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8章 咬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8章 咬人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人手里拿着一沓子钱。我其实只是意思一下的拿一拿,数一数,但胡子很较真。

    他嘴里时不时益达、益达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我本来听的很迷糊,心说他咋回事?馋口香糖了?但后来我明白了,他现在有点大舌头,他说的是一沓……

    这期间三夫人一直坐在椅子中,这么缓了好一会儿,她瞪了我们一眼。

    她并不再跟我俩说啥,反倒站起来,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的有些急,有的家丁又拿出小跟班的架势,跟在三夫人身后,而有的家丁留了下来,他们想处理下那几条战败的鬼脸獒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一支烟的时间吧,胡子对我示意,说钱没问题。

    我不想久待,尤其这里的气氛让我有些不自在。我对胡子使个眼色,那意思,拿钱,扯呼!

    我俩一人扛起一个大布兜。也别说,钱这玩意儿,要是单揣几张票子的话,倒没觉得有多沉,但这么一大兜子,我背的时候,真有点压人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这就要转身往院外走。我俩的举动,被几个家丁看到了。

    有人突然喂了一声,剩下的也都是欲言又止的架势。

    胡子先停了停,还冷笑起来。他反问,“怎么着?不想放我哥俩?”

    这几个家丁都对胡子有点惧,他们又没人接话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等我和胡子一直走到院门口时,奴哥带着两个手下,把路挡住了。

    奴哥看着我俩时,表情也有些不自然,但他嘿嘿干笑着,试图缓解下,不然太尴尬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记得回去的路,我跟奴哥强调,那意思既然三夫人也找完我们了,我俩把该做的都做了,接下来我俩自行回去就行。

    但奴哥答非所问,他墨墨迹迹的说了一大番。我细品着他的话,有两层意思。

    一来,他告诉我俩,三夫人的狗都很金贵,每一条当初买回来时,都价格不菲,而我俩今天粗手粗脚,一下就弄伤好几条,这很伤三夫人的心,但三夫人也很大度,如果你俩能懂得做点啥补救的措施,那是最好不过了二来,他说佣工宿舍区太乱了,那么多人住在一起,对每个人来说,没啥**可言,所以为了保险期起见,我俩可以把这笔钱放在他那里,他这人很有信用,可以很妥善的替我们保管。

    在说的过程中,尤其说完后,奴哥一直盯着我俩背着的布兜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不是三岁小孩,不可能被他这种低级的三言两语忽悠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哈哈笑了,特意拍了奴哥的肩膀说,“谢谢你的好意哈,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在胡子的带头下,我俩又绕过奴哥。

    奴哥犹豫着,最后他带着两个家丁,一直跟在我俩的后面,看架势,也想跟我们一起回宿舍区。

    我猜测,这阿奴十有**想把钱要回去,也就是所谓的输不起。

    我边走边趁空跟胡子念叨几句。胡子哼笑一声,拿出压根不惧的样子,他扭头瞥了一眼奴哥,又跟我说,“想乱来?他敢!”

    我心说强龙还斗不过地头蛇呢,我俩现在都在总督府,这是人家的地盘。我又叮嘱胡子几句。

    胡子拧了拧眉头,很明显,他想到了啥,但他没跟我说。

    等我俩回到宿舍区时,我发现整个院子里很静,不过很多佣工都没睡。

    尤其我和胡子往我俩的房间走去时,沿途经过一些宿舍时,几乎每个宿舍的门口都探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他们都望着我俩,有些人还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就凭这,我打心里暗骂,我心说这帮兔崽子肯定是事先知道了什么,而且他们中,绝对有阿奴的人,他们联合起来,给我和胡子下套来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一定是没想到,我和胡子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我暗中感谢下我俩脑中的芯片。而胡子边走边时不时打量着那些探出来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些好奇的佣工,倒是有些腼腆,他们不跟胡子对视,每当胡子看向谁时,这人还立刻把头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有个举动,他把背着的钱兜子猛地放到了地上。他又扯嗓子大喊说,“乡亲们,都起来,老子给大家分钱。”

    我没料到胡子会有这举动,一时间愣了下神。但不得不说,分钱的字眼太刺激人了。

    很多佣工也别说光是探头了,他们都从宿舍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特意看了看站在不远处,一脸铁青的奴哥。胡子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他对我示意,让我跟着他。随后他还双手举着钱兜子,大步向宿舍区的中心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在今晚,我们曾经在这里集合过一次,但那一次,是奴哥站在我们的面前喊着话,这一次变成是我和胡子了。

    其他那些佣工,他们倒是很熟练的又站成一个方队。我还初步看了看,来的人没全,还有一小部分,他们选择站在各自宿舍门口隔远旁观着,另外没有王半仙的身影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不想再多等的架势,他把我俩的钱兜子并排放在地上,还依次把钱兜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大面值的卢比,这么多票子……佣工们看的双眼直发愣。

    胡子简单把我俩今晚的经历说了说,我发现胡子学聪明了,他没刻意揭露这里面的猫腻,他只告诉大家,三夫人很豪爽,让我们哥俩训训狗,尤其看我俩这么尽职尽责后,她就赏了我们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我发现大家听完胡子的话后,都流露出不同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有人羡慕,也有人诧异,至于那个曾跟胡子掰过手腕的壮佣工,他拿出一副懊悔的架势,先是扭头看了看奴哥,随后他气的哎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凭他们的反应,更加验证了我的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胡子之前提到过,要给大家分钱,而且他也真是说到做到了。

    他从里面拿出三沓子钱,一共有三万卢比。他把这三沓钱打开,按人头的,给每个人分了一张。

    按胡子的意思,都是工友,大家甭客气,拿着这钱买烟喝酒吧。

    这些佣工原本就穷,他们面对我俩这么大方的馈赠,根本没法拒绝,那些原本躲在宿舍门前的佣工,这一刻也忍不住了,全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奴哥隔远看到这一幕后,他有冲过来制止的意思,但跑了两步后,他又停下来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么多人都收了钱,尤其胡子也说的很明明白白,这是三夫人赏的,他就算想制止,又有啥理由?

    等这么忙活一番后,胡子又跟这些佣工“客气”了几句,大家就散伙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背着那两兜子钱,走回我俩的宿舍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我看到王半仙正撅着,这么跪在床上熟睡着。

    胡子呵了一声,说这个老家伙,很奇葩!我示意胡子,别打扰这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俩又悄声聊了一会。我先赞了胡子几句,因为他刚刚来了一手仗义疏财,别看疏的财并不多,但我们的最终意思,是想告诉这些佣工一件事,至少等明天这些人把这事传出去后,奴哥就没法子再乱打我俩的赏金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之后我和胡子又商量着,把这两兜子钱放在什么地方比较妥当。

    胡子指了指床下方。我打量着整个宿舍,也别说,真没啥比床底下更好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我把两兜子钱都放在最靠里面的床下,我还让胡子睡在靠外面的床上,这样我俩一起守护着,无疑是双保险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奴哥是什么时候离开宿舍区的,更不知道这期间他又做了什么,反正他没来打扰我俩。

    而我掐算着时间,还找机会偷偷溜出去一会。

    我把之前藏到灌木丛里的绿眼小猴找到了,另外还有瓷刀和手电筒。

    那小猴还在昏睡着。我探了探它的脉搏,很有力,这说明它没大碍。

    我把它也偷偷带回了宿舍。我怕它随时会醒,更怕它醒来时,我和胡子都没及时发现。

    我本想把它藏在我的被窝里,问题是,这小猴的身上有点脏,至少凑近细闻之下,有股子臭味。

    我把这重任交给胡子了,让胡子搂着小猴睡觉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是挺挑剔的一个人,但这一次,他竟然没拒绝。他搂着小猴时,还总一脸坏笑的打量着小猴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早晨。我和胡子这一宿没怎么睡,所以有些睡眠不足。

    此时我正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时。我听到宿舍区传来了哨子声,随后奴哥喊了起来,“集合,都赶紧吃饭,开工!”

    我只是懒洋洋的翻了个身,因为今天没我和胡子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但操蛋的是,没多久,有两个总督府的家丁来到我们的宿舍门口,这俩家丁还扯嗓子喊,“你们两个,怎么偷懒还不起来?”

    有个家丁还特意举着拳头,对着宿舍门敲了起来,咣咣直响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耳朵难受死了。我困归困,但一下子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我坐了起来,赶巧胡子也跟我一样,他离门口近,估计听完比我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一句,问他俩,“你们傻么?难道不知道今天我俩不用出工么?”

    这俩家丁互相看了看。其实我认得他俩,是昨晚跟着奴哥的两个手下,按说他们肯定知道我俩的情况,但这一刻,他俩拿出装傻充愣的样子,反问说,“谁批准的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