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睡美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章 睡美人

    我轻轻碰了武悦几下,想让她醒过来,但一来武悦喝的太多了,二来她心太累了,压根就睁不开眼睛,甚至呼吸还渐渐变重。

    我头疼上了,心说总不能让她一直睡在这里吧?

    我先去吧台,把账单接了。不得不吐槽,这里的消费不低,这几杯洋酒,就要了我小五百块。

    那吧台服务员还盯着武悦看了一眼,跟我说,“你女朋友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只能笑笑。他又拿出大有深意的架势,瞥我几眼。

    我懒着想他为啥会有这表情,也不跟他多说啥。等回到武悦身边后,我翻着她的兜,拿出她手机。

    我并不清楚武悦住在哪,考虑着要不要给她朋友打电话,问一问地址。但武悦的手机有屏幕锁,还是输入密码那种,我冷不丁没法用它打电话了,另外看着手机屏幕显示,王中举的未接来电有十多个,甚至还有他的好几个短信提示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兔崽子,这时候着急武悦了,但有个屁用?我打心里还不解恨的骂了几句人渣。

    我纯属突然的灵机一动,想到一个地方,就是我和胡子住的那个房间的隔壁。我心说让武悦在那里好好睡一晚上,其他事等酒醒了再说。

    我拿定主意后,一把将武悦背了起来,往凯伦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吧台服务员一直坏笑着目送我离开等出了凯伦,正巧门前停了一辆出租车,这司机特积极的对我按喇叭,看我不理他,他还摇下车窗问,“兄弟,去哪啊?”

    我这次不会犯低等错误了,心说就那三百米的路,老子溜达几步就走到了。

    我一边走一边跟武悦试着说几句话。武悦在我背上,姿势不太舒服,所以也没睡得那么死,偶尔应几声。

    我仗着她现在迷迷糊糊,也听不到啥,就又说了几句不该说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她现在运气不好,没遇到好男友,也没遇到个好领导,但警方心里有数,正在抓这几个贪污分子。等一等的话,绝对会变得很美好。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刚说完,武悦睁开了眼睛,还念叨说,“你别说了,听得我想吐。”

    我猛地站定,打心里犯嘀咕,自己这番话有这么恶心么?

    这一刻,我右肩膀还一热。我又一下反应过来,心说糟了,她是真喝多了想吐。

    我再不做点啥动作,保准成为武悦的垃圾桶。我也怕这时候把武悦放下来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我有个笨招,把身子猛地往前一弓,这样我和武悦都往前一探,我俩几乎脸靠着脸。

    武悦哇哇吐起来。这一股股胃里的洋酒,全洒在我面前的地上,而且被小风一带,我能闻到浓浓的酒味。

    我拧着眉头,胸口难受的厉害。但我不能因此也吐上啥的。

    我特意转过头,不去看这一地的污浊物,也尽可量的避一避。

    武悦吐得挺彻底,但这么一弄,她被刺激的又酒上头了。她无力的趴在我背上,我也能感觉到,她胸前的两个勃勃紧紧贴着我。

    她还嚷嚷着,“好热,热死人了。”但我想不明白,她这么喊着热,却双手往前一身,给我解起了上衣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前的纽扣,一个个的被解开。我急了,又急忙腾出一只手,把纽扣系上。

    武悦是个女警,骨子里多多少少有点女汉子的性格,她一边解,我一边系,这把她弄烦了,这小娘们,之后竟双手一用力,对着我衬衫左右开弓,猛地一扯。

    这下好,伴随噼里啪啦的声音,我上衣纽扣全绷开了,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我看的直眨巴眼,武悦手上动作不减,喊着热的同时,又往我裤子摸去。我连连喊着姑奶奶啊,也亏得现在天黑,路上没啥人,不然看到这一幕,保准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我不想停留了,带着武悦飞快的跑起来。

    等来到如家酒店的前台时,我敞着怀,裤带也松了。看着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前台服务员当然认识我,尤其我刚刚带着一个病号入住没多久,这次她看着我这个德行,又背着一个美女时,愣住了,甚至忍不住的直眨巴眼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嘿嘿笑笑,也不知道咋解释了。我还主动问,“我隔壁那房间,被订出去没?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我背着武悦来到这个房间。等把武悦放到舒服的大床上后,我终于能彻底松了口气,也赶紧把裤带系上。

    武悦喃喃说着啥,也不知道是不是梦话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的衣服,尤其裤子上,有不少污点子,估计是武悦吐的时候,喷溅上的,另外武悦的外衣看着也不咋干净,她还出了一身香汗。

    我怕她就这么睡下去,一是不舒服,二是别折腾出什么病来。

    我稍微纠结一番,又下定决心,给她脱衣服。我也不是没个尺度,只把外套都扒下来,让她的胸罩和内裤都保留了,不然我岂不跟流氓没啥区别?

    我把她的外套都放在床头柜上,这样她醒来时,一睁眼就能看到。另外我只知道武悦身材不错,没想到少了外套的遮挡,她身材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我面前时,会这么美。

    我找不出词来形容啥,估计这时有个模特躺在武悦身边,也会逊色三分吧。我小腹一时间还特别胀,有点反应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压着小腹,让自己能好受点,我盯着武悦看了一会儿。最后实在受不了,我跑到洗手间,拧开水龙头,用最冷的水洗脸。

    冷水的威力很大,我最后叹了口气,感觉体内那股邪火,又被硬生生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走出洗手间,想给武悦盖上被,然后我就悄悄离开。谁知道这期间武悦又不老实上了,她趁我不在,把内衣都脱了,来了个裸睡。

    我出了洗手间,看着眼前这一幕。突然间,鼻子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我用手一摸,好家伙,红呼呼一片,我竟然流鼻血了,而且还有止不住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心说得了,此地过于危险,也别给武悦盖什么被了,赶紧撤吧,不然就得犯大错误。

    我一扭头,转身去了隔壁。胡子这时也睡的很沉,还出了一身的黏汗。

    我先没急着理会他,去洗了个澡,用的依旧是偏冷的水。

    之后这一夜,我睡在旁边的床上,平均每过一个钟头,我都起身看看胡子咋样了,还拿毛巾给他擦擦汗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冒出一个很古怪的念头,记得调查凶宅自杀案时,我们遇到过一个肥猪女,她身上就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我有个直觉,胡子这一身黏汗跟那肥猪女身上的黏劲儿有点类似,但我也咬不准这两者有啥关系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亮,我正处在半睡不睡的状态时,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叫唤,是武悦的,她嗓音很尖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这丫头不会又出啥事了吧?

    我顾不上穿衣服裤子,身上就留着一个裤衩,急三火四的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房间的房卡一直在我手上,我也没敲门,直接划卡进入。

    但我刚把房门关上,喊了声武悦,没等有下一步举动呢,洗手间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是武悦,她此刻把衣服都穿上了,对着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她会突然动手,一耽误,她用胳膊肘狠狠卡住我的脖子,还一发力,把我逼的撞到墙上。

    武悦全身都在用力,我眼前阵阵发黑,甚至有种很强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武悦明显动怒了,连连骂着,“你这色狼,敢糟蹋我!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我心里连连念糟,知道她误会了。我想解释,问题是根本说不出话来。而且再这么持续下去,我会严重缺氧。昏迷是指定的了,弄不好身子在缺氧之下,还会出现别的毛病。

    我不能硬抗,首先想到的,是对武悦太阳穴狠狠打一拳,但这一招太狠了,尤其她还是个女子,别因此受伤。

    我现在的脑子有点乱,潜意识下,立刻想到了老更夫教我的招数。

    我对着武悦下半身狠狠抓了过去。这一招我特意练过,抓的也特别准和特别狠,但一捏之下,空空的,我突然反应过来,她是女孩。

    武悦又误会了,手上力道继续加大。

    我嘴里都湿乎乎的,估计快吐白沫了。我临时变招,对着武悦的胸口抓去。

    这纯属是胡乱的变招,但歪打正着的又碰到武悦敏感部位了。我下手比较重,武悦最后扛不住的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我脖子一松,也借机吸了一口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武悦护着胸,看样还要扑过来。我扯着沙哑的嗓子,喊了句等等,甚至还举起双手,做出龙爪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武悦被吓得猛地止步,连骂色狼。

    我没做过,当然显得理直气壮,也急忙抢话跟武悦说,“你说过你还是个处,现在检查一下自己身子,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色狼了。”

    武悦听完第一反应是脸红了。她念叨句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处?”

    我猜她记不得昨晚说过啥了,我一点点帮她回忆。武悦默默听着,而且一脸表情告诉我,她渐渐信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就好办了。我也不想一直这么干站着,外加自己折腾一晚上没咋好好睡,身子挺乏的。

    我招呼武悦,去屋里坐着说吧。

    武悦坐在床上,我随便找个椅子,一屁股坐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我俩也没说多久,武悦就心事重重的,望着窗外,直抹眼泪。她还让我先出去,她想静一静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也好,我又告诉她,我和胡子就在隔壁,让她有事了,打电话给我,或者敲门都行。

    我这就往外走,在离开一刹那,武悦说了句,“谢谢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,包含的意思太多了,我只是苦笑了一番,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但等又回到我的房间,当刚一进去时,我看着胡子,原本平静下来的心,又咯噔了一下!

    这一卷的卷名想了好久,还是决定叫它人皮马甲吧,也是非常罪恶的一卷。素材参考了中国悍匪档案、东北虎帮案、某些抢劫与绑架案,最后提一下这卷的凶犯,根据当地监狱关押的一个重刑犯原型刻画,他让我印象极其深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