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酒后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章 酒后

    我给武悦打了足足三个电话,每次都是响了十声后自动挂的,她并没接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丫头疯哪去了?而且她这么不接电话,我和胡子都已经坐上到沈越市的火车了,等下车后,我俩又干嘛去?

    但我也没太想后续事,跟胡子一边坐车一边胡扯。

    现在这天气,外加我们坐的是绿皮车,里面很闷热,旅客们有的都光膀子了。我也是一身潮乎乎的感觉,胡子却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不明显,最后他抱着胳膊,直冷的打摆子。我觉得不对劲,尤其就算他就算感冒了,也不能来的这么快吧?

    正巧火车上卖东西的小推车路过,我买了一个大碗面。我和胡子都不饿,也不想吃面。但我需要这个大碗。

    我去接了一碗的热水,让胡子使劲喝,看能不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胡子有点喝不进去,但也强行的一口接一口的往下咽。我掐时间看着,半个钟头后,胡子更严重了,忍不住的上下牙打架,直念叨冷。

    我把外套脱给他。我想到了那个小猴了。别看那汉子反复强调说那猴子没病,但我怀疑,他撒谎了。

    我没那汉子的联系方式,只好硬着头皮找老更夫。

    老更夫原本没接电话,却架不住我一个又一个的打,最后接通时,老更夫拿出咯咯笑的样子,问我,“乖徒弟,找为师何事啊?”

    我原本就觉得这老头神神秘秘的,但没往警察这方面想。今晚见完了那汉子,我隐隐猜测,老更夫弄不好也是个公安,再往深了说,他们更不是地市级的小警察,一定因为什么任务,特意换了个身份,来地市级蹲守的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不知道怎么面对老更夫了,也就没像以前那样,急着跟他嘴甜。

    老更夫也留意到我这微妙的变化了。他咳咳一顿,说行了行了,看你状态不佳,有啥话直接说吧。

    我把胡子的情况念叨一通,尤其详细说了他的发病表现。

    老更夫听完不以为意,还让我放心,说今晚上胡子啥也别干,好好睡一觉,明天就又活蹦乱跳得了。

    我偷偷瞥了胡子一眼,就凭他那撒白的脸色,我不信这一晚上他会好利索了。我又把那小猴说出来,担心病毒之类的感染。

    老更夫知道那猴子,对此事也没藏着掖着,说那小猴是变异的品种,被它挠了后,会有不良反应,不过绝对不是坏事,甚至能因祸得福呢。

    不等我再说啥,他又强调,说下次让我遇到那个猴子后,也让它挠一挠啥的,另外一定别带胡子去医院,不然那些二百五的大夫会把胡子当成重感冒患者,真要胡乱用药,那就麻烦呢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被老更夫说的自犯懵,随后他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只能信他的话。等火车到站后,我扶着胡子,找个了如家酒店。

    那酒店的前台,看胡子这样,还劝呢,也让我俩去医院。我绷着脸没理她。

    这酒店今晚入住的人不少,但有两个挨着的房间全空着,胡子的意思,这俩房间都要了,让我跟他住邻居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心里想的,怕跟我一个屋子住着,把我传染了啥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啥叫兄弟?平时喝酒吃饭时一叫一个准的,那就是狐朋狗友,真正遇到危险时,肯帮忙的才称得上是兄弟。

    我把这话说给胡子听,胡子感动的不行了。最后我从这两间房里选了一个,又扶着胡子一起上楼了。

    胡子进房间后,一点力气都没有,浑身软绵绵的,就这德行,更别说洗澡了。

    我让他好好躺着,我找毛巾给他擦身子,不过考虑到他是个老爷们,我也没伺候那么全面,重点是帮他擦一擦被那小猴挠到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伤口都紫黑紫黑的,看的我直心惊。最后等忙活完了,我想洗个澡。

    我刚钻到洗手间,没等拧开喷头呢。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我拿起来一看,是武悦。我心说她真是会挑时候,但我立刻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武悦说话有点乱,估计喝酒了。她问,“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我说是。她问啥事。我也不能把那汉子搬出来,我就找个理由,说我和胡子把广溪盗窃案破了,现在刚回沈越市,因为警方原来安排一个任务,我俩也做完了,过来汇报一下,也顺带着给她打个电话了。

    她今晚问题真多,又问我是不是聂帅或王中举交代的案子?

    我稍微犹豫一下,说是。武悦呵呵笑了,情绪不太稳定,她骂了句,“狗屁案子!”随后话题一转,让我去凯伦咖啡陪她喝酒,之后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头次听到武悦说脏话,这种话从她这么个警花嘴里说出来,确实不咋中听,但我也相信,她是真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病着,我撇下他反倒出去喝酒,这也不太地道。我又给武悦去电话,想推了。

    武悦不接了。我就这么光着身子举个手机,又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王中举不该在她身边,另外很可能是她自己喝闷酒呢,不然她都喝成这样了,朋友和同事不可能不劝她。

    我今晚要再不去,鬼知道这丫头会喝成啥样,甚至一个女孩大晚上的醉酒,也不安全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穿好衣服,走出洗手间。

    胡子估计是难受的,还没睡着呢,他瞪个发呆的眼睛,直看我。

    我刚刚还跟胡子说兄弟这类的话呢,现在一看,我得给自己找个理由开溜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,凑到胡子身边。胡子问我咋不洗澡呢?

    我嘘了一声说,“你先别说话,听我说!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,我这人朋友多,刚刚有另一个兄弟,说在外面遇到点麻烦,要江湖救急,我绝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我让他好好休息,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胡子被病缠身后,脑子似乎反倒聪明了,他呆呆的想了想,又问我,“是武悦找你吧!”

    我没法解释啥了,不然再聊下去,胡子肯定说我重色轻友了。我给他盖好被,让他快点睡,我急忙闪人了。

    出了如家酒店,正巧门口就停着一辆出租车,我上车后跟司机说,“凯伦咖啡。”

    这司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,还主动问,“你确定去那?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咋这么个态度?但我也不想跟他多废话,又强调,“凯伦。”

    司机耐人寻味的摇摇头,挂档起车。我看着计价器,刚跑了03公里,而且这出租车几乎是刚跑到一个路口一转完,就停在凯伦咖啡的门口了。

    我算明白这司机为啥怪了。他又手一伸说,“兄弟,车费八块!”

    我认栽了,而且我觉得这司机忒不地道了也。

    这个凯伦咖啡是个24小时的店,现在这时间,里面还有三桌客人,另外两桌都是一男一女,正聊着天呢。

    只有武悦,独自坐在一个角落中。她手里握着半杯洋酒,在她面前,还有八个空杯子。

    我心说姑奶奶啊,我猜到她喝多了,但也不至于喝这么多吧?尤其洋酒劲都大。

    我奔她走过去,还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了。

    我想抢过她手里的酒杯,武悦却不让,反倒趁机一口喝光。

    她对着我笑了,这笑里面,我能看出郁闷、痛苦、嘲讽等等的味道。武悦还喊着吧台,那意思再来一杯酒。

    我对那服务员直摆手,说不来酒了,上一杯咖啡吧。

    服务员冷不丁很纠结,不知道听谁的好了。我拍了拍裤兜,又强调句,“我是来结账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威力,那服务员对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武悦这时又身子发软,靠在了座椅上。我问她,“怎么回事,喝这么多?”

    武悦盯着前方,拿出回忆样,说那畜生真是说的好听,要疼我一辈子,对我好一辈子,可是呢,完全都是谎话。

    我试探的问,“你说王中举?”武悦看着我,说那还能有谁?

    我特想搞懂一个问题,又问,“你和王中举到底发展到啥样了?”武悦想了想回答,“算是男女朋友吧!”

    我心说什么叫算是?在这种事上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

    武悦多解释一句,说王中举死皮赖脸的,总想跟她那个,但她一直不同意,因为她是个挺保守的人,所以她觉得,跟其它开放的小情侣相比,她和王中举只能用算是来定义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她这个解释也能说得通。

    我又顺着之前的话往下分析,问武悦,“王中举最近是不是又死皮赖脸,把你惹生气了?”

    武悦哼笑一声,说她对这个都习惯了,也不算个事了,但那个一肚坏水的家伙,最近不知道从哪听到了风声,说聂帅暗恋我很久了。他跟聂帅这帮人关系不错,他竟为了讨好聂帅,跟我说,让我考虑跟了聂帅,他也会因此感谢我的,我俩以后要做最好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我听完愣住了。这一刻王中举没在我面前,不然我指定好好拜一拜他。我心说这种怪胎真是百年不遇,为了跟聂帅打好关系,竟连心仪的女朋友都能放弃不说,还把这想法说给武悦听。

    这时服务员还把咖啡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咖啡还挺热的呢,武悦一定又把它当酒了,也不管烫不烫的,几口喝了。

    借着咖啡的刺激,武悦稍微清醒了一些,跟我说了不少话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其实她也知道副局那点花花肠子,那老不正经的,总给她暗示,但她这辈子绝不做小三,也不会乱情。王中举听到的风声,明显有误,聂帅是副局左膀右臂,所以不可能不知情。

    我暗赞武悦聪明,而且我也连带也想到,副局那帮人,别看现在风光,但都是秋后的蚂蚱,蹦不了太久了,王中举想巴结这种人,纯属瞎眼了。

    但这话我没法跟武悦说,因为是秘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武悦拿出一丝倦意,连连打哈欠,我猜咖啡劲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武悦也一定没啥意识了,把脑袋靠在我肩膀上,东一句西一句的说她还没谢我上次帮王中举呢,那不争气的被黑道的暴打,要不是我,那怂货可能得残废。

    随后她又说,“心太累了,警察不好当,我想考虑换一份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我曾听阿虎说过,但阿虎这人,是个有身手有头脑的汉子,不当警察了,干啥都不会差了,武悦不一样,她这么美的长相,去哪都容易被狼惦记着,外加一个女子,换工作重新打拼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我就急忙劝她,让她相信我,过一段时间,一切都好了。但武悦头一歪,压根没听进去,明显是睡着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