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7章 分头诡计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37章 分头诡计

    我和胡子走到关卡附近时,我看到斗鸡眼他们四个都在认真的工作呢,他们正对来往的人群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斗鸡眼显得很高兴,至少一脸的笑意,而等他隔远看到我和胡子后,他还使劲挥了挥手,又指了指岗亭。

    他急匆匆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啥意思?我和胡子带着好奇,也直奔那里。

    在刚进去的一刹那,斗鸡眼嘻嘻笑着,对着我俩嘘了一声。看得出来,他刻意模仿着胡子,只是模仿的不好,这么一嘘之下,一大口唾沫都喷在他手指头上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有点恶心,但斗鸡眼不在乎,而且当着我俩的面,他又吮了吮指头。

    他向一个角落凑去,这角落里堆着杂七杂八的东西,最上面还盖着一层薄薄的棉布。

    斗鸡眼把棉布掀开,我看到了四包香烟。

    斗鸡眼把香烟都拿着,其中一包被撕开了,少了几根。但斗鸡眼很规规矩矩的,把香烟递给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他说,“这是今天检查时,从一个商队那里要来的,我和大根都抽了,味道太棒了,所以我俩决定,把这个好东西偷偷匿下来,留给三位精英。”随后他还补充一句,“那四个恶三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打量着香烟,这上面全是藏文,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牌子的。

    胡子还特意拿出一根来。他倒是挺有兴趣。而我觉得,我哥俩只是一时不得已,抽起来旱烟,以后做完嗒旺的任务,有都是机会抽上好烟。反倒是斗鸡眼他们,以前一直在村里,根本没好好享受过生活。

    我代表着我和胡子,跟斗鸡眼说,那意思,这烟他们留着抽吧。而且这也不是啥要紧事,我一转话题,又问斗鸡眼,“手机呢。”

    斗鸡眼凑到窗边,还特意指着一个方向跟我俩说,“那儿。”

    我走进去,隔着窗户一看,好家伙,那四个天竺恶三,有三个正聚堆聊天呢,另一个正坐在一个椅子上,低头玩着胡子的手机。

    我脑袋里嗡了一声,胡子跟我反应差不多,他还骂了句娘。

    斗鸡眼很不理解,他还解释说,“那几个老大爱玩一个游戏,叫什么贪吃虫的。所以把手机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倒没那么小气,心说要在平时,把这手机“孝敬”出去,又有何妨?但我怕这四个天竺恶三,别偷偷翻看相册,不然那组照片……

    我是待不住了。我想了想,又拿了两包上面全是藏文的香烟,我对胡子使眼色,我俩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斗鸡眼紧随我俩身后,拿出陪我们的架势,而且他这一刻,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我担心斗鸡眼这么绷着脸不好,容易让天竺恶三们多想。

    我提醒他,笑一笑,至少看着和善一些。斗鸡眼尽可量的调整,但他太实在,这么一假装,他笑的还是有些牵强。

    我们仨走到那四个恶三近处时,他们都抬头看着。

    这四人对我和胡子的到来很好奇,有人还问几句。斗鸡眼翻译,你俩不是不干了么?回来做什么?

    我把两包香烟掏出来。我跟他们说,“我俩这么一离职,突然间挺想念四位老大的,这不,刚刚弄到两包好烟,就特意送过来给你们尝尝了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恶三都有点贪小便宜的心理,他们一下子对我和胡子热情了不少。

    斗鸡眼充当翻译,我俩跟这四个恶三又聊了一通,尤其胡子还伺机的,不露痕迹的把那手机揣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拿捏尺度,很快又跟这四个恶三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他们也客气的回了句,“既然回来串门,一会在岗亭里多歇歇再走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既然有这些恶三的话,我和胡子也真去岗亭里待了一会。斗鸡眼这次没跟随我俩,因为关卡那边人流量比较多,他又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躲在岗亭里,我急忙把我的手机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俩手机是一个款的,我跟胡子配合着,把两个手机卡对调一下。这么一来,那些照片无疑都在我手机里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还特意检查了一遍,那些照片都在,但这手机功能有限,我俩没法查看这些照片的详细属性,换句话说,我俩不知道这俩照片在上午有没有被人翻看过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想的开,跟我说,“你看那些恶三的反应,尤其刚刚见面时,连提都没提照片的事,所以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事只好如此了。

    我俩又在岗亭待了一会,这时都快到晚上了,我俩没等斗鸡眼和大根,提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俩走的时候,胡子的“手机”还交给了斗鸡眼,毕竟我们要图个联系方便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我手机还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鲁大人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我们之前在网吧相聚时,互相留过号码,所以我对他的来电,倒不怎么好奇,另外我也隐隐猜到了,一定是总督府的事,应该有啥消息了。

    等接了电话,我跟鲁沙客气几句,鲁沙又一转话题,跟我们说,“我刚跟边巴喝完茶,很不幸,他告诉我,总督府佣工还剩的那三个名额,刚刚被他预定出去了,而且那三个佣工,明天就正式上岗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听的这个沉重,胡子看着我的表情不对,他在旁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把这事跟他念叨一番。胡子念叨句,“这下棘手了。”

    但这个鲁大人,说话竟然还留了后半句,他很快嘿嘿一笑,话题一转说,“兄弟,幸运的是,在我极力争取下,边巴同意了,让出两个名额,而且咱们也是,明天上午正式上岗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在这短期内,自己被鲁沙玩了一把过山车。而且我还不能吐槽什么,毕竟鲁沙帮了个大忙。

    我稳定下心情,又对他好好称赞了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默默听着,最后他也听明白了。他对着电话竖了竖中指,或许觉得这么埋汰鲁沙还不够,他又把中指换成尾指。

    我俩跟鲁沙约好了,明天上午旅店见。我俩又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这么溜溜达达的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在推开门的一刹那,我本以为房间内没人呢,因为没点灯,谁知道仔细一看,在居中的那张桌子上,正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很悠闲,还把双腿放在桌子上,靠着椅子舒服的坐着。

    他是方皓钰,但冷不丁的,我都有点认不出来他了。

    上次他还穿的破不溜丢的,这才多长时间,他整身衣服都换了,而且是一身潮牌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就长得白净细腻,他穿上这身潮牌后,让他的气质一下子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猜他跟鲁沙站在一起,并排走在大街上,不知道方皓钰底细的人,肯定以为这是个上层土豪,甚至比鲁沙还要贵族呢。

    这期间方皓钰还扭了下头,他对我俩笑着,问候说,“两位兄弟,回来了?”

    胡子啧啧着,先迈步走了进去。他围着方皓钰足足转悠了快一整圈。最后他跟方皓钰面对面的看着,他问道,“你个败家玩意,这一天都干嘛去了?十有**是揣着那俩骚钱去逛街了吧?”

    随后胡子又指了指方皓钰的全身,补充说,“真他娘的臭美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哼笑了一声,他笔直的站起来,他自己低头打量着,拿出一副很满意的样子点着头又说,“老哥,我这身衣服,是路过一个服装店时,恰巧看中了才买的。前前后后没用上十分钟,而且知道么?我这人,最不喜欢在穿衣打扮上浪费太多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嗤之以鼻,表示不信。他还问,“那你说说,这一整天你做啥了?而且你不说去弄货么?有啥收获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此时正摸着兜,掏出一盒雪茄,他用ippo点了一根雪茄。

    我知道,雪茄这种东西,要含吸才行,不然劲儿太冲,而看方皓钰这动作,绝对是其中的老手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享受的架势,吐了一口雪茄,他又往一张床走过去。这是个下铺,他蹲下身,只是冷不丁的,他蹲的有些费劲,因为双腿的伤没好呢。

    最后他拎出一个黑包,打开后,他盯着我俩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看的一愣,这黑包里塞满了钱。在最上面,还放着三个布袋,就是装着毒货的布袋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解释说,“你要求我不动毒,我很守信,而且今天一天,我又用别的办法筹到了一百万的卢比。”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娘,他凑过去,蹲在这黑包的旁边,他抓起两沓子钱,掂了掂后,他又笑骂道,“你个鬼畜,可以嘛,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方皓钰稍微犹豫下,又凑到胡子耳边念叨几句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佩服的架势,对着方皓钰竖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但方皓钰又话题一转,跟我们说,“这一百万,除了买各种东西花了小十万外,我还用了一部分钱,招了五个马仔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佩服方皓钰的效率,而且这才是他正式开展工作的第一天,他竟然都已经着手培养出小弟了。

    胡子插了句话,那意思,问那五个马仔都在哪?让他们过来,让我们瞧瞧。

    方皓钰摇摇头,他说其实他今天谈了十个人,只有五个入他眼了,他也打算再观察着,至于另外五个,要么胆小要么私心重,不适合成为手下,所以都被他打发了。

    他随后强调,说他想在嗒旺这里,培养五十个人出来,让这五十个人分散在嗒旺,成为我们的眼线,而这么一算,他才搞定了十分之一,离最终结果差远了。

    胡子听的连连点头,而我别看也是笑着点头,但打心里有另一股子念头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兔崽子,真是个能翻江倒海的蛟,以前是不给他施展的机会,不然一旦飞天,他要行恶的话,绝对是个混世魔王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