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9章 治“癌”偏方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29章 治“癌”偏方

    我反问胡子,你说说,“江州在全国来说,治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胡子竖起大拇指,接话说,“江州可是全国很最要的城市,经济发展啥的,更是没的说,所以这么重要的地方,治安必须杠杠的。”

    我又顺着往下说,“邓武斌的团伙,当初在江州势力可不小,想想看,这团伙并非是一下子就有这种规模的,反倒也是一点点壮大的,这里的功劳,全的归功于方皓钰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胡子愣了一下,他分明联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狗艹的,之后说,“还是你聪明,你的意思,让方皓钰在这里也成立一个黑组织,然后让这组织以暴制暴?把恶三都搞死?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胡子能全明白了呢,谁知道听他这么一说,分明还差点火候。

    我索性直说,“咱们让方皓钰去招兵买马,而咱们呢,负责控制这些兵马,定下这群人的调调来,这样既能让这群人不胡作非为,又能让这群人去遏制恶三势力,这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

    胡子对我连连称赞,说我真是阴损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家伙,一时间又用词不当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又等了一刻钟,突然间,我听到瓦房内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这惨叫声有点尖,有股子凄惨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激灵了一下。我俩急忙往瓦房门口凑去,但操蛋的是,那藏僧把房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我拧了好几下,发现根本拧不开。胡子不管那些,他喊了句,“兄弟躲开。”

    他又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我太了解胡子的彪劲儿了,尤其以前他也这么样的发过飙。

    我急忙往旁边一闪,腾出个地方来。

    胡子退后两步,又猛地往房门前冲了过去。他以前都爱用肩膀撞门,但这一次,他学聪明了。

    他临空踹出一脚去。伴随咣的一声响,这房门彻底被踹开了。

    我稍微打量房门一眼,只是门锁坏了,这倒是好事,不然门锁太过于结实,后果只能是让房门坏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我又往屋里看去。我本以为方皓钰会遇到啥危险,谁知道完全反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方皓钰醒了,还坐在手术台上,他双腿的脚踝处看起来有点瘆的慌,血糊糊,但他没在乎这个,反倒用举着一条裤带。

    这裤带应该是方皓钰的,而且他正用裤带勒着藏僧呢。

    这藏僧完全处于下方,尤其方皓钰还是从他背后下手的。藏僧现在还都有点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脸的杀意,而且房门被撞坏后,他连看都不往这边看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怕这么耽误下去,这藏僧别挂了。

    我俩先后扯嗓子喊了句,还一起冲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直接奔向方皓钰,抢他手里的裤带,而我想法子先给藏僧的脖子“松绑”,至少让他能吸上几口新鲜的空气啥的。

    这样折腾一番,藏僧又靠着手术台蹲着,他红着脸,一脸咳嗽着一边贪婪的深呼吸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守在方皓钰的身前。

    胡子有些压不住火气了,问方皓钰,“你个兔崽子又作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方皓钰冷冷的不回答。我想起一句老话,吃饱饭打厨子。我心说方皓钰不会是收完术杀医生吧?

    胡子看方皓钰不回答,他还推了方皓钰一下。

    方皓钰沉着脸,他指着双腿,那意思,让我们看看。

    他脚踝处都被血沁着,乍一看,根本看不出个啥来。

    我没法子,只要又找了个消毒的纱布,我用纱布对他脚踝擦了擦。

    这次明显了,我看到也是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脚踝处,尤其是伤口的地方,已经被缝合了,但在这缝合伤口的上面,又被藏僧扣了个小玻璃罩子。

    这罩子内有四条五颜六色的虫子,它们并不大,估计也就牙签一般吧,它们此刻躲在罩子内,甚至是懒洋洋的趴在那伤口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猜到了,这种艳丽的虫子,往往毒性很大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藏僧的目光,一下子有些不善了。

    他还一把将藏僧拎了起来,就跟拎小鸡一样。他又问藏僧,“和尚,你说说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藏僧有些胆小,这一刻看着我们的表情,他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他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,但他意识到我们听不懂后,他又用汉语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方皓钰双脚处之所以变成这样,是因为里面有邪物,按医学的角度说,应该有恶性肿瘤。

    而他知道一种偏方,也是他自行研究参悟的,对付这种恶性肿瘤,要以毒攻毒,所以他在给方皓钰处理好伤口,尤其缝完针后,又特意在伤口上种了一个蛊罩。

    这四条蛊,会不定期的咬着伤口,而且被蛊毒影响着,这恶性肿瘤最终会被杀死。另外在这期间,他也会让方皓钰服用解药。这样方皓钰就不会被毒死了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严重怀疑这藏僧是不是书呆子,又或者说,他研究医学时钻了什么牛角尖。

    我是头一次听说,治疗恶性肿瘤可以用下蛊疗法的,再者说,方皓钰脚踝处哪是什么肿瘤?

    我绷着脸,看在强子的份上,我不想对藏僧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胡子不一样,他连骂带损的,最后他还搂着藏僧的肩膀,反问藏僧,“哥们,你知道你为啥不能成为喇嘛么?因为你悟性太低,没那资历,成不了灵童!”

    藏僧脸色不怎么好看,他又想把家伙事默默收起来,结束这场手术。

    但我们仨可不想让方皓钰的脚上一直挂着这个罩子,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,他又把那个玻璃罩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不想多待的架势,这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扶着他。我们仨又回到前面的门市内。

    强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看到这么短时间内,方皓钰的手术就做完了,而且方皓钰也不那么惨叫了。

    他当着我们面,夸起藏僧来,那意思,怎么样?这人的医术高明吧?

    胡子呵呵笑了,他用这种方式回答了强子。

    强子很纳闷的一皱眉。至于方皓钰,他拿出怪怪的表情,插了一句话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有些犹豫,似乎还想等一等藏僧,至少我们走前再跟人家打个招呼,甚至有点啥表示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是礼数,问题是,这一次我也真不想再跟那神棍医生碰面了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眼色,胡子带着方皓钰,我拽着强子,我们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