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9章 玲子的告诫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59章 玲子的告诫

    这俩家丁的话一出口,胡子立刻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胡子心里也憋着好大一口气,他指了指这两个家丁,一时间,他还笑了。

    这种笑,绝对是气出来的。这俩家丁拿出稍微惧怕的样子,不过这俩人一定是收到了什么命令,他俩拿出死磕的架势,一口咬定我俩这是偷懒。他俩还拿出命令的语气,让我俩这就起床开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视一下。胡子对我一摆手,那意思,让我别管了,他来搞定这俩小子。

    胡子也不坐在床上了,他光着脚大步走下床,就这样,他一路走到宿舍门外。

    他还跟这两个家丁争执起来,而且故意飙起了高嗓音。

    整个宿舍内全是胡子的回音,我冷不丁被震得都有点耳朵疼了,至于宿舍外,我相信只要不是聋子,都能听到胡子的话。

    胡子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质问这俩家丁,尤其这里是总督府,胡子反问这俩人,难道总督府的家丁都是撒谎不眨眼的骗子?昨晚上答应的话,睡一宿觉就都忘了?

    这俩家丁一直在反驳,只是他俩的嗓门不高,这么一比,倒让他俩处于劣势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这三人,打心里有些头疼。我心说有时候,能动手就别多动嘴,因为没啥用,但有时候,碍于各种因素,我们又没办法动手。

    我都怀疑他们一直这么吵下去,何时是个头?

    赶巧的是,现在宿舍区内也有几个总督府的丫鬟,包括玲子。她们站在院子中间,负责给这些家丁盛早餐。

    玲子原本只是时不时往这边瞧一瞧,但过了一会儿,她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盛饭了,径直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生,嗓音天生尖,她插了个空,打断胡子和两个家丁的争吵。

    她倒是替我俩说了句公道话,那意思,这两位是佣工中的第一壮汉,昨晚也确实是折腾了一晚上,所以他俩应该好好休息一天,放放假才对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俩家丁挺给玲子面子的,估计跟玲子是三夫人身边的红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俩又对玲子示意,随后他俩凑过去,跟玲子说了一番悄悄话,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但最后,这俩拿出怪表情,一同离开,不再找我和胡子的麻烦。

    我是个懂规矩的人,趁空我跟玲子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玲子抿嘴笑了,对我俩摆手说,“没事,两位壮汉,请继续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跟玲子没啥交集,所以没啥多说的。我俩又回到宿舍。

    胡子懒懒的躺在床上后,他没急着闭眼,反倒盯着屋顶,琢磨着事。

    我跟他差不多,但我是半坐半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整个房间,王半仙不见了,估计是已经起床离开了,另外我又特意看了看床底。

    小猴和那两兜子钱都在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一小会儿,胡子开口问,“兄弟,你还困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而且别看他问的短,但我知道他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我又接话说,“先让这帮佣工离开,咱们缓一缓的,然后回旅店看看,而且务必把赃款和猴子带走。”

    胡子嘿了一声,这也是对我的一种回应。

    我还掐了掐表。我估计最多半个钟头,这院子就没啥闲人了。但出乎意料的,不久后玲子端着两碗粥,出现在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两碗粥,我猜她是主动给我俩送吃的来了。

    胡子不客气,立刻拿起一碗粥,大口的喝起来。他还催促我说,“这粥真他娘的香,快尝尝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急着喝,因为我发现玲子总盯着我和胡子看着,甚至一度愣神。

    我心说她这是什么毛病?而且我脑中还冒出一个念头来,但我立刻也被这念头吓得一激灵。

    我俩喝着玲子的粥,总不能啥都不说。我纯属没话找话的跟她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玲子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而且也不怎么爱回答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说的冷场了,玲子倒是借此一转话题,问我俩,“两位壮汉,你们成家了么?”

    她说完时,整个脸还微微红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至于胡子,他稍微一愣后,嘿嘿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反问,“玲儿,你呢,成家没?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玲子有些犹豫,但很快她又拿出很肯定的样子说,“没呢,而且我连男友都没有!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了解玲子,因为那一晚的偷听。

    胡子说话不爱拐弯抹角,他索性直问道,“不对吧,你不是有男友么?叫啥来了?对,嘎子,这名听着彪呼呼的。”

    玲子脸一沉,尤其听到胡子最后还埋汰嘎子一句,玲子拿出更加厌恶的样子,摆手说,“他追过我,但我觉得不合适,我俩刚刚分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刚分,这话太耐人寻味,而且嘎子知道么?

    胡子倒是没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他这下子彻底明白玲子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我,跟玲子强调说,“我兄弟嘛,不仅成家了,还娶了三个媳妇,老大老二听说都怀上了,至于老三,估计……也快了!”

    玲子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态,但接下来,她又把精力都放在胡子身上。

    胡子指着自己,哈哈笑了。我猜这爷们很可能会吹嘘自己一番,尤其他确实还没成家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玲子为何会对我和胡子情有独钟,难不成说,在嗒旺的女子,都崇拜强者么?

    另外说心里话,如果胡子能跟玲子发展发展感情,这绝对会对我们的任务有好处,但我知道,胡子才不会跟玲子懂真格的呢,所以既然如此,又何必借着恋爱来耍流氓呢。

    我抱着这个态度,突然插话了。我指着胡子,跟玲子说,“他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愣,还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我。我对他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胡子看出我态度的坚决。也真被我猜中了,他对玲子,只有下半身的一种冲动。

    他为了我,这一次妥协了。而且他为了断玲子的希望,还补充说,“我有两个孩子,都能打酱油!”

    玲子拿出低头闷想的架势,她时而苦笑,时而还念叨句,说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呢?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安慰的好了。我趁空也喝起粥来。

    我故意喝的很快,这粥也操蛋,有点小热。我最后被烫的舌头直难受,但我把它搞定后,还特意把空碗递给玲子。

    我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玲子,她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玲子接过碗后,并没急着离开的意思,她倒是不抱着跟我俩处对象的希望了,但她对我俩还是有好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问,“两位壮汉的身手很强,至少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了,既然如此,你俩为何选择当佣工?这样白白浪费一身的本事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犹豫的样子,不知道咋接话回答。我趁空脑筋飞转,琢磨一番。

    她这问题,其实也让我觉得有些棘手。我倒是想到几种解释,但我也觉得,每种解释都容易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我最后索性大有深意的一叹气,反问她,“在嗒旺这里,身手高有什么用?没有后台,想闯出一片天地来,难!外加我哥俩脑筋死,不懂得其他生财之道,所以不如出一出力气,能挣点钱,养活一家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玲子似乎被这一番话引起了共鸣,她也念叨几句。按她说的,她本身很会记账和管理财务,至少当个会计的问题不大,但她也不是一样,在嗒旺没啥门路,最后混到总督府当了一名丫鬟。

    玲子对我俩绝对是很有好感,她又提了一个建议。她说她有几个远方表哥,专门做贩子的,把外地的黑钻苹果运到嗒旺来卖。她的意思,我俩为何不离开总督府?她到时可以把我俩介绍给表哥,让我俩跟那帮贩子一起做点小本生意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是玲子的好意,一方面我对玲子说了声谢谢,另一方面,我突然联系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昨晚她就提醒过我俩,让我俩装病,不要见三夫人。

    我一直想搞明白这里面的猫腻。趁着现在,尤其这宿舍内只有我们仨,并没其他人,我直接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玲子咬了咬嘴唇,看样子,她不想说。

    但胡子又接话,软磨硬泡了一番。玲子扭头往宿舍门外看了看,她又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压低声音告诉我俩。

    按她说的,我俩得罪了总督府的某个人,她不知道这人是谁,但自打我俩刚来当佣工,就有人特意安排了一系列的计划。也因为三夫人有个独特的癖好,喜欢看她养的鬼脸獒咬人,所以这计划最终的目的,是让我和胡子去见三夫人……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完的一瞬间,胡子就忍不住骂咧了一句,说谁他娘的这么阴险?

    我没急着说啥,反倒脑子中浮现出一个情景和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玲子还想跟我俩说些什么,但宿舍门外传来另一个丫鬟的喊话声,她似乎正找玲子呢。

    玲子没时间了,她摸着衣兜,拿出一个纸条上,这上面写着一个手机号。她把纸条递给我,还说有事的话,直接找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的走了。我捏着纸条,只是大体看了看,并没急着把电话号存到手机里。

    胡子走到我床边,他跟我并排坐下来后,他还咒骂着那个暗中放冷箭的人呢,而我反问他,“你分析下,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胡子挠挠头,说他哪知道,但他又拿出发狠的样子,说此仇不报非君子,他这次来总督府的目的,除了要找宝藏外,现在还多了一个任务,要把这人挖出来,然后扒皮抽筋……

    胡子又放了一系列的狠话。

    而我比他要务实。我又提醒着说,“奴哥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