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7章 治疗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7章 治疗

    方皓钰腿脚不是太好,他退的途中,整个人踉跄了一下,换作一般人,很可能一下子就滑倒了,但他手疾眼快,及时的拽住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被椅子这么一带,他平衡感又回来了。他盯着电脑屏幕中的乌鸦长官,很快脸上的紧张和恐惧表情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冷静。

    我把方皓钰的一举一动都瞧在眼里,尤其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,我心里来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我心说就他这种人,要是做正经事的话,十有**会有一番作为,但要是做坏事,他保准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,不因为别的,就凭他这种应急反应和能力。

    乌鸦脑门上的绿光突然变亮了一下,他还问道,“你就是方皓钰?”

    方皓钰轻轻应了一声,而且表情依旧很冷,这说明他整个人处在一种警惕状态中。

    但乌鸦没接着再跟方皓钰说啥,他反倒微微扭了几下头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我和胡子,之后强调说,“三位很不错,都来到嗒旺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对我很有触动,而且这其中的经历和遭遇,也只有我们仨最清楚了。

    乌鸦长官给我们静一静的时间,他又一转话题,跟我们说,“想必你们都清楚这次嗒旺之行的具体任务,还有什么想问的么?”

    胡子摇摇头,但我和方皓钰都有动作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。我觉得有些事,还是把话说明白了好。

    我也不绕弯了,直问,“我们为何要接这个任务,理由呢?”

    乌鸦低声笑了起来,他的笑声很怪,就好像用锉刀锉铁板一样,也有点刺耳。

    乌鸦先跟胡子说,“你是个大盗,被抓住时,身上背了不少案子,你当时跟警方说的,一是你想将功赎罪,二是你有悔悟之心,也不想浪费自己这一分本事,想通过它做点正事,最好最后能过上富贵的生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胡子这时盯着我和方皓钰。我明白他为啥这样,乌鸦说的这番话,我是头次听说,也没想到胡子会跟警方有过这种商议。

    胡子干笑起来,而且笑得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乌鸦却不觉得有什么,他又强调,“这次任务,胡子,你要明白,这是给你的机会,也是警方安排的最后一次任务了,后话我先不说了,但放心,你的条件,绝对能达到。”

    胡子依旧笑着,不过有些自然了。

    我反倒皱起眉头来。说实话,我突然间觉得,自己对胡子的了解,是不是有点少?

    乌鸦这时又把精力放在我身上,他还对强子说,“花狗,拿耳机,我要跟小闷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强子立刻准备,而且他直接翻着墙角的一个柜子,很快拿出一个大耳机来。

    他把耳机递给我,随后他调试下电脑,让我通过耳机,能很清楚的听到乌鸦的讲话。

    乌鸦拿出一副自述的架势,告诉我,九凤是他曾经的同事,也是不可多夺的人才。

    九凤一度是总参某部的要员,是全国线报收集方面的一姐,而且最后九凤还接到了一个任务,组织让她搞定嗒旺这里的啰嗦。

    九凤很看重这个任务,也着手准备了一年之久,但不幸的是,九凤被人害了,连带着,也有一大批人牵扯进来,这也让嗒旺的任务被搁浅了。

    我听的心里砰砰直跳,我知道,这是秘密,是我一直想知道却根本没人跟我说的秘密。

    我心里特别复杂,思绪也乱了。

    看我没说话,乌鸦又给我听了几段录音。这录音是乌鸦那边播出来了,但很清晰。

    我从录音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是我爸和我妈的,较真的说,应该是我养父和养母的。

    另外这录音中也有一个陌生的女声,这声音很干净,而且凭感觉,这女子是个很有刚毅的女强人。我养父和养母还称呼这女子为九姐。

    我凭这个称呼,就猜出她是谁了。

    这几段录音,其实都是通话录用,每次通话的时间并不固定,但有一个相同的地方,他们通话时,环境都很静,估计都是秘密通话的。

    养父养母在每次通话时,都跟九凤汇报下我的情况。九凤呢,听完后,要么嘱咐养父养母,那意思,让我一定别知道她的身份,也让养父养母一定让我做个正常人,要么呢,九凤会再细问一些,尤其是我的教育情况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让我成为一个学者,毕竟每天只跟书本打交道,不用接触那么多复杂的社会环境。

    我听着九凤的声音,尤其能感觉到她对我的爱,我忍不住苦笑着,念叨句,“这辈子当学者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这句话,让胡子和方皓钰听着都犯懵。

    我或许是心里压力太大了,脑门也开始冒汗。方皓钰瞥着我的脑门,他又举起袖子,屁颠屁颠的凑过来,看似他想给我擦擦汗,其实我还能不懂他?

    这货没憋好屁,十有**是借机想偷听下。

    我急忙对他打手势,让他离我两米开外。

    等放完录音,乌鸦叹了口气,这语气中,听着也让我感觉到无尽的悲哀。

    乌鸦又拿出怪怪的笑声,苦笑起来。他也念叨句,那意思,他很孤独,一个个朋友全进了那个墓园,从今以后,再也见不到这些人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我被他这么一提,也想到一件事,那墓园中分明有乌鸦的坟墓,但……

    这个疑问只是在我脑中一走一过,乌鸦又让我摘掉耳机。我立刻照做。

    这时电脑又换回音箱的模式。乌鸦额头上的绿光再次亮了一下。他跟大家说,“这次任务,你们要理由,而我的理由,你们觉得充分么?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九凤,而且我率先点了点头。胡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方皓钰左看看、右看看的,他喂了一声,又指着自己说,“长官,我呢?组织让我做任务,之后给我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我特想呸方皓钰一口,我心说这个浑水摸鱼的家伙,我们刚刚提的是理由,怎么到他这,话题一转,竟成为谈条件了?

    乌鸦哪能听不明白这话的言外之意,乌鸦哼笑一声,反问方皓钰,“条件?知道么?小方子,要不是我,你早就死掉了,被注射死刑,要么就挨上几颗狙击枪的子弹,但我觉得你可以用这次任务将功补过,毕竟我比那些老古董在处理某些事上要灵活,所以你想要什么条件?难道好想求一死么?”

    乌鸦这人,最大的特点是气场很足,尤其这番话配合着他特有的冷冷的语调,真是直戳到人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在乌鸦面前不敢造次,尤其他还真是怕乌鸦变脸,他立刻挥着手,笑嘻嘻起来,那意思,他问错了,长官莫怪。

    乌鸦顺着方皓钰的话,又补充的强调了几件事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这次嗒旺的任务,组织因为人手和资源问题,没法太出面,所以有什么麻烦了,可以跟花狗商量,甚至看能不能借到什么资源,如果花狗也没办法,你们就再想别的办法克服吧,至于武器,是真没办法提供。

    我承认,听完这番话,我打心里愁坏了,而且我也知道,乌鸦这番话绝对没什么水分,形势就是这么的严峻。

    乌鸦没再跟我们多聊,最后,他祝我们好运,也让我们一定拿捏着尺度,别做的过分了。

    他又主动的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强子倒是很积极,立刻把电脑清理了一下。我估计是他不想在电脑中留下任何记录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强子还重启了电脑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们仨都很沉默。我还和胡子时不时对视一下。

    我有些话,想跟胡子单独说说,但这一刻,我也想跟他和方皓钰先说说正事,尤其这次任务,后续计划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也不知道先做哪个事好了,而突然间,方皓钰惨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看着他。方皓钰呲牙咧嘴,一蹦一蹦的向一个椅子跳去,最后他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我顺着往下一看,好家伙,他的腿又流血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疼的浑身都有些哆嗦了,他又伸出手,随意摆了几下,跟我俩说,“两位兄弟,能不能照顾我一下,赶紧找个医生,不然我怕自己这次真扛不住劫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不知道方皓钰的情况,而他看到这一幕后,他明显吃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强子还接话,说他认识一个外科医生。

    我让强子立刻带我们过去。而且我们考虑到方皓钰的伤势,总不能让他拖着这个流血的腿来回乱走吧?不然走到哪,他背后都会流下一条血线的。

    我又找来一块碎布,用它给方皓钰裹着伤口。

    我们并没走网吧的正门,毕竟还得经过大厅。但这网吧是强子的,他倒是轻车熟路,带我们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强子在嗒旺混的还不错,尤其这里开车的人很少,但强子有自己的一个小面包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架着方皓钰,带他坐进了后车厢,强子当着司机,立刻开起车来。

    他让面包车直奔市里,这期间方皓钰闷不吭声,拿出绝对的死熬的架势,而强子倒是忍不住自夸了几句,那意思,别看他开的是面包,但在嗒旺开面包,那绝对跟宝马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有心思,不想跟他胡扯。我俩也就没接话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我们到目的地了,强子把车停到一个门市前。

    我们看着这个门市,一下子都有点懵,方皓钰更是强忍着痛,接话问了句,“花狗,你他娘的是救老子还是要整死老子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