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3章 神秘三夫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3章 神秘三夫人

    奴哥这话一出,几乎所有的佣工都指着胡子,有人还喊着,“是他!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我突然意识到不妙,甚至是联系起一件事。晚间以那个壮汉为首的几个佣工,非要跟胡子掰手腕,结果壮汉“放水”,输给了胡子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这么多人看着胡子,我隐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胡子并没像我这么想,他听这么多人称呼他为第一壮汉,他自信和自豪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特想跟胡子喊上几句,那意思,你个傻子啊,别人给你卖了,你竟然还帮着数钱?

    这是奴哥把注意力都放在胡子身上,他还拿出一副不信的架势,反问句,“就你?”

    胡子一下子急了,他撸起袖子,对着奴哥绷了绷肌肉。

    奴哥对胡子示意,“第一壮汉,跟我走吧,见一见三夫人。”说完,奴哥嘴角上翘,这是一种坏笑的表现。

    但胡子也没那么傻,他一听到三夫人的字眼,又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拿出完全没兴趣的架势,对着奴哥摆摆手说,“老子困了,一会要睡觉,不然白天没精力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奴哥竟然给胡子放宽了条件,他又告诉胡子,那意思,明天放你一天假,带薪的。

    我怕胡子别禁不住奴哥的这个诱惑。我故意往胡子身边靠了靠,接话说,“我兄弟可不是什么第一壮汉,他只是偶尔有股子爆发力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立刻招来一小部分佣工的嗤之以鼻,尤其那个败给胡子的壮汉,此刻他也站在我们的队伍中,他的反驳声最大。

    他跟大家强调,他领教过胡子的力量,哪是什么爆发力,是绝对的壮汉。

    他还对胡子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胡子隐隐发现出不对劲了。他这次倒是没表现出啥自信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着我。我对他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奴哥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他稍微想了想,又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讨厌他的这股子笑声,里面充满了奸诈感。但奴哥根本不理我,他也往胡子身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他先左右看了看,随后拿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意思,低声嘱咐道,“兄弟,你来的时间短,可能不知道三夫人是谁。我现在就告诉你,他可是帝力大人最爱的女人,在整个总督府,那就是皇后一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观察胡子的表情,等顿了顿后,他补充说,“今晚三夫人无聊,你过去陪她解解闷,放心吧,不会难为你的,这是个优差,你想想,讨得三夫人的欢喜,以后你小子不可限量,甚至是转正成为带编家丁,甚至是……”他指了指自己,又说,“成为跟我一样有地位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度特想笑,尤其是听到带编家丁的字眼。我心说一个山沟子里的总督府而已,他把这总督府当成什么了?还带编?是公务编还是事业编?

    胡子没急着说什么,他也有个小动作,把脑袋往我这边偏了偏。

    我猜胡子是想让我拿主意。我当然对阿奴这些好话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我咳嗽几声,还假装难受的摇了摇脑袋。

    胡子立刻做了打了个哈欠,尤其现在他跟奴哥离得很近。胡子最后一大喘气,这一股口气都喷到奴哥的脸上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奴哥拿出很不爽的架势,但他变脸很快,把这种不爽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奴哥又拿话点着胡子,那意思,你自己考虑,今晚要是不去的话,也变相是不尊重三夫人,如果惹她不高兴,很可能很快会失业的。

    失业这两个字刺激到我和胡子了。我俩还没找到宝藏,当然不想这么快被撵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胡子不再等我的主意了,他对奴哥一摆手说,“行了,老话讲,听人话吃饱饭,我跟你走,去见见这个三儿夫人。”

    奴哥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是兄弟,他这次去,我总觉得不安全。我放心不下,当看着奴哥和胡子这就要动身时,我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还故意紧走几步,挡在胡子面前。

    奴哥对我没啥好态度,他发怒之下,还呲上牙了。他问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拍着自己的胸脯说,“老子也是第一壮汉!”

    奴哥眨巴眨巴眼,而那些佣工沉默稍许,有几个又哈哈笑了,在他们带头下,其他人陆续都哈哈起来。

    败给胡子的壮汉,他隔远指着我,反问说,“就你?第一壮汉?你跟个鸡崽子一样!”

    这时我还看到一个小动作,挨着他的佣工悄悄戳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这壮汉立刻缄口不语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诧异的看着我,随后他又拿出明白什么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悄声问了句,“你也去?”

    我轻轻应了一声。胡子立刻指着我,拿出高八调的嗓门,吼着说,“你们这群人笑什么?告诉你们,我兄弟确实是壮汉,我俩都是这里的第一壮汉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给胡子面子,反驳说,“都是第一?拜托老兄,你脑子短路了?第一怎么可能有两人?”

    胡子脸一沉,而我接话说,“并列第一,为什么不能有两人?”

    那些佣工又哈哈起来,笑话那个人。

    奴哥不想跟我们这些佣工插科打诨,而且貌似他有点着急了。他又指了指我,强调说,“既然如此,你也跟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胡子被这些家丁带着,一起离开了宿舍区。

    奴哥在前面走,我和胡子跟着他。我偷空也留意下前后左右。其他家丁品字形的把我俩包围住了。

    我怀疑他们是怕我俩跑了。

    我悄悄对胡子提醒一句,一会多加警惕和小心。

    胡子微微点头回应着。

    奴哥或许觉得这么走着,气氛有点沉闷,他又故意慢下来,等跟我和胡子走到一起后,他又没话找话的跟我俩聊天,这里面大有寒虚问暖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胡扯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,我们来到一个大宅院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大宅院要我说,很冠冕堂皇了,朱漆大门、琉璃瓦、青砖高墙之类的。

    奴哥的意思,这就是三夫人住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这大宅院的大门还有两个站岗的,他们跟奴哥都认识,等互相一点头后,奴哥又带我俩进到院里面。

    我放眼一看,好家伙,这院子可不小,除了房屋等仿古建筑以外,还有假山、流水、小亭台等等,而且这里的灯很多,几乎每隔三五米,就有一个,被这么多的灯光一照射,这里很亮,跟白昼都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光凭这些,我心说三夫人就是个典型的败家娘们,也亏得她在嗒旺当高官三夫人,不然换在内地,她这么高调与铺张,估计帝力早就落马了,被扣上贪污**的帽子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发现,在小亭台里面,有一群人,为首的那个,还很出乎我意料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