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1章 纵火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1章 纵火

    我现在浑身上下全是油,一旦沾上火,下场只有个死。我吓得急忙缩了缩,甚至为了保险起见,我还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一股火苗,最终从洞口窜了出来,而且火势很旺,火苗少说有半人多高。

    我被烤的整个脸生疼,这一刻,我摸了摸心口,暗道一声好险,但同样的,我也很着急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胡子凶多吉少了。我没办法凑近,只能对着洞口扯嗓子喊几声。

    我多么想听到胡子的声音,但这只是一种奢求。

    就这样,等又喊了几嗓子后,整个走廊又抖动起来,而且是越发的剧烈。

    我头顶上还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碎土屑。我不在乎自己现在跟弄个跟个泥鬼一样。从感情的角度出发,我还是不想走,想守在洞口,等胡子活着回来,但从理性出发,我知道,自己再不走,很可能会被活埋。

    最终理智占了上风,我喝了一嗓子,这能释放我心中的一股郁闷。我猛地一转身,向走廊出口的半扇门,嗖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我一直被碎土屑袭击着,尤其有一次,我的左肩膀还挨中了一个石块。

    这石块足足有拳头那么大,我疼的呲牙咧嘴,但活动下肩膀后,我发现只是皮外伤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等逃出这个碉堡后,我抬头打量着。

    整个碉堡倒是没啥塌陷的征兆,但它的屋顶上方的那个平台,现在也出现了火势,就说那些杆子,要么冒着烟,要么已经燃着了。

    我一度还愣了神。我第一反应是大喊着叫人,至少人多力量大,我们一起想法子灭火,之后去找胡子,哪怕死要见尸。

    但我也明白,自己真要喊来人了,别说这些人能帮忙,他们肯定会把我抓起来,甚至因此我还惹上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我纠结着,也琢磨着,试图找出一个有可行性的救人方案。这一刻突然地,有一股细风吹到我后脖颈上了。

    我激灵一下,尤其这股风里还带着很浓的男人味。

    我往前走了几步,又猛地回头看了看。在刚转过去的一刹那,我看到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它离我太近了,几乎跟我的脸都快贴上了。我吓得哇了一声,而且我也联系到一件事,刚刚我走那么几步,身后那人竟然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尽可量的压着性子,观察这人。

    出乎我意料,他竟然是胡子。只是此时的胡子,脸上左一块黑、右一块脏的,貌似是被火和烟熏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先暗道一声谢天谢地,因为胡子没死,之后我又警惕着,跟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我猜这碉堡里有啥别的出口,胡子一定是从走了后门,另外胡子表情不那么自然,尤其综合起来看,很像猩猩。

    他还微微弓着腿,拿出猩猩的站立姿势,另外他右手拎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,是那个绿眼小猴。

    这绿眼小猴倒是挺老实,尤其此刻的它,还是大头冲下,胡子拎着它的一条腿呢。它更像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又对视了十几秒钟吧,我一直没说话,而胡子呢,他对我兴趣很大,时不时喔喔几声。

    我知道变身后胡子的威力,不说别的,他把我锤一顿,都够我喝一壶得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跟变身后的胡子多说啥,不然这不纯属没事找啰嗦么?

    我一下子头疼上了,不知道怎么样能把胡子变回来。赶巧这一刻,远处传来了敲铃声。

    我猜是有巡逻的家丁发现葬地着火了,他把警报拉响了。我敢肯定,不久之后,会有一大帮人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当务之急是及时撤离。

    我不得已,硬着头皮,试着跟胡子沟通几乎。

    但刚一开口,胡子整个脸,尤其五官来了紧急集合。他这种“鬼脸”,吓得我心里又是一纠纠。

    我这话只到了嘴边,最后又被我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胡子对铃声很不满,他扭头向远处打量着,随后他把绿眼小猴随意的一撇,举起双手,对着胸膛咚咚咚的敲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越发觉得棘手,而意外的是,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这念头告诉我,打胡子的太阳穴,另外也打胡子脑顶上几个重要的穴位。

    我被这种大胆想法吓住了,我心说这么打下去,岂不把胡子整死了?但这念头越发的强烈,我也越来越手痒。

    我怀疑是利爪想告诉我什么。

    我被迫的行动了。我往前走了几步,还虚指着一个方向,跟胡子说,“那里,嘿!有香蕉。”

    胡子迅速的扭头看去。我等的就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我突然绕到胡子身旁,还双手齐出,我拿出点穴的功夫,对着那几个穴位,啪啪啪的来了一通。

    胡子的太阳穴首先中招,这一刻,他哆嗦一下,甚至还想转身揍我。但接下来又挨了几下后,他整个人有些萎靡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的两指,分别对准了胡子的脖颈和胸口。等这两指戳完,胡子翻着白眼,仰面就倒。

    我怕他摔个好歹的,急忙扶了一把。我把胡子稳稳的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通过我的观察,胡子貌似好了,至少表情很自然了,不再是猩猩的节奏。

    我没法给他自然醒的时间,我又压人中,又掐大腿,甚至又对胡子身上几个穴位下手,反正对他好一通的折磨。

    也就多了十几秒钟,胡子哆嗦了一下,他睁开眼睛,拿出一副木纳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喂喂几声,指着自己问,“认识我么?”

    胡子艰难的喊了句,“放屁,当我傻么?”

    我心说那就好办了,我又一边给他按摩,一边把他拽坐起来。

    我为了更快的让他精神,我在他耳边念叨一番,包括刚刚我俩的遭遇。随后我还一掏兜,把他的那个戒指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后,明显整个人被震慑到了,甚至还有一脸的懵逼样。

    胡子又看着不远处地上的那个绿眼小猴。胡子先骂了几句,明显是过嘴瘾解恨呢,但很快的,他又拿出一副狂喜的架势,跟我说,“咱哥俩找到宝藏了,哈哈,爽啊!”

    我猜他说的宝藏,指的就是这个小猴。我承认,它要真是天生的“小偷”的话,胡子得到它,再传授它一些本领,甚至按照魔盗留下的心得和经验去培养这个小猴。这小猴日后绝对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我也不相信方皓钰所说的宝藏就是小猴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跟胡子多说什么,在我提议下,胡子呲牙咧嘴的强行站了起来。他还试着活动身体,为一会的逃跑做准备。

    我趁空从自己裤腿撕了下来。我还用它做成了一个十字花的绳子。

    我把小猴绑起来,最后把它挂在我的腰带上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原路返回,还是从那处铺了干草的铁栅栏上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为了不露破绽,又拿出抽烟用的火柴,我把干草点燃了,让它们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俩确实很幸运,在我们偷偷溜走后,总督府的家丁结伴冲到了葬地。他们都拿着装满水的木桶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怎么灭火,我和胡子都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我俩怕在回去的路上别又撞见什么人,我俩尽可量的挑着小路,甚至是绕远的冷僻路。

    这样跑完一多半的路程后,我俩又躲在一片灌木林中,稍微歇息了一会。

    胡子问我,“对这场着火,总督府的人会有什么反应?”不等我回答,胡子又拿出安慰的语气,强调说,“咱俩这次没落下啥把柄,他们应该不会找上咱们。”

    我悲观的摇摇头,还提醒说,“你的手电筒落在葬地的那个走廊里了。如果被家丁捡到的话,尤其那手电筒还很特殊,他们很可能会起疑心,甚至调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胡子似乎都忘了手电筒的事了,被我这么一说,他一愣,又对着衣兜和后腰摸了摸。

    胡子气的骂自己几句。而我继续往深了想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那手电筒并没写咱俩的名字,到时他们真调查的话,咱俩不承认就是了。

    胡子赞同的点点头。我又把自己后腰带的手电筒拿出来,对着胡子举了举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明天我俩小心一些,把手电筒和瓷刀都小心的收好,而且我俩想办法把这俩件武器偷偷拿回旅店去。

    胡子点头说行。我俩胡扯几句后,也提到绿眼小猴了。

    它现在耷拉个脑袋,还在昏迷中呢。胡子很头疼,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安顿这个小猴,尤其我俩还得在总督府度过剩下的夜晚外加明天呢。

    胡子还补充一句,那意思,他绝不把小猴放生。

    我有了个笨招,我跟胡子说,“咱俩就把这小猴当人看吧,一会回去后,咱俩把它嘴里塞上碎布,再绑它个一晚上。如果它因此不乱闹了,咱俩就不管它,但一旦还不老实,实在不行就再把它弄晕了。

    胡子其实挺心疼这个小猴的,听到后有些犹豫,但他也明白,除此之外没啥好办法了,他最后一咬牙,回了句,“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等又歇了一小会儿,我俩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半个钟头后,我俩来到宿舍区的附近了,离着老远,我打量着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都眼瞅着“回家”了,我俩不会摊上啥麻烦了呢,谁知道这时的宿舍区,几乎灯火通明的,还有两个家丁,正堵在院门口,拿出站岗的架势呢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