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3章 以输为赢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33章 以输为赢

    我和胡子就这么看着方皓钰,尤其是他手里的牌。

    他一共玩了六把,这六把中,他要么弃牌,要么是输了。我原本对他的一次弃牌很不解,那一次,他拿到的是二十点。

    在21点这种牌局中,二十点算是很大的了,换作一般人,蛮可以跟着试试,但他竟然弃了……

    我带着一脑袋问号,但等其他赌客亮牌时,我发现有一人的牌正好是21点。

    方皓钰边玩边笑,面上看,他这种笑有点傻里傻气,而我觉得,这是他自信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我趁空跟胡子互相看了看,光凭这六把牌,我对方皓钰有个猜测。

    这小子以前在江州时,一定参与过“赌”,甚至对其中的猫腻,尤其是做鬼啥的,非常的精通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又上来一种怪感觉,心说方皓钰无时无刻都有股子邪性劲儿。

    但等到第七把牌时,方皓钰突然扭头看了我和胡子一眼。这一次他拿的牌不是很好,只有十九点。他却拿出不放弃的架势不说,还对我和胡子做了一个快拿钱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们仨总共没多少卢比,但都被方皓钰压上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担心,怕我们这点钱,血本无归。但等开牌时,方皓钰侥幸的赢了。

    光这一把,我们不仅把之前输的全搂了回来,反倒还赢了不少。

    方皓钰从中拿出三千卢比来,又还给我和胡子,说白了,这就是本钱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刻钟,方皓钰用着他特有的“先知先觉”,来了一出输多赢少,但有时候不能光看数据,方皓钰往往每次输的少,但一旦赢了,就大把大把的回本和搂钱。

    最后在方皓钰面前摆着的,是三沓子的票子,初步估计,我们赢了小三万的卢比。

    胡子凑到我耳边,悄声说,“这兔崽子,果然有两把刷子,在赌场能让他这种赢法的,也就是赌王级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微微点头。这时我还留意到,在远处一个角落里,有两个男子都扭头往这边看着。

    这俩人穿着保安服,带着无线耳机。就凭这种打扮,我知道他们是赌场的内部人员。

    他们离我们的牌桌很远,外加赌场内环境吵杂,按说他俩不该知道这里的事才对,而他俩之所以这么大有深意的看过来,我猜是庄家那边有什么动作了,尤其有什么人通过无线耳机,跟赌场内的其他内部人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以前没怎么去过赌场,但我也听别人说过,在赌场内,要是冷不丁赢得太多的话,容易惹啰嗦,也很可能被庄家误以为是出老千呢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方皓钰的套路了,因为我们来这里,是想卖小钻的,但他竟然迟迟不出手,反倒真的赌上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有些担心。我也悄悄把手搭在方皓钰的肩上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时还挺能摆谱,拿一张卢比点起烟来。他还问我和胡子,那意思要不要一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不管那些,也点了一根。等吸了两口后,胡子还念叨一句,说用票子点烟,这味道果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隔了这么一会,有两个看似赌客的男子,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俩一个坐在赌桌上,一个站在我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对这俩人很敏感,甚至笨寻思,这俩人的举动也不像一般人。

    方皓钰其实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呢,但他拿出不在乎的架势。接下里这一局,方皓钰起牌就是21点。

    往简单了说,他这把牌,只要亮了就能收钱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这,忍不住的嘿了一声。而方皓钰呢,一皱眉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发牌员,又笑嘻嘻的扭头看了看我俩。

    我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呢。随后他的举动更出乎我俩的意料。

    方皓钰把赢得那三沓子钱全推了出去,那意思,他要多压注,甚至有股子全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发牌员的表情古里古怪的。而远在角落里的那两个保安,也有往这边走的架势了。

    我猜这帮王八犊子想出阴招了,估计是输不起了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来。而方皓钰呢,悠闲的又吸了一口烟,之后他对发牌员说,加一张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愣住了,胡子还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至于发牌员和那两个新来的赌客,也都稍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发牌员反应很快,回过神后,他立刻给方皓钰一张新牌。

    方皓钰手里原本就已经到21点了,这一次多了一张,无疑是冒点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特意拿出一副懊悔的架势,他没亮牌,还把牌往桌子上一扣,表示自己这把输了。

    结果那三沓子票子,就在我和胡子眼睁睁的注视下,被庄家没收了。

    那两个保安,似乎收到了什么命令,他俩走近后,其中一个又拿出巡逻的架势,离我们远去。

    另外那个保安,他倒是客气的笑着,跟方皓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坏在听不懂上,方皓钰等目送这保安离开后,他还起身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俩,保安刚刚问他去不去厕所,而且也把厕所的具体位置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乍一听,这保安这么做有点莫名其妙,但我和胡子都知道,这里面有猫腻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玩牌了,把牌局让给我和胡子。他拿出溜溜达达的样子,假意上厕所去了。

    我猜这小子是借机跟庄家的人见见面,而且他肯定借着这机会去卖小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把玩牌的机会让给我了。

    等我坐上去后,胡子凑到我耳边,悄声说,“我不放心,怕老方被坑了,我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又说着悄悄话,我的意思,方皓钰是老油条,这种事能处理好,我俩光等着就行,不然人多反倒容易添乱。

    胡子想了想,又拿出听我话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玩了有小半个钟头。我俩在赌牌上不怎么拿手。

    我每次都没下太多的注,但架不住玩的次数多,最后我哥俩兜里那点卢比,都输了进去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当我俩裤兜光光时,方皓钰溜溜达达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还多穿了一个夹克,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心情不错,甚至还哼起歌来,只是这歌被唱的有点跑调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想在赌场内多待了,他对我俩使眼色。我和胡子一来没钱继续赌了,二来我俩真是没赢到钱。

    我俩起身往外走,这一路上,倒是没人刁难我们,而且走出门口时,有个保安还笑脸相迎的,叽里咕噜几句,估计是说着让我们下次再来的话。

    我们仨离开赌场后,直奔一个小巷子,等确认周围没人了,胡子催问一句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咧嘴,邪笑着把夹克的拉锁拉开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夹克内裹着一个小黑布兜。这黑布兜鼓鼓囊囊的。

    胡子一把接过黑布兜,等打开一看,好家伙,里面全是一沓沓的卢比,面值是一千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念叨说,“三颗小钻,被这庄家收了,一共卖了四十万。”

    胡子吹了声哨。我也不得不承认,方皓钰这兔崽子,光这一晚上是真没少挣。

    但我也往长远了想。这一晚,我们射下来好几个信鸽,那些货贩子,等明天一统计后,肯定账不平,也绝对会知道有人对信鸽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我猜接下来这几天,嗒旺的黑势力肯定会有啥动作,至少他们想把黑吃黑的人捉出来。

    我因此又提醒胡子和方皓钰,那意思,我们这种生财之道,不要再用了,不然容易招灾。

    胡子和方皓钰都懂这里面的猫腻,他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但方皓钰随后也强调,说他的生财之道,多着呢,虽说一时间弄不到大钱,但搂个百八十万,还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着,接话猛赞了几句。像胡子这种人,他能主动称赞别人,这种情况极少发生。

    这时天边也出现一丝鱼白了。这表示没多久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望着天边,念叨说,“天亮了,咱们这些小鬼,该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这明显是话里有话,胡子当过扒子,绝对是听完深有感触,他率先点头赞同,之后是我。

    我们仨又穿街走巷的,挑着小路回到了旅店。

    在进房间的一刹那,我看到斗鸡眼还沉睡着,尤其呼噜声不小,至于大根,他倒是醒了,还抬头望门口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对大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也示意他继续睡。

    我们仨其实都累了,也就没洗漱啥的,各自回到床铺上,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并没睡多久,给我感觉,自己刚做上梦,门口就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这敲门声还比较猛烈。

    方皓钰激灵一下做了起来。他分明是有些做贼心虚,而且他拿出冷冷的目光,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我打着哈欠,这时已经下床了。

    我让方皓钰别多想,其实这一刻,我有个猜测,知道来者是谁了。

    等开门一看,跟我猜的一样,是鲁沙。

    他背着手,原本拿出一副很傲气的架势,但见到我时,他收起了这份傲气,反倒很客气的说,“强子那边给我来消息了,说你们四位中,有两人不想当临时守卫了,而且强子又安排了另外两个人今天去上岗。我作为强子的朋友,也是你们的朋友,所以我想今天陪你们过去,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没?”

    我暗赞鲁沙会做人,而且有他在,今天的交接应该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我让鲁沙稍等我们一会,之后我让胡子、斗鸡眼和大根都起床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简单收拾一下,就又打开门,走出去跟鲁沙汇合。

    这期间方皓钰还有个小动作,他别看还躺在床上,但探着头,往外盯着鲁沙看着。

    鲁沙同样也打量着方皓钰,而且有那么一瞬间,鲁沙不笑了,表情还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