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0章 碾肉运土车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0章 碾肉运土车

    胡子听到奴哥的字眼后,他眯了眯眼睛。随后他反问我,“你确定这个小人就是阿奴?”

    我一耸肩,我也让他再好好想一想,尤其我俩才来总督府,除了阿奴还能有谁会阴我们?

    胡子一定是自行脑补了一番。他赞同的连说对对,之后他补充说,“记得么?咱俩来应聘的时候,阿奴跟那个矬子有猫腻,我猜他一定是暗中收私钱,替别人找工作。但咱俩被鲁沙通过关系弄了进来,无疑是让他少挣了,所以他怀恨在心……”

    胡子还忍不住吐槽,说就因为这点屁事,他竟然想咱俩搞死,至于么?而且他难道不怕蹲牢子?

    我无奈的干笑。我指了指脚下,提醒胡子说,“兄弟,别忘了,这里是嗒旺!”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娘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有仇不报非君子,而且光被别人搞了一顿,我俩不做点啥,也确实窝囊。

    我同意他这个想法,尤其不把奴哥搞定,我俩以后还怎么在总督府混?但我也有尺度,要搞定这个奴哥,还得找机会,不然总不能大白天的,我俩直接过去吧?

    我让胡子先忍住,而且隔了这么一会,玲子那些人都离开了宿舍区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这就收拾起来。我俩想趁空回旅店一趟。

    对那两兜子钱,我俩倒不用太走心,毕竟封好了后,我俩一人背一袋子就是了,但我看着那个绿眼小猴、手电筒和瓷刀,我有皱眉头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绿眼小猴太明显了,尤其被太阳光一照之下,它整个身体都反绿光。

    我不敢直接这么拎着它,不然太容易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把注意力放在屋内,想找个袋子之类的东西,把绿眼小猴也装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宿舍内的关于木匠的工具倒是挺多,却没啥趁手的袋子。最后我俩想了个笨招,胡子把衣服脱下来了,用衣服做了个简单的兜子,把小猴放在里面。我直接把手电筒卡在后腰上,至于瓷刀,我把它放到装钱的大布兜子里。

    随后我哥俩大包小包的,拎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在经过宿舍院时,有人吆喝了一声。我俩扭头一看,是那个青脸汉。

    他拎着一个锤子,大步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既然知道了一些猫腻,尤其青脸汉还是奴哥的手下,我俩对他当然也有了警惕和提防。

    胡子盯着青脸汉手中的锤子,还一下子敏感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隔远喊了句,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还把背着的布兜丢到地上。要我说,胡子这时随时做好打斗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但情况没我俩想的那么糟。青脸汉也知道我俩误会了,他立刻把锤子收起来,还解释几句,说他刚刚正在往墙上钉钉子。

    他凑过来后,指着那两兜子钱,又问这问那的。

    按他说的,两位的钱,一时间花不完,肯定要存起来才对,但在嗒旺,只有一个天竺的银行,而他的一个朋友,正好在里面工作,所以他可以带我俩过去,甚至帮忙多谈谈利息啥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不是真的打算在嗒旺定居,我看青脸汉是越说越有兴趣,我插话打断他。

    而且为了少跟他浪费口水,我索性这么回复他。我告诉他,那天竺银行的行长是我俩的老铁,存钱这一块,不用他多帮忙哈。

    青脸汉眼睛眨来眨去,我不知道他又打心里憋什么话呢,我对胡子一使眼色,我俩跟他告别,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青脸汉古里古怪的想跟过来,但胡子有些翻脸了,尤其扭头看着青脸汉时,目光都有些发狠和发冷。

    青脸汉拿出放弃的架势,只是隔远对我俩嘿嘿干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想走到总督府的大门,中途要经过工地,其实如果有其他选择,我是真不打算走这里,但没办法,这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当我俩来到工地,尤其是来到那个小桥附近时,我看到王半仙了。

    王半仙依旧自己一个人,默默蹲在桥底下,对着一排扶手,做着他的本职工作。

    另外我印象中,桥下方的大部分路面,在昨天傍晚已经被铺上青砖了,但现在一看,这些青砖都没了,整个路面都变得坑坑洼洼,甚至上面全是渣土块,有些渣土块上还凸出来一个个的尖石头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了一句,说他娘的呦,这工程如此反反复复,啥时候是个头?

    我笑了笑,接话说,“这么一来,工期不就长了?”随后我也补充个题外话,“帝力是嗒旺的最高长官,人家不差钱,奴哥带着这些工人,目的就是宰土豪呢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吐槽几句,我俩边说边小心的往这片坑坑洼洼的路面走去。

    我俩没法走的太快,就这样,有时候前面实在没啥好路面了,我往往一脚踩上去,脚板都会被尖石头硌到,难受的一瞬间呲呲牙。

    我俩晃晃悠悠,等走到路面中间呢。突然间,我听到桥上出现轰轰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有五辆运土车,正哗啦哗啦的晃悠着,顺着桥,正往我们这边冲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运土车都不小,跟煤矿里运煤的那种车差不多大小,而且很操蛋的是,它们离得很近,甚至几乎是横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如果还傻站着,等这五辆运土车“兵临城下”了,我哥俩绝对是被碾的命运。

    我喊了句,“躲!”我俩又迅速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的思路完全相反,胡子是往前冲。而我拿出了倒退的意思,毕竟身后的路刚刚走了一遍,这让我安心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各自飞快的倒腾着双腿。至于这一刻,我脚底板疼不疼,这都是小事了。

    这五辆运土车随着渐渐下滑,它们的速度是越来越快,但我躲避的够早,在这些运土车离我还有二十米左右远时,我已经彻底的从这段坑坑洼洼的路上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长出一口气,也望了望胡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子遇到了小麻烦,他离路边还有几步的距离,这一次,他又迈出一大步,当踩到前方路面时,这里竟然砰的一声,出现了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胡子惨哼了一嗓子,他的半条腿都陷入到坑里。

    按说这也没啥,胡子抬一抬脚就是了,问题是胡子做也这么做了,但无论怎么使劲,这只腿都抬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那五辆运土车,我意识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我急的对胡子大喊。胡子其实也打心里急的够呛,他还骂了句娘,又试着使劲抽腿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,自己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了,而且我稍微纠结一下后,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。

    我把背包往地上一丢,随后我掂着脚,向这段路面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么做,无疑是让脚尖的压力变大,尤其踩到尖石头后,疼痛感更甚。但我不在乎,而且我还强逼着,让自己提速。

    那五辆运土车,一点点的在我眼中变大。最后我冲到胡子近处后,我还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借着这股劲,外加胡子也一发狠,我俩抱在一起,而且胡子终于把腿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俩一路踉跄加晃悠,就这么紧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我俩运气好,这五辆运土车,最终跟我们来个擦肩而过,尤其最近的那辆运土车,在经过我和胡子时,它颠簸之下,散出不少土屑来,这些土屑有的都迸溅到我和胡子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俩看着这五辆运土车渐渐离去,最终它们停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我盯着胡子的小腿打量着。我想知道,刚刚他为什么抽不出腿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好家伙,这个小腿几乎光着了,裤腿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怎么回事?胡子回忆说,他就觉得刚刚有个手,使劲拽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我又带头,走到刚刚胡子失手的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那个小坑倒是还在,但它里面全是碎石块和土屑,大体一看,我也看不出个啥来。

    我蹲下来,打量着四周,我捡起一截小铁丝,我对着这个小坑,来回挖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想一探究竟,尤其想确定下,胡子所说的那只手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但这一刻,桥头出现了几个人影,为首的那个还对我俩扯嗓子喊了喊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去,是奴哥。

    如果我看到的是别人,或许我不会乱想,但盯着奴哥,我突然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刚刚这一切,或许不是意外……

    奴哥拿出心急的架势,还带着其他人,主要是佣工,他们一起跑下来。

    等离近后,奴哥关心的问我俩,那意思,咋样?有没有受伤?

    胡子有些憋不住了,他直接冲到奴哥身旁,还把奴哥的衣领子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狠狠的问,“你行啊,兔崽子,你想让我俩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让胡子说完,我还插话打断他。

    我倒是挺冷静,问奴哥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奴哥解释一番,刚刚他正在监工,这五辆运土车原本被一个挡板拦着,谁知道挡板突然松动了,这五辆车就跟个脱缰的野马一样,全冲到桥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还把这事的责任归咎于佣工,那意思,这帮佣工干活太毛手毛脚了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交流下眼神,说实话,我根本不信,胡子更是拿出鄙视的样儿,对着奴哥连哼哼几声。

    奴哥今天是出奇的好脾气,他又对我俩连说抱歉。

    而就是他的这个好脾气,让我更加肯定,他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想听我的想法,他还多问一句,“这事接下来怎么算?”

    我只是笑了笑,回了句,“没事。”在奴哥和胡子都稍有诧异的目光下,我还招呼胡子,那意思,一起离开吧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