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盗术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3章 盗术

    一眨眼想对我说的话,最终没说出来,看样子还是硬生生憋回去的。

    他又接着之前的话题说起来,告诉我们,“李三爷最终死于狱中,在入狱前,他写过一本叫盗术的书,这也被后来人称之为上册。这本书里,他把毕生的偷盗心得,都一一阐述,他也曾放出话来,他写的很全面,无人能超过他的见解。但很有趣的是,入狱后,他被狱警强行夹断手指,他的人生因此出现转折。而他又通过在狱中仅有的光阴,又写了一本盗术,这被称之为下册,下册里得内容,把上册否的一塌糊涂,甚至他认为自己前半生所学的,都属盗术中不入流的本领,反倒是下册提到的偷盗之法,才是高端上档次的。”

    一眨眼顿了顿又说,“广溪前阵发生的特大盗窃案,我也有所耳闻,听说失主所在的那个房间,几乎是无缝可钻的,但盗贼还是得手了,你们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么?”

    胡子感兴趣的挪了挪椅子,往一眨眼身边凑了凑,还催促的直反问。

    一眨眼这是在考我和胡子呢,当然没急着说。而我联系他之前的话,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我回答,“那盗贼用的是李三爷的盗术下册中的法子,对么?”

    一眨眼笑了,摇头说他又不是那个贼,具体的无从得知了,不过他也强调,跟我有同样的猜测。

    胡子很想看看这盗术下册什么样,还嘴甜的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,想让一眨眼把下册拿出来。

    一眨眼说这本书失传了,他压根没有。

    我发现一眨眼思维跳跃很大,接下来他拿出看似随便聊的架势,跟我们说了说龙老大。

    他对龙老大的印象很差,说龙老大仗着是黑道的,这几年没少搂钱,也因此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,比如放高利贷,就导致好几家都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了。而警方对他置之不理的态度,更表明他跟警方某个领导有勾结。

    一眨眼还很直言不讳的,赞同这个贼的做法,还说除掉龙老大这个祸害,是广溪百姓的一个福,但警方那头臭鱼,这次没落网,也是美中不足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从他的话里,找不到任何他承认自己是贼的字眼来。但他又对这次盗窃案非常明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是警察,也没抓他审问的义务。

    我又接话跟他聊了一会儿,而且借着这些话,我表达自己的一个意思,这次他找我俩来一叙,就是简单的叙一叙,谈话内容,我和胡子不会跟警方提起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一眨眼露出欣慰和欣赏我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们并没吃到饭,最多喝了几口白水。谈话足足持续了两个多钟头,一眨眼最后说累了。我和胡子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在经过院子时,一眨眼的儿子再次出现,拿出送客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特想知道,负责蹲守的线人怎么样了,也就含蓄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儿子还装糊涂呢,说道,“什么线人?我压根不知道你在说啥。”但随后他又嘀咕一句,说或许那什么线人,都累了,此时正偷偷睡觉呢吧。

    凭最后这句,我放心了。我和胡子离开后,一路没耽搁的回到招待所。

    对这次盗窃案,胡子原本还提点建议,但自打接触过一眨眼,他变了,大有全听我指挥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晃又过了一天,黎子扬压根不找我。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再给他去个电话呢,赶巧他的短信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紧急情况,警方已经有盗窃案的进一步线索了,他让我俩迅速赶到一个地方:宝坻新苑5栋402室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是个民宅。我品短信的意思,貌似这也是贼的藏身之所,但这地方跟一眨眼家距离甚远,从这点看,里面又充满了矛盾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没法太细想。胡子这就穿好衣服要动身。我把那两颗钻石都藏在牙膏中,怕这次走了,别有服务员过来打扫房间,把牙膏拿走。

    我就顺手把它揣到兜里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我俩赶到指定地点。我发现这附近倒是停了几辆私家车,不过都不是警方的,另外也没有人跟我俩接头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说,搞不懂黎子扬打的什么主意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往楼上看了看,这栋楼是高层,六层一个住户的窗户,现在不仅打开了,还有个手伸了出来,攥着一个手帕,不断挥舞着。

    我猜这是警方的信号,就又带着胡子,一起坐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这房间的入户门没关死,微微漏出一个缝隙来。我冷不丁敏感上了,尤其这场景也让我想起凶宅自杀案了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一直按着电梯门,别让它关上,这样一旦有危险,我俩也好及时撤退。

    我又凑到门前,把入户门一点点打开。我双眼也时刻不离的观察着里面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这是个一室一厅,家里收拾的很干净,而且卧室打开着,我扫一眼,就把屋里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最引起我注意的,是客厅茶几很乱,上面放着几个黑包,有大有其中最小的,就是让我熟悉的那个小黑布包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刚才挥手帕的人去哪了,这时候胡子还问我,“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觉得没啥危险,就让胡子不用管电梯了,我俩一前一后的走到这住户。

    我俩各自翻着那些黑包,我找到了三颗钻石,胡子找到了一些盗贼的作案工具,包括镊子、细竿子和撬锁钳子等等。

    胡子把细竿子拿起来摆弄一番,说这细竿比他做的那个要精细多了,或许用它偷东西,能成功。

    我对这三颗钻石比较在意。尤其加上自己身上带的那两颗,就该是包子丢的所有失物了。

    我又四下看了看,发现窗户右侧偏下的地方,夹着一个纸条。它原本并不起眼,我却觉得这纸条有说道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扯起纸条一看,上面有一个手机号,看号段应该是个新号。

    我按照号码打过去。对方很快接了,不过是赵忠祥的声音。他很温柔的跟我说,“朋友,按下免提。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,当然了,我猜对方用了变声软件。

    我给胡子提了句醒,又按了免提。胡子冷不丁也听得一愣。但我俩都耐着性子。

    “赵忠祥”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,主角是我和胡子。这故事说,我俩对盗窃案有个新想法,觉得贼既然偷了赃物,肯定会去地方贩卖。我和胡子就去了广溪市几个黑市场调查,最终不负有心人,我俩发现一个可疑人物,跟踪他来到这里后,可疑人物逃走了,而我俩查获到失物还有贼的作案工具。

    随后“赵忠祥”还特意说了这可疑人物的特征,包括身高、体重、长相各方面的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插话问了几句,对方压根不理会,等全部说玩会,电话就自动挂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是什么人设定的局,让我和胡子能捡便宜,立一大功。至于之前我收的那个短信,面上看是黎子扬的手机号,估计十有是被人做了什么手脚,要么是通过改号软件给我发的短信,要么是黎子扬的手机卡又被人偷偷复制过。

    这一手猫腻,又让我想到了小乔那帮人。

    我纠结上了,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个大礼。我为了让自己思路更清晰些,还连续的吸了两根烟

    一刻钟后,我给黎子扬去个电话。我按照“赵忠祥”故事所说的那般,跟黎子扬汇报了情况。

    黎子扬喜出望外,甚至没多久,警方就赶过来了。我在这期间也没闲着,把牙膏里那两颗钻石挤了出来,又特意清洗一番,把它俩跟另外三个钻石放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警方封锁了这里的现场,我和胡子没什么事了,做了一份详细的笔录后,就悄悄的撤离了,

    警方按照我俩提供的嫌疑人特征,很快锁定了一个人,他是国内有名的一个大盗,也是个通缉犯。

    都说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痒,他多一个罪证和少一个罪证,也都无所谓了。最主要的是,这次的失物,五颗钻石全部找到了。

    黎子扬也真给力,为我和胡子申请了一个大功。他也跟我俩感叹,说警方也早就想到黑市场了,一直派人去调查,但我和胡子运气太好了,竟被我们两个后来者居上,挖到重要线索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没啥表态,胡子倒是一点也不谦虚的连连应着。其实他这么做也对,至少让黎子扬挑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我俩的广溪之行也因此预示着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并没停留太久,这一晚,我俩买了两张火车票,准备回哈市。

    当我俩来到火车站后,我们要坐的那趟列车晚点一个多钟头。我和胡子没招了,不想在候车室干等,毕竟那里太闷太热了。

    我俩就在站前随便找个凳子坐着,我俩还都想起刚来广溪时,跟黎子扬一起吃盒饭的情景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他印象不错,也拿他为话题,随便聊起来,也借此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我本来一颗心完全处在放松的状态,这次又一扭头,我看到从远处过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骑着自行车,车把上挂着一个锥形的大黑布兜。这并没啥,那黑布兜也只是让我想起了蒙着的鸟笼子。

    但等我看着这人的长相,惊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中秋过得咋样?我昨晚上是通宵赏月了,一壶茶两块月饼,望着圆圆的月亮,构思到天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