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6章 双魔发威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6章 双魔发威(二)

    三夫人看胡子说的这么坚决,甚至是这么豪气。她又嘤嘤的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她对手下那些家丁和丫鬟喊了几句。围着我们的那些家丁,几乎有一半人全转身向后院跑去,估计是人手不够的缘故,也有几个丫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整个院子内有些冷清了,而且留守下来的人很少,我和胡子想在此时强行突破的话,倒也不难,但我哥俩都没这么做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瞎扯两句,凭此就能看得出来,我俩都没把训狗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还问我呢,那意思,赌五万卢比的,一会能新来多少只狗?

    我琢磨一番,伸出两根手指。胡子咧嘴笑了。我看他也不接话,就又反问他,“该你了,你赌几只?”

    胡子回了句,英雄所见略同。随后他也伸了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但我俩都把这情况想的乐观了,大约过了三五分钟,我听到后院传来汪汪声,这声音很密集,连带着,在我俩不远处的那两个鬼脸獒也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听的心头一紧,胡子更是骂咧一句,跟我说,“狗艹的,这他娘的不得来了十多只狗?”

    我俩都往后院的方向打量着。

    很快的,有六个家丁拽着七条狗出现了,其中一个家丁还挺猛,左右手各拽了一条。

    这些也都是鬼脸獒,但跟守在我们近处的那两条相比,后来者的个头都不行,至少矮了小半头。

    这些鬼脸獒最终都聚在一块。

    而且那几个丫鬟也去而复返了,她们合力举着两个大皮兜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大皮兜子都鼓鼓囊囊,拉锁处也没系好,有一处还露出一大把的卢比来,是面值一千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足足的九百万卢比,都说见钱眼开,在场的家丁和其余的丫鬟,望着这皮兜子,都多多少少露出贪婪或震慑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倒没这么掉架子。而且我俩此时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那九条鬼脸獒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看胡子出现一丝犹豫的架势,我立马追问他,“对付九条狗,还能搞定不?”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能是能,不过也有个啰嗦!”

    我问他啰嗦是啥?胡子解释说,“我原不想启动潘多拉魔盒,但现在是一对九,不启动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胡子变身后的可怕,问题是,他变身后几乎是六亲不认的状态,我怕到时形势一度控制不住,胡子别在一激动下,把三夫人或者总督府这些人都搞死了。

    我因此劝胡子几句,那意思,让他一定稳住,而且一会我也给他打下手,我哥俩争取凭借现有的实力,把胜局锁定。

    胡子依旧犹豫着。这时那俩皮兜子都被抬到小亭子前了,它俩还被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三夫人指了指皮兜子,叽里咕噜说一句。玲子翻译,让我俩去验验钱,要是没问题,接下来就开始训狗吧。

    那些家丁的嘴巴都不老实,这时有人拿出奚落的架势,对我俩哼笑几声,也有家丁说风凉话,那意思,这俩佣工真不知道天高地厚,认钱不认命了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后一直没接话,我想给胡子再多考虑考虑的时间。我趁空又往前走,凑到那俩皮兜子前。

    我蹲下来,随便挑出一沓子钱,摆弄一番。

    这些钱都嘎嘎新,甚至不用特意贴近,我都能闻到一股弄弄的票子味。

    此时玲子跟我离得不太远,她低声念叨句,“你俩何必呢?”

    我猜她也看不好我俩。我没回答什么。突然间三夫人对那些拽着狗的家丁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把栓在狗脖子上的铁链子全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九条鬼脸獒,一下子全聚在一块了,它们都狰狞着,望着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我特想骂三夫人,心说这臭娘们,她怎么不给我俩准备准备的时间呢?

    胡子看到鬼脸獒有举动后,他纠结的表情不见了,而且他绝对打心里有点急。

    他不在多考虑,立刻把戒指对着脑门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子不想让总督府的人知道戒指的秘密,为了掩盖戒指的存在,他这一刻还狠狠的跺着脚,另外身体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这架势冷不丁看起来,有点像鬼上身。

    三夫人也好,那些家丁和丫鬟也罢,真的被胡子这举动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愣愣看着胡子,至于那九条狗,现在除了汪汪的咆哮,倒是没冲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胡子的表情越发怪异,心里暗道一声糟糕。但他的潘多拉已经开启了,我想拦也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往胡子身边凑也不是,不凑也不是。我倒是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但说不好是为什么,突然间,我冒出一股子念头来。

    这念头告诉我,趁着胡子还没完全变身呢,我赶紧溜到胡子身后做点啥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念头又是利爪的。我不懂利爪的意思,打心里有些犯懵,但利爪这念头越来越强烈,甚至最终影响到我了。

    我控制不住自己,猛地跑了出去。我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溜到胡子身后。

    在我接近胡子的一刹那,他留意到我了,尤其他还瞪着灯泡一样的眼睛,冷冷望着我不说,他还对我使劲捶了几下胸口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点毛毛的,不过胡子只是做了这些,并没有其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我来到胡子的身后,盯着他的后背,突然间我出手了。

    我完全被那股意念指挥着,这两只手,先后对胡子的后脑壳、脖颈和后背的大穴招呼着。

    我对自己下手的力道也有个概念,甚至也因此,我出了一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这一连窜的点穴,说白了都是下死手的节奏,有一次戳中胡子的后心窝的大穴时,我还听到咔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我整个心直落谷底,至于胡子,时不时惨哼一声,等我收手时,他整个人身体一软,彻底的瘫躺到地上。

    他面冲上,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翻着白眼,流着哈喇子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而我脑中那个操蛋的念头,这一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我急的蹲在胡子身边,一边使劲摇着他,一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胡子不理会我。那些旁观的家丁全嗤笑起来。还有人说,“看到没,这他娘的就是个垃圾,典型的坑队友,窝里斗!”

    也有人摇着头,拿出一副很肯定的架势分析说,“这小子叫什么名,真不地道,为了那九百万的赏金,他先把并肩作战的兄弟弄死了!但就凭他这干瘪样儿?他能吃这口独食么?”

    换做平时,我保准用拳头回答,让这些人闭嘴,但现在的我,不在乎这些人怎么说了,因为一门心思铺在胡子身上。

    那九条鬼脸獒中最大的那一条,这一刻忍不住了。它弓了下身体,又跟个箭头一样,猛地向我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它在奔跑时,整个脸也狰狞着,乍一看,就跟个哭着的鬼脸娃娃一样。

    我心里毛愣了一下,但我又迅速捡起不远处的一个小木盾,这小木盾原本是用来盛羊腿的。

    我不管小盾油不油腻,我把它护在身旁,又半蹲着,准备跟这只鬼脸獒王死磕。

    我有些没信心,想想看,要是少了胡子,我一个人对付九条恶犬,尤其我又没那么横的身体,点穴又对狗施展不开,我整个人会因此变得很被动。

    我都怀疑最终自己会不会被这九条狗追的满院子泪奔。

    而等鬼脸獒王又冲近一些后,胡子猛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太过于突然了,不仅是我和旁观的那些人,连那个鬼脸獒王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鬼脸獒王猛地来了急刹车。胡子先是四下看了看,尤其扭头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从他的眼神和表情中品到了,此刻的他,是胡子,并不是猩猩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没时间跟胡子说什么,尤其胡子又扭过头,打量着那个近处的鬼脸獒王。

    胡子哇了一声,随后跟弹簧一样,他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接下来的举动,很像僵尸,是那种一跳一跳的,尤其还把双手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鬼脸獒王拿出一副懵逼的架势,但它骨子里有一股子凶劲儿,它一呲牙,又窜了出去,试图咬向胡子的下体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一句,“畜生!”问题是,他发音有些含含糊糊的。

    胡子依旧像弹簧,他猛地跳起来,还把双腿岔开。

    他绝对是算准了距离,最终他落下来后,双腿牢牢的卡在狗脖子上,胡子又这么一收腿,这下可好,这只鬼脸獒王跟带了一个枷锁一样,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鬼脸獒王急的汪汪着,还拼命的扭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胡子昂着头,一边狂妄的像猿人一样吼了一嗓子,一边捶了两下胸口。

    他捶胸时,还发出咚咚的声音,跟小鼓有一拼了。我心说看这架势,他变身成功了,但他也是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随后没放过这只鬼脸獒王的意思,他又猛地俯下身体,用双手紧紧搂住鬼脸獒王的细腰。

    这鬼脸獒王意识到不妙,它汪汪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胡子伴随的也吆喝一嗓子。这鬼脸獒王,少说有一百十斤,但胡子一发力下,竟把它轻飘飘的举起来,最终还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鬼脸獒王有些爬了,它呜呜着,拿出求饶的架势,但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胡子轻蔑的哼一声,猛地把鬼脸獒王向地面狠狠投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