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8章 神医与恶棍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8章 神医与恶棍

    我明白方皓钰的意思,这门市挂着牌匾,别看上面写着让我不认识的藏语,但看着这门市的风格,尤其玻璃窗后面摆着的一个个佛像和香火时,我能肯定,这是个佛具用品商店。

    我也纳闷强子为啥把我们带到这里来,尤其我们是要给方皓钰治病,并不是给他超度。

    强子意识到我们仨的不对劲的表情,他急忙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他说在嗒旺这里,藏僧是很厉害的,他们往往很博学,尤其精通医术的,要比正规医院的外科医生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我细品着他这的话,至于胡子,完全拿出不信的架势,追问说,“喇嘛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强子又接话解释,说他说的是藏僧,藏僧跟喇嘛不一样,喇嘛是转世神童,比藏僧的级别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更是嘘了一声,说既然如此,这次见得只是藏僧,估计能力更不咋滴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直默不出声,这期间他一直揉着脚,打量着整个门市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反正突然间,方皓钰嗷了一嗓子,他双腿还哆嗦上了。

    他疼的让脑门上出现了无数个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方皓钰很明显有些扛不住了,他跟我们说,“别耽误了,藏僧就藏僧,只要他懂外科,老子就让他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我看方皓钰不像是装出来的,我们仨也急忙下车,胡子吃亏了一把,把方皓钰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进了这个门市。

    我进去后这么一打量,发现在屋内靠北面的角落里,摆着一张桌子。这桌子上,尤其桌面和桌腿,都雕刻着梵语。

    有个穿着藏和尚衣服的男子,正坐在桌子后面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,正好看到我们四个了。他不认识我、胡子和方皓钰,但跟强子很熟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站了起来。强子跟他叽里咕噜几句,还指了指方皓钰。

    这藏僧立刻打手势,让我们随他来。

    这屋子还有个后门,走出后门时,这里是一个院子,院子里也有个小瓦房。

    我们最后直奔小瓦房,我猜这就是接下来给方皓钰手术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其实心里一直七上八下,没什么底,所以尤其当小瓦房的门被藏僧推开后,我往里一看,心里又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瓦房内的杂货很多,有摆满书的书柜,也有也小吧台,上面放着不少洋酒,另外也有一个简易的手术台。

    这都没什么,也只能说这个藏僧确实博学,平时爱研究很多领域的东西,但这小瓦房内,竟然还飞着两只苍蝇。

    这俩苍蝇还跟个小型轰炸机一样,嗡嗡着,飞的挺有劲头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种环境能行么?卫生么?

    我在犹豫期间,藏僧跟强子倒是很积极,他俩配合着,把胡子背上的方皓钰架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疼的整个脸都惨白,他一瘸一瘸的往手术台上走时,每走一步都惨哼一声。

    最后等躺在手术台上,方皓钰还跟强子说,“你问问那和尚,有麻醉药不?先给我来一针,老子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藏僧听得懂汉语,他还回了句,“挺住,这就给你弄麻药。”

    藏僧又向手术台旁的一个小木柜走去,这小木柜最大的特色是上面全是抽屉。

    他翻出来一个药剂瓶和一个手帕。他拧开药剂瓶,把药水沁在手帕上,随后他用手帕,对准方皓钰的鼻子狠狠捂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皓钰几乎快毛愣了,在被捂的一瞬间,他双眼露出邪恶的目光,还试着反抗几下。

    但这药水的劲儿很大,方皓钰没撑住几秒钟呢,就目光散涣,最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见到这一幕后,都急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么一离近,还闻到了淡淡的甜味,说白了,这药剂是。

    胡子问藏僧,“你把老方迷晕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这个藏僧又凑到小木柜前,他从里面拿出各种瓶瓶罐罐,还有手术刀和针线。他一边准备着,一边回答说,“他晕了,就不知道疼痛了,而且也能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我脑中冒出一个名词来,全麻!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医疗方面懂得不多,但我总觉得,这么样的给病人弄晕,是不是不太好?

    但人家是这次的主刀大夫,我不想干扰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我拿出打下手的架势,尤其我还看到小瓦房内一个角落里放着呢。

    我把取来,把这屋内的两只苍蝇消灭了,不然我很担心,怕这俩呆货别趁空钻到方皓钰腿上的伤口里,然后这藏僧又没注意,别把这苍蝇缝在方皓钰的肉里啥的。

    这样忙活了五分来钟,藏僧对我们摆手,那意思,他要做手术了。

    强子又接话,说咱们出去等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很想留在手术现场,但看样子,这是行不通了。我们只好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搞不懂藏僧咋想的,他还把门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在小院子里随意聊了几句,强子说藏僧的门市里没人,他怕这期间别进小偷啥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佛具类的地方,不太感兴趣,外加我俩也想守在这里,藏僧真要有啥要帮忙的,我们也得及时配合。

    因此强子自己去了门市,我和胡子随便找个地方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俩还借着吸烟解闷。我又想到了之前心头里的疑问。

    我想借机问问胡子。我就跟胡子说,那意思,他在被捕入狱前,到底经历了什么,尤其跟警方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,能不能跟我聊聊。

    胡子眨巴眨巴眼,尤其还猛吸几口烟。

    他嘿嘿笑了,说他都忘了,而且那都是陈年往事,有什么可说的呢?

    我心说他就满嘴瞎跑火车吧,像这种事,我估计弄不好都在胡子心里落下烙印了,又怎么可能被忘了呢。

    胡子观察我的表情,他倒是挺聪明,立刻一转话题,跟我说起任务相关的事了。

    胡子不是装的,他拿出很头疼的架势,跟我强调,这任务听着没什么,但其实很难做,组织上不给枪不给炮的,还让我们搞定恶三,这可怎么搞?难不成咱们带着一群拿着棍棒和小弩的农民,这就能成事么?

    我细细琢磨起任务来,我承认,这一刻我也有些头疼了。

    另外我又扭头看着小瓦房,尤其想到此时正被手术的方皓钰,我形容不好自己是什么心情,甚至还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