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0章 大小魔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0章 大小魔王

    我绝对是被阴了一把,尤其不防之下,我踩秃噜脚了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踉跄几下,又被惯性带着,往前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很怕脸先着地,这可是毁容的节奏。关键时刻,我提前把双手伸出去,手电筒也因此被我撇开了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,我趴在地上,疼的有些呲牙咧嘴。手电筒落在不远处,赶巧的是,它还是正面朝下,一时间电筒光全被地面挡住了。

    另外此时的我,满脑子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我迅速的扭头看了看。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觉,在我身后方,竟然出现了一双绿幽幽的眼睛。

    它跟小灯泡大小差不多,尤其那股绿绿的劲儿,很像幽冥界才有的产物。我很瘆的慌,但我这种人,关键时刻被潜意识一影响,我反倒来上一股胆气,也没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伸出腿,向这双绿眼睛踢了出去。其实这只是初步打算,我不想让绿眼睛靠近我。之后我会反扑,争取把这绿眼睛擒住。我想看看,这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但绿眼睛不给我踢中的机会,突然间,它猛地往后退了退,更邪门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双绿眼睛毫无征兆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那一片黑,当然了,我可不认为这是错觉。

    我摸向手电筒,试图把它捡起来。

    在我摔到那一刻,胡子就感觉到了,一来他听到声了,二来电筒光消失了。但他并不知道绿眼睛,更不知道我和这绿眼睛已经暗中交了一把手了。

    胡子扭身往我这边看着,还摸黑问了句,“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答,这时我已经抓住手电筒了。我手腕一用劲,让电筒光照向身后。

    我看的清清楚楚,什么都没有,但我不死心,又四下照了照。

    在电筒光找到一处墙壁时,我看到有个小壁墓的墓门,突然关上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胡子也看到这个情景了,他骂了句娘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刻,我俩也想到一块去了,胡子反问,“真有鬼?”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啥,外加地面依旧微微抖着。我没时间想太多,更没时间去那壁墓研究。

    我试着活动活动,发现自己只是摔倒,其实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我用最快速度爬了起来。我看胡子还对着那个壁墓愣愣发呆呢,我提醒他一句,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俩又扭头狂奔,接下来我没在遇到什么诡异。

    等冲到地下一层的入口时,我把手电筒卡在后腰上,又当先扑向那根细绳。胡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我俩奋力的往上爬,我发现自己的身手,突然间又提高了一大截,我怀疑这跟脑中芯片有关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问胡子,那意思,他行不行?要不要我拽他一把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胡子比我爬的费劲,但他这人,既嘴硬也有骨气,他回了句,“甭管我。”

    我当先又爬了一段距离,伴随吧嗒一声,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头顶上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往上看。赶巧这一刻,又有什么东西落在我脑门上了。

    我第一反应是水,但这水从哪来的?尤其要是水的话,怎么有种油腻感呢?

    我双腿发力,夹着细绳,我又腾出一只手,对着头顶和脑门摸了摸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玩意比我想象的还要黏,尤其当我又闻了闻手心,发现这里面有股子石油味。

    我脑中嗡了一声。原本我一度认为,这葬地没啥机关陷阱呢,而且进来的一路上,我俩也没遇到啥啰嗦,但现在我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哥俩要再不快点,岂不被油浇成落汤鸡?

    我对胡子提醒一声,但胡子处在我身体下方,有我挡着,他还没被淋到呢。

    我又尽可量的加快攀爬的速度,而那滴落的油水的频率,也越发的加快了。

    最后不仅是我,那细绳也被淋的湿乎乎的。

    想想看,这可是油,它不仅有石油味,还很滑。

    我使劲抓着绳子,但还是有点捏不住了。胡子比我惨,他倒是有一颗攀爬的心,但此时的他,在拼尽全力下,不往下秃噜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胡子意识到不妙了,他还使劲吆喝几声,试图给自己鼓劲。

    我现在有种自身难保的感觉,更别说帮他了,但我也有个笨招。我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挺住。

    胡子勉强应了一声。我又猛地来了一把爆发力,借着这股劲,我爬到顶上了。

    我费劲巴力从洞里转出来。我先是一个踉跄,平躺在洞口旁边。

    我大口喘着气,而且一扭头,我就能看到那个躺在地上的石像,甚至是看到了胡子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多歇息。我又掐了自己一下,这能让我瞬间精神一些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向那石像冲去。

    我先拽住连着那个手电筒底部的细绳。等先吃住劲儿了,我又腾出一只手,把手电筒从石像上解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能拽着手电筒,用拔河的方式把胡子弄出来。我绝对跟打了鸡血一样。我一边吆喝着,一边一步步往后退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熬人的活儿,但我硬生生的死磕着,把它扛下来了。

    洞口处先是出现了胡子的脑袋,之后是上半身、下半身……最后胡子哼呀了一声,他四仰八叉的躺在洞口旁的地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时而笑,时而骂咧几句。他想不明白,不知道这油从哪溢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劝胡子少琢磨这事,我还凑过去,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地面不怎么抖了,至少比之前轻微很多。我跟胡子说,“咱俩命大,先离开再说。”

    胡子连连应着,我俩互相搀扶着,其实更多的是我搀扶着胡子,因为他体力过于亏空了。

    我俩沿着走廊,这么走了十几米远吧,突然间,胡子猛地站定身体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他的身体硬邦邦的,我被吓了一跳,我侧头看他。

    我发现胡子的表情也很呆,在这股呆中,还露出一丝的狰狞。我心说这是啥情况?难不成被鬼上身了?

    我喊了几句胡子的名字。胡子不理我不说,最后还对着我狠狠的一推。

    这股力道太大,我连续退了好几步才站稳。

    接下来胡子又是用双手捶胸,又是喔喔的叫着。我看到这一幕后,隐隐明白点啥,但脑中也嗡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装着胆子,摸着后腰,把手电筒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打开它,又用它对着胡子的身体照去。我重点想看看他的左手。

    他左手的中指上,带着那一枚戒指。我怀疑是不是胡子一个大意之下,碰到那个戒指了,因此他脑中的潘多拉魔盒被启动了?

    但我根本没找到戒指,我心说那玩意哪去了?别说丢了,我不信,尤其戒指这东西是戴在指头上的,怎么那么容易丢?

    突然间,我身后还传来吱吱、嘤嘤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等扭头一看。好家伙,那双绿眼睛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它就在洞口旁边。我猛地调整手电筒,让电筒光照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绿眼睛并没躲,也被我清清楚楚的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我形容不出自己的感受。这其实是个动物,也不比婴儿高多少,浑身毛茸茸的。

    我联系到一件事。我和胡子第一次接触魔盗时,见过他的宠物,也就是一个有绿眼睛的小猴。

    我记得魔盗还给小猴叫什么小宝呢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笨的以为,魔盗的小宝跑到嗒旺来了,还巧合的出现在葬地内。

    我有另一个猜测,眼前这小怪物,跟小宝是一个品种,都是同一种猴子。

    这期间绿眼小猴一直好奇的打量着我,最后它吱吱叫着,摆弄起两只小手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它双手上拿着胡子的戒指呢,而且这缺德猴子,它对着戒指的钻石,连续的按着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么持续下去,胡子会不会摊上啥大麻烦,另外我也知道这戒指对胡子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我握着电筒,一步步的,向绿眼小猴走去。

    我想找个机会,最好用电击的方法,把它弄晕。其实这一刻,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把枪。

    而没等我走上几步呢,胡子喔喔喔的喊了好一通,之后他嘻嘻疯笑着,向小宝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的身手敏捷了很多,或者说,跟一只大猩猩差不多了。他这么一冲,绿眼小猴反倒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它也不玩戒指了,把戒指随意的往旁边一撇,之后它逃难似的,顺着洞口又逃下去了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不放弃的架势,等冲到洞口旁,他在一跳之下,也从洞口处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急了,扯嗓子喊了句。但胡子没应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本来还想尽快撤离呢,现在少了个人,我总不能撇下他不管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,也往回跑。等来到洞口前,我先把戒指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有个直觉,这绿眼小猴也是个天生的“小偷”,刚刚我莫名其妙的被摸和摔倒也好,胡子被揪头发也罢,都是这小猴的杰作,而且也绝对是趁着揪头发的功夫,它竟然把胡子的戒指撸走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,胡子本身就是个扒子,他能被偷,可见小猴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暗暗默念句,这猴子是个宝贝。之后我又凑到洞口。

    我想找到胡子,甚至我俩联手,把这小猴擒住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一刻,又有个意外出现了。我刚对着洞口一探头,好家伙,这里面竟然出现了一股火苗子,它还顺着细绳和腐烂的木梯子,嗖嗖的往上烧着、蔓延着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