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6章 乌鸦长官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6章 乌鸦长官

    在方皓钰说完后,我们一度沉默上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,各自琢磨着事。这其中,胡子是最纠结的那位。最后他又把手机掏了出来,而且还有要扭身出门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把他拦住了,方皓钰慢了半拍,但也跟我有类似的举动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说,“别遮遮掩掩了,当面打吧。”方皓钰还嚷嚷着,一会要跟高官通电话。

    胡子对方皓钰摇摇头,那意思,这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胡子随后也没出门,这就拨出一个号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举动,这时打心里只想着一个疑问。我心说以前警方的人都先找我,为何这次先找胡子?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原因,所以当电话接通后,胡子刚喂了一声,我就立刻抢过电话。

    我听着听筒,那里传来了一个让我有些熟悉的强调,他并不知道这边是我听着,他还问呢,“搞的怎么样了?方皓钰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话,对方倒是挺机灵,突然变得很敏感,也不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就是前几晚我和胡子去超市打电话时,中途遇到的那个瘦男。

    我心说高官就是他?我也忍不住问了句,“你?”

    那人耳朵很好使,单凭这一个字,他立刻反问句,“小闷?”随后电话里传来嘟嘟声,他竟然先挂了。

    我愣愣望着手机,而且我感觉到了,这人很怕我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把手机拿了回去。他看着我的表情,倒是猜到我心中所想了,他补充说,“你那天把强子揍得太狠了,他有点心里阴影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就该是瘦男的名字,另外我又纳闷上了,心说我揍过他么?但又仔细一想,貌似我是偷袭他来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既然都是老熟人了,而且我们都在嗒旺,见一面多方便,还何苦打电话呢?

    方皓钰这时有点赌气,他又开始话里有话的旁敲侧击,那意思,胡子是骗子,哪有高官?

    胡子眼睛一立,又想收拾方皓钰,但我把他拦住了,我让他别耽误时间了,赶紧带我们去见强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不认识强子,更不知道强子的具体信息,但我这么一说,他突然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嘿嘿笑着,说原来高官就在此山中,甚好、甚好!

    他也不闹了。胡子被我俩一起这么要求着,他又妥协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这就下楼,我和胡子倒还好,方皓钰走的那叫一个费劲。

    出了旅店,我们又找了一辆蹦蹦车,其实就是个三轮摩托。在嗒旺这里,出租车很少,几乎是蹦蹦车横行。

    我们仨跟罐头里的鱼一样,都塞到蹦蹦车的后车厢了。

    胡子指挥着司机,我们大约坐了十分钟的车,最后停在一个网吧前。

    这网吧的装修和设计,有股子四不像,既有藏南地区的风格,又有天竺的样式,而且牌匾上,并排写着天竺语、藏语和汉语。

    我来嗒旺已经有几天了,尤其当临时守卫时,也跟斗鸡眼和大根打听了不少关于嗒旺的事。

    我知道在这里,网吧很少,上网也是一种稀缺资源,所以并不是人人都能在网吧消费的起的。

    我们仨结了车钱,又一起往网吧里走。我大体打量一番,这里的电脑还都是大脑袋呢,连个液晶显示器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大厅里大约有五六十台电脑,只有一多半的前面坐着人,这些人有用电脑查资料的,有办公的,只有极少部分的用电脑玩着游戏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感叹一句,心说这里的条件也真够可以的。方皓钰突然嘘了一声,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想着什么呢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去了吧台。吧台上守着两个网管。

    这俩网管盯着胡子,甚至表情怪怪的,其中一个用藏语问了话。

    胡子偷偷做了个很古怪的手势,看架势应该是暗号。

    这俩网管都看明白了,其中一个还拿出小牌,这上面依旧写着三种语言,包括汉语,是“一包房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胡子拿着牌,又交了钱,但这都是做给外人看的。

    我们仨又往最里面走去。在经过大厅后,我们来到一个角落,这里并排有三个包房,估计是这网吧的vip区了。

    此时一包房的门是关着的,另外两个包房的门大开着。

    胡子带头,我们也没敲门,直接拧开一包的门。

    我看到,包房内放着四台电脑,还有小床和冷饮机。这包房内还有一个人,就是那个强子。

    他此时正喝着冷饮,吃着黑苹果,悠闲的坐在一个电脑前,看着电影呢。

    他没料到我们会来,尤其看到我时,他激灵一下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仨中,方皓钰站在最后面,这小子立刻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跟强子对视着,我倒是没对他有啥偏见或敌意,所以我当先问了句,“我有这么可怕?”

    强子嘿嘿笑着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胡子说了几句和稀泥的话,随后他又把方皓钰拽了过来,那意思,要给他俩介绍下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直盯着强子,还没等胡子介绍完呢,方皓钰嘴一咧,还摇头说,“不靠谱,这人根本不是警方高官!”

    胡子咦了一声,至于强子,就跟被打击到了一样。他指着自己,说我怎么就不是警方高官了?

    方皓钰隔空对准强子的脸比划着说,“你这人,太胆小,而且关键时刻没啥主意,太优柔寡断,要我说,让你跑个腿啥的还行,但要是当个组织者或领导者,你能把大家都坑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差点气炸了,他又跟方皓钰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。

    我听完方皓钰的话,倒是被他震住了。凭我的感觉,我心说方皓钰挺准,这强子根本就不是啥热血汉子。

    胡子其实也跟我有类似的表情,他看着这俩人掐架,趁空跟我念叨句,“老方这兔崽子真神了,全被他说中了哈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他俩的掐架并没兴趣,等过了一会儿,我俩找个机会,一起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强子拿出不跟方皓钰一般见识的架势。胡子又接过话,说了我们的来意,而且胡子让强子这就跟内地警方联系下吧。

    方皓钰听到这儿,他也知道强子有啥权利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种人,绝对是谁对他有用就巴结谁。他还变了个脸,笑嘻嘻的凑过去。

    他倒是挺有捧臭脚的,估计当时跟邓爷混时,他就没少给邓武斌灌**药。而且他很会措词,几句话后,就把强子完完全全的捧上来了。

    强子这人,也真是禁不住夸,他又对方皓钰的态度改变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让我们稍等,他又去电脑前摆弄一番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电影被退出了,之后他点开了一个很特殊的软件,这软件的标图,乍一看是lol的。

    但这软件很不一样,尤其看着登陆界面,我还一下子想到了铁驴用过的北斗系统。

    强子很熟练的输入账号和密码,但这账号密码,有些复杂,别说数字和英文的组合了,最后强子还输入了好几个怪异符号。

    等软件登陆后,我看到一个视频连线的窗口。

    很快的,视频连通了,电脑里,出现了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长得很文静,带着一副眼镜,而且他看到强子和我们仨后,他很客气的问,“花狗,这次通话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强子挠了挠脑袋,方皓钰这时又做了个捂嘴偷笑的动作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外号是有点土鳖了。但强子没多解释啥,反倒跟这男警说,“请帮忙连线最高长官。”

    男警并没立刻做出啥举动,这俩人先对了一系列的暗号。

    方皓钰通过屏幕打量着这男警,他跟我和胡子偷偷说,“这个小鲜肉可不简单,应该是个绝顶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细细品着他的话,至于胡子,嘘了一声,说你瞎猜的吧?

    方皓钰指着男警,解释说,“这人剃成秃子的话,你会发现他的大脑壳,尤其他整个脑袋的横竖比例比一般人要大,这都间接说明,这人的脑容量和逻辑思维,先天就比一般人要好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这话,也让那男警听到了。男警稍纵即逝的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强子和男警对完暗号后,男警又敲起键盘来。

    我们耐心等着,大约过了半分钟,电脑屏幕里的视频断了,而且在断的一瞬间,它又自动连接了。

    强子跟我们仨强调,说马上跟长官见面,而且见到长官后,一定要敬礼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之前有过这种情况,我俩都应了一声,方皓钰拿出不以为意的架势,他还念叨句,“咱们身为减刑线人,又不是真的警察,敬什么礼?这么做,岂不是狗长犄角洋式了么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当然不可能比方皓钰三言两语给说动了,但方皓钰又把精力放在强子身上,还强调说,“强子哥,你很有当长官的资本,就是平时不太会做事了,这次通话,你信我的,别弄那么严肃,非敬礼什么的,咱们要不就统一统一,一起微笑打招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犹豫着。赶巧的是,这时电脑里传来滴的一声,视频接通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悄声提醒一句,“大家打招呼!”

    强子立刻微笑起来,还试着挥手。而我和胡子不信方皓钰的,直接站的笔直,对屏幕敬起礼来。

    至于方皓钰,这兔崽子真就是耍强子呢,他说是一套,做又是另一套。

    而且他站的比我和胡子都笔直,敬礼也非常标准,要是不知道方皓钰的底子,光看他这动作,外人很可能误以为方皓钰是礼仪兵出身呢。

    强子眼巴巴看着方皓钰,这时他还忍不住骂了一句,“混蛋。”随后他又立刻换动作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着强子,一瞬间坏笑了笑。

    但别看他现在有心情笑,等看到屏幕里的长官,尤其长官依旧穿着披风,戴着帽子,根本看不到脸不说,在双眼之间的地方,还冒出一丝诡异的绿光后,方皓钰看愣了,随后他哇了一声,还连连往后退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