出房间说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一扭身,我也往门口走去,但方皓钰突然来了一股子力气。他也不顾自己腿脚的毛病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站起来,踉跄的窜到门口,还把房门堵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盯着方皓钰,胡子问,“你他娘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双眼直放光,我发现他对胡子刚刚的话有很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方皓钰根本不给我俩私聊的机会,他再次强调一遍,让他见警方高官。

    不等我俩回答,他又接着说,“宝藏的问题,一切好说,我也会尽全力,啊不,是一定把它挖出来,孝敬给警方,前提是只要警方放权,让我留守在这里!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突然有了一丝的害怕感。我太清楚方皓钰了,他天生罪恶感十足,而且他这种罪恶感,简直跟毒瘾一样,戒是戒不掉的,他要留在这里,肯定这里不太平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这里原本就不太平,如果真要方皓钰以恶制恶,后果会是什么样?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