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5章 鲁班密码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45章 鲁班密码

    壮汉一直在用着全力,但那么一瞬间,他的手腕竟然反倒被胡子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和胡子的处境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,不仅如此,他就跟彻底崩溃的逃兵一样,整个胳膊被胡子死死的压倒了木桶上。

    伴随的,还有砰的一声响,可见胡子的力道有多大。

    壮汉拿出愣愣的眼神,这一刻,围观的佣工也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胡子反倒哈哈大笑起来,他故意盯着壮汉,先揉了揉发酸的手腕,紧接着,他举着两只胳膊,亮起了肱二头肌。

    胡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儿,对着他的两个肌肉块,左亲一下、右亲一下的,就那贱兮兮的样儿,我也是服了。

    这样又沉默几秒钟,壮汉念叨句,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那些佣工也都炸锅了,他们唏嘘着。胡子扯嗓子喊了一句,把这些人的声音全盖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老子是最强的,怎么着?你们这些人眼瞎么?就不懂得赞扬几句?

    这些佣工互相看了看后,要么鼓掌,要么捧了几句好话。胡子笑的,眼睛都快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而我观察着壮汉和佣工的反应。我回忆着刚刚的画面,第一反应是,难道胡子的潜力,尤其是那个小宇宙爆发了?

    但我觉得这种的可能性不大。尤其我还留意到,有几个佣工在夸赞胡子的同时,脸上露出怪怪的笑容,这让我想到了坏笑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壮汉故意放水了,至于他为何这么做?我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猜这里面没啥好事。我看胡子压根没走的意思,又当着这些佣工吹嘘起来。

    我特意上来一步,还拽了拽他。

    胡子不明白我为啥要带他走,他诧异的看着我。这时那壮汉也打量着我,他拿出一副很瞧不起人的架势,跟我呵了一声问,“你哪来的?哦……”他突然又恍然大悟起来,继续说,“你是新来的对吧?你晚上不休息,跑这来瞎参合什么?啧啧,尤其就你这单薄样,真不像个爷们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壮汉一样,胡子也帮我鸣不平,他眼珠子一立,反问壮汉,“怎么着?手下败将,你磨磨唧唧什么呢?”

    壮汉对胡子陪着笑,而且他还对胡子改口了,一口一个猛男的称呼着。

    但等他看我时,表情依旧流露出不屑一顾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皱了下眉,而胡子呢,明显被激将了。胡子扯嗓子喊,“兄弟,他竟然瞧不起你,来来,我给你腾地方,你跟他掰一个,把他灭了!”

    那些佣工还突然起哄了,都说,“来一个,来一个!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说什么。胡子误会了,他又凑到我身旁,悄悄声,“这壮汉就三秒钟的热血,刚开始劲儿贼大,把这个扛过去,他就是个瘪茄子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笑了。有那么一瞬间,那壮汉被我的表情弄得很不自然,但随后他又催促上了。

    要我说,这壮汉是嘴巴真损,他为了刺激我,尤其逼着我跟他掰腕子,他还骂我是废物点心,是吃软饭的。

    我听的耳根子很难受,但打心里,我却把那股要被拱起来的火强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跟壮汉说,“你骂我是废物?是软男?没问题,我就是废物,是软男!”

    壮汉愣了,那些佣工也突然沉默下来,他们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没等这些人在说什么,我轻哼了一声,又拽了拽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看出来了,我是真想离开。他妥协了。

    我俩往宿舍走的时候,身后有人又嘘嘘上了。胡子气的捏着拳头,他也问我,“你受这些人的鸟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回答他,那意思,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,而且我俩还是少跟这帮佣工接触为好,毕竟这些人心术不正。

    胡子说我想多了吧?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等我俩回到宿舍时,我盯着里面一看,心头突然一紧。

    王半仙不再点蜡烛唱咒了,此时的他,躺在床上。他的姿势也很怪,盘着腿,一只手掐腰,另一只手当成了枕头,他一边嘀嘀咕咕,一边闭着眼睛,似乎正要睡觉呢。

    他这姿势,让我冷不丁想起了睡梦罗汉。而且在他的床上,尤其是他的身旁,还摆放着各种木匠的工具,包括一柄石锤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石锤很敏感,细想想,我俩经手过一个校园凶案,那个凶手就爱用石锤杀人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呵呵两声,他又试探的问,“半仙哥?半仙?”

    王半仙完全不理会。胡子扭头跟我说,“这老爷们忒吓人了,真要半夜趁着咱俩熟睡时,他給咱俩的脑袋开瓢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,“不至于。”不过我说归说,其实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做了个无声的手势,那意思,我俩别打扰王半仙了,也回到床上休息吧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听我的,但当我俩各自坐到床上后,胡子一直盯着王半仙那边,尤其盯着那一柄石锤。

    胡子又试探的问了两句,王半仙没反应。胡子对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他悄悄的站起来,向王半仙那边凑过去。

    他当过扒子,在这方面的身手很了解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一眨眼的功夫,胡子伸手,来了个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他把这石锤“偷”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倒是也挺赞同他这么做的,胡子本想把石锤放到角落里。我心说何必那么麻烦,我又指了指他的床底下。

    胡子按我说的做了。接下来我俩没再聊什么,都躺下来,准备入睡。

    我其实很累,很快也睡着了,但说不好为啥,估计也跟冷不丁换环境,睡不习惯有关,我做了几个怪梦后,又慢慢醒了。

    这时夜深人静了,尤其宿舍外的大院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我抬头看了看,胡子趴在床上,睡得正酣,至于王半仙,他还是睡梦罗汉的动作,但在他身边,尤其是原本放石锤的地方,现在放了一把大锯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有些无奈,心说这王半仙,就他这神神叨叨的劲儿,这辈子注定孤独终老,注定找不到媳妇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坐起来,就这么默默的躺着。

    无意间,我又看到挂在墙上的那个八卦图了。赶得很巧,月光透过窗户,也正好射在那张图上。

    我盯着它,很快的,那三维的画面又出现了,整张图又变得非常有层次感。

    现在没人打扰我,我倒是有时间慢慢的欣赏着。

    我先大体瞧了一遍,之后我又很细细的分片分片的看着三维地图。其实怎么说呢,这地图很像一个沙盘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,我突然在地图上看到了一个小院。

    我对宿舍区的整体外观有一定的印象,我品着这小院,第一反应是,它跟宿舍区的轮廓怎么这么像呢?

    我还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。我又瞧了瞧地图其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找到了小桥,找到了池塘,还在地图边缘找到了大门。这都一一验证了,这地图其实就是总督府的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连连感叹,心说这王半仙倒是真有点本事,不仅能设计出这种怪图来,还能把这图隐藏的如此深。

    我是越发的欣赏,另外我又沿着地图搜索,最后我心里咯噔一下,因为在地图西南角,我看到了一片坟场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难道就是葬地?我因此心跳还加快了。

    我轻轻喊了句,“胡子!胡子……”

    胡子很快醒了,他还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我,尤其看我盯着那个八卦图时,他误会了,嘘了一声又说,“睡觉睡觉!别说要带我欣赏什么艺术啊,我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别说话,只是默默的听着,甚至记着就行。

    我目不转睛的继续望着地图,甚至算计着从宿舍区到藏地的路线。我还边算计边把沿路的一些标记点说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听着很纳闷,但突然的,他也反应过来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起来,一脸震惊的望着我,他没多说,完全是努力的记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脑子有些不舒服了,原因很简单,看这种三维图,很费眼睛。

    我连续把这路线说了两遍,最后我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眼前也有些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又闭了下眼睛,等再睁开时,这三维图变得很普通了,甚至就是一个八卦图。

    我又闭着揉起眼睛来,还趁空问,“记下了么?”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,但随后他哇了一声,喝问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感觉到一股风,它是从我侧面吹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当场也忍不住的哇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半仙不仅醒了,这时还嗖嗖的已经跑到我侧面了。他光着双脚,就这么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的望着我,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梦游呢还是醒了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上,拎着一个刨子,另一只手领着锯条。

    我警惕的往后退了退身体,但我这么一退,他又往前凑了凑,几乎跟我脸贴脸的。

    胡子跳下床,还举起了拳头。我猜他想把王半仙打晕了,但我觉得王半仙没暴力倾向,而且也没到这一步呢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轻轻念叨一句,让他别乱来。

    我又跟王半仙说,“老爷子,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王半仙呵呵呵笑了,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,之后他又连连摇头,很痛苦的说,“不能去,决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?但我有个猜测,他说的不能去,是让我俩别去葬地。

    之前他就有过类似的意思,我现在一下子敏感上了,而且也不知道,这葬地,到底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