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7章 双魔发威(三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7章 双魔发威(三)

    鬼脸獒王被摔得很惨,尤其接触地面的那一刻,我清楚的看到,它被这股力道一带,整个身体又微微弹起来一下。

    鬼脸獒王呜呜着,不过这狗也真是有股子凶劲儿。换作别的犬,或许早就赖在地上不起来了,而它反倒狰狞着,慢吞吞的试着爬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冷笑的打量这一切,他跟鬼脸獒王相反,慢慢的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挠着脑袋,这一点跟猩猩很像,突然间,他拿捏尺度的咆哮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他的嗓音太尖了,我和那些旁观者的耳朵,都被刺激的生疼。也有家丁忍不住捂了捂耳朵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三夫人按耐不住了,她还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叽里咕噜半句,很明显她想说点什么,不过没等说完呢,就被胡子的举动打断了。

    胡子猛地往前跑了几步,他还把鬼脸獒王的脑袋当成足球,狠狠的来了一记射点球。

    这一招其实是我和胡子从一个变态连环杀手的身上学来的,别看笨拙,但很好用。

    伴随咔的一声响,鬼脸獒王被踢得横着飞出去半米,之后它重重落在地上,再无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胡子狂笑起来。其他八条狗,看到这一幕后,全有些胆怯了。它们整体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帮畜生的心眼不咋好,它们一定是觉得胡子太厉害了,所以又整体的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有一只大个头的鬼脸獒,它当了先锋。它特意绕了个远,等绕过胡子后,它飞快的倒腾着四条腿,向我奔袭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有扭身的举动,但我心说我俩都是兄弟,他一对一的消灭一个鬼脸獒了,我要是不露一手,岂不是笑话?

    我喝了一句,让胡子别来。

    胡子这么一停顿,鬼脸獒接近我了。离得少说有两米远,它就飞扑起来。

    我手里握着那个小盾呢。我心说不用白不用。我把小盾举起来,用它硬生生挡住了鬼脸獒的这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响,鬼脸獒的脸还撞到了小盾上,但这狗很凶,它又立刻抓紧机会,用嘴咬住了小盾。

    它还发出闷闷的汪汪的声响。这应该是一种呼唤同伴支援的叫声。

    其他七条鬼脸獒,这一刻有些骚动。有两只鬼脸獒,当先行动了。

    但胡子看到这一幕后,他骂了句不要脸。他又紧走几步,横着拦在我和这两条鬼脸獒之间了。

    这俩鬼脸獒一下子又来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我其实也心里有气,心说畜生就是畜生,有时候不讲规矩,既然如此,也别怪我出昏招。

    我盯着咬着小盾死不撒嘴的鬼脸獒,尤其是盯着它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一鼓腮帮子,狠狠唾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口唾沫,正中鬼脸獒的眼睛。对任何动物来说,眼睛都是最敏感的部位,这鬼脸獒扛不住了,嗷呜一声,也松开了嘴,它猛地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我等的就是这一刻。我承认,不懂狗身上的穴位,但我知道,每个动物的脑袋都重要,没了脑袋,谁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杀猪的视频。在那视频中,屠夫没用刀,反倒拎着一个大头石锤。

    他趁着大猪吃东西的那一刻,猛地举起石锤,还用石锤对准大猪的脑袋狠狠敲了一下,结果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我现在没有石锤,但有可以用来点穴的手指。

    我迅速举起右手食指,而且我拿捏住机会,对着鬼脸獒猛地跳着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搏击中有一招叫力劈华山,我绝对是来个力戳狗头。在戳中的那一刻,我食指有些发麻了,可见力道有多大。

    而这只阴险的鬼脸獒,在中招的那一刻,它整个身体猛地往地上一坐,它还昂着头,看那表情,分明是一脸痴呆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它完了,就算能侥幸捡回一条命,它以后也是个唐氏综合征的患者了。

    我对它又踢了一脚,这一脚很轻,这只鬼脸獒却被这么一带,整个身体一侧歪,傻兮兮的躺到了地上。它的嘴也突然微微咧开了,流出了哈喇子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内,我和胡子先后各自解决了一个鬼脸獒,可以说,我俩把这些旁观者都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回忆着我刚刚使用的招数,他还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,赞了句,“厉害,米罗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心说米罗?但我又一下子秒懂。米罗是黄金圣斗士中的天蝎座,他善于用的就是食指,发动猩红毒针。

    我又看了看自己的食指,也别说,胡子这种形容,倒是多多少少有点沾边。

    我给胡子回了个表情,这也算是一种无声的回应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三夫人明显呼吸都急促了,估计她是怎么都没想到,她的两个爱犬,就这么倒下了,而且一个没了呼吸,一个成了傻狗。

    她爆发了,尤其她扯嗓子喊得那一刻,她也有点走音,乍一听,有股子破锣嗓子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咯噔了一下,还扭头看着她。就凭她这嗓音,我隐隐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喊得还是天竺语,而且接下来,那些家丁都对着其他那些鬼脸獒喔喔起来,这貌似是一种驱兽术。

    这些鬼脸獒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它们变得暴躁不安。

    我知道,接下来很可能是一场大战和混战,我不敢耽误,立刻凑到胡子身边,还把小盾举着,横在我俩身前。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,那意思,一会我对付两个鬼脸獒,剩下的,看他这个魔王的发挥了。

    胡子摇摇头。我以为他是嫌我说少了,但我也不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。我掂量一旦,又强调,“那就三个吧,剩下四个归你,而且你比我身体横,还把潘多拉小人唤出来了,多打一个而已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哼笑了一声,强调说,“咱哥俩至于这么费劲嘛?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哮了一嗓子,我离他最近,被这么一哮,我整个人难受的又一哆嗦。

    胡子猛地冲了起来,他一边跑还一边追问一句,“兄弟,看我跑的帅不帅?”

    我心说就他那体型,尤其还是俯身冲的,咋看咋跟成了精的狗熊一样,但我不想这么明着损他。

    我只好口不对心的赞了几句。

    胡子哇哈哈的笑了一声。而他对着那七条狗这么主动的一冲,群狗又炸锅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狗使劲往后退,但最前面的那只鬼脸獒,它突然发狂,拿出拼命的架势,也对着胡子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这一人一狗离得越来越近,最后他俩还头对头的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但这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秒钟,之后他俩分开了,那只鬼脸獒又踉踉跄跄的跑了几步,等站下来后,它晃晃悠悠着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看它的举动,浑身一抽一抽的,分明是要昏的节奏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他也往前冲了一小段,等停下来后,他站直身子,慢慢的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胡子,尤其看着他的脸。我愣大发了。

    胡子的嘴上有血,也咬着好一大撮的狗毛,但胡子不在乎,他一张嘴,唾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颗狗牙被吐到了地上,尤其细看之下,这还是鬼脸獒的最大的那颗犬牙。

    我心说娘啊,那只鬼脸獒之所以那德行,很可能是疼晕的。想想也是,它刚刚在没打麻药下,被胡子硬生生咬下来一颗牙,这疼痛,也够它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又伸手抹了抹嘴,而且他绝对是后反应,突然间,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副恶心样,对着地面连续的呸呸起来,他还念叨说,“老子的初吻啊。”

    我有种捂脸替他害羞的冲动。我心说就他还有初吻呢?他的下辈子、下下辈子……乃至以后的十八辈子的初吻,估计在这辈子都被他贡献给小妹了吧?

    我也知道,他既然咬下鬼脸獒的牙了,他现在的嘴里肯定不卫生。我现在没法给他找水漱口,只好凑过去,还把我上衣袖子扯下来一截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让他好好擦一擦嘴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六条鬼脸獒,它们被打击的不行了,尤其那三条鬼脸獒的惨样,现在还活生生的摆在它们面前呢。

    它们彻底崩溃了,也不用谁刻意带头,它们争先扭头就逃。

    有几个家丁还傻兮兮的要把它们拦住,但都说穷寇莫追,同样的,穷寇莫拦。

    这些鬼脸獒怕我和胡子,不代表它们怕家丁。

    它们突然爆发了,也绝对是被逼的,它们对着拦路的家丁飞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。我和胡子听着都一皱眉。胡子绝对是有些心得了,毕竟他降服过禁地的鬣狗群。

    他对着这些鬼脸獒,哇啦哇啦的乱吼一通。

    神奇的一幕出现了,这些鬼脸獒不再乱逃和乱咬人,它们都伏在地上,呜呜的叫唤着。

    胡子冷笑起来,又捶了捶自己的胸膛。在他每捶一下,那些鬼脸獒就哆嗦一下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胡子,心说以后可以送胡子一个新外号了,叫他专治各种狗不服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三夫人的身体变得软软的,她往后退了半步,最后砰的一声,跌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扭头看了看。我俩想到一块去了,既然训狗成功了,我俩还扯什么用不着的,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胡子把嘴一咧,嘿嘿笑着,他还当先向那两兜子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边跑边说,“借光让让哈,让老子好好数数,这钱到底差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