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 新势力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2章 新势力

    司机告诉我俩,帝力家小区的正门太严了,出入时保安一旦觉得脸生,都会盘问,外加正门正在修建,路况也不是太好,所以他把我俩带到小门,到时我俩直接从小门钻进去,找方爷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对方爷这个字眼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胡子拧着眉头,问司机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司机没急着回答,他又给三驴车提了提速。等又一转弯,我们来到一排铁栅栏墙的附近。三驴车慢慢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机从驾驶位上跳下来,他又屁颠屁颠的过来把车厢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此时都沉着脸看着他。这司机反倒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他对我俩一拱手,称呼说,“张爷、胡爷,小的叫蜈蚣,是新加入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是老有条,虽说这司机前前后后说的两番话都很明白,但我俩还是没轻易的相信他。

    胡子还啧啧几声,反问,“你怎么证明你是新手下?”

    蜈蚣四下看了看,确保没人后,他还把上衣撩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嗒旺很热,他并没穿太多,这么一撩也很容易,我看到在他左小腹上,纹着一个银方。

    蜈蚣又补充一句,说原本方爷还想让他们穿狗皮马甲,但天太热,这一项就省了。

    我联系到了邓武斌的团伙,当时我和胡子混进去当卧底时,我俩拜关公,用烙铁纹身,还穿了人皮马甲。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现在是把邓武斌团伙的那一套改良了一番,又搬过来用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先后都点点头,表示我俩都信了。

    我也有个疑问,我想知道,为何这司机的外号叫蜈蚣,尤其较真的说,外号都会说明一些问题,比如这人长相特征或者有啥怪异身手等等。

    我这么问了一嘴。蜈蚣嘿嘿笑了,回答说,“方爷给所有新来的手下都起了外号,用的都是虫类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他还掰手指举例上了,比如他就叫蜈蚣,而其他人有叫蛐蛐、蚊子、苍蝇的等等。

    胡子打了个岔,说叫别的都还好,但外号叫蛆啊、苍蝇啊之类的,听起来也太有些恶心了。

    蜈蚣很机灵,不想在我俩面上发表啥看法。他听完胡子的话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随后蜈蚣跟我俩聊了几句,他又看了看时间,说他还有任务,要继续开着三驴车在嗒旺里转悠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方皓钰交给他什么任务了,但我和胡子没拦着,这就跟他告别。

    我俩背好钱兜子,又对着一处铁栅栏墙走去。这墙上有个小门,而且是需要刷门禁卡的那种。

    别看我俩没卡,但胡子对着小门使劲推了推,这小门就开了。换句话说,这里被人做过手脚,门锁是坏的。

    等进了小区,我和胡子又找门牌号,我俩最后来到一个大别墅前。

    这别墅的位置很正,处在整个帝力家小区最中心的位置上。胡子念叨句,“你说这别墅是方皓钰买的还是租的?”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才来嗒旺几天,就算能搂钱,但也决不能搂了这么多钱,能在这里买一栋别墅吧?

    我因此回答,“租的吧!”

    胡子点头表示认可。我趁空也打量着整个别墅。这别墅很干净,它的小院里没有一丁点的垃圾,另外院门被擦的崭亮,隔远一看都有点反光。

    在我印象中,方皓钰其实就是个很爱干净的人。我对胡子说,“光看这别墅的环境,咱哥俩就没找错。”

    我俩最后站在院门前,旁边墙上还有一个门铃。

    我对着门铃按起来。在等待期间,我俩都发现,挨着院门的墙头上,立着一个小圆形的装饰石头。这石头乍一看没什么,但突然地,我听到它里面传来很轻微的吱吱声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几乎秒懂,胡子还对着这个圆石头竖起了中指,骂咧着说,“别跟老子玩这一套,还排查什么?赶紧出来人开门。”

    但我俩又被凉了小半分钟,这时才有两个男子从别墅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俩人看起来都老实巴交的,但他俩的肩膀很宽,胸膛也有些发鼓。

    我的评价,这俩人有股子爆发力,至少遇到危险时,他俩打出的拳头,绝对能让对手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他俩来到院门前,并没下一步的动作了,他俩也客气的笑着,借着这种掩饰,打量着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我猜这俩人并不认识我俩,我对胡子使了个眼色。胡子很直接,喂了一声,问他俩,“方皓钰呢?”

    这俩人明显一惊,但他俩应急反应很快。他俩这就摇头,说谁是方皓钰?

    胡子让这俩人别打马虎眼了,他又指着自己强调,“胡爷!”随后指着我说,“张爷!”

    这俩人的笑容突然僵住了。有一个留了下来,另一个立刻转身,往别墅内跑去。

    我光凭这俩人简简单单的一举一动,就不得不佩服方皓钰,因为这都是他调教出来的手下,能如此处惊不变,这都说明方皓钰的一种能力。

    很快的,别墅里再次走出四个人来,为首的是那个去而复返的男子,跟在他身后的,是方皓钰,而且这个方爷,现在还摆谱了,也带了两个小跟班。

    方皓钰隔远看到我和胡子后,他嘿嘿笑上了。

    我发现不管什么时候,方皓钰的笑都是那么的邪性。

    方皓钰还对着站在院门口的男子说,“快点开门,娘的,你小子太不懂规矩,连自己家的老大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这男子连连应着,随后又一口一口老大的称呼我俩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有些脾气,毕竟我俩被凉在这儿,但现在的他,看着这几个如此机灵和能干的手下,他笑的嘴都有些合不拢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特意把我俩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指着这个别墅,问我俩,“怎么样?咱们住在这里,总比住在旅店要强多了吧?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,“还是你小子懂得生活!”

    我们当然不能一直站在院子内说话,方皓钰又带头,我们仨往别墅的方向走去,至于其他那些手下,都跟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胡子对这些手下很有兴趣,他特意扭头往后看了看。他又问方皓钰,“这就是你提到的新招的那几人,不错嘛!”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坏坏的表情,而且他也流露出稍许的小得意。

    他接话强调,“几个人?拜托,这样的低办事效率,绝不是我的风格,来吧,我带着两位爷一起跟大家见见面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听的有些纳闷,但等进了别墅,我看着大厅内的情景时,我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里面全是人。初步看,少说有十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男子,大部分人都站在一个关公像的两侧,而在这关公像的面前,还跪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都光着膀子,一脸虔诚的架势,盯着关公看着。

    我明白,这四个男子正要加入我们,至于其他人,都是已经加入的手下了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我的乖乖!”

    方皓钰对身手的手下示意,等这手下把别墅门关好后,方皓钰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又指着我和胡子,对这些手下强调说,“一会一起喊的时候,别那么大声,我这人喜欢静,来!都见一见我提到的另两位老大。”

    这些男子都拿出恭敬的样子,对我和胡子称呼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也很听方皓钰的话,喊声没那么大,甚至还有人是用假嗓音喊得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,冷不丁有二十来人跟鬼叫魂似的,我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但胡子不仅没这感觉,反倒又兴奋上了。他拍了拍方皓钰的肩膀说,“狗艹的,你真行!”

    方皓钰把精力放在关公像上,他没跟我俩多聊,还跟我俩说,让我俩先找个地方休息下。

    他又嗖嗖的跑到关公像的旁边,嘴里也嘀嘀咕咕的说起来。

    我细听了几句,都是一些帮规之类的内容。我和胡子都没打扰他。

    至于跪着的那四个男子,他们听的很认真,还时不时的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又过了一刻钟,“仪式”到了最后一步,方皓钰找来一碗水,他和这四个男子都对这碗里滴了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身为老大,尤其这次还身在现场,我俩也没逃过,被方皓钰追着,也贡献了几滴血。

    我们又一人一口,把这恶心巴拉的血水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方皓钰让这些手下,不管是新人还是老人,都互相聊一聊,熟悉一下。

    趁着这期间,方皓钰还指了指楼上,那意思想跟我俩单独说说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表示没问题,我们还一起往上走。

    在爬楼梯的过程中,我问方皓钰,“到底招了多少个手下?”

    方皓钰比划一下,说目前差不多满员了。言外之意,有五十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提到这事,方皓钰还一下子头疼上了。

    他跟我俩说,“现在资金的缺口太大,他短期内弄到得钱,有些填不饱肚子了,所以他的意思,尽快找到宝藏为妙。”

    而我一想到宝藏,也跟方皓钰差不多,一下子头疼上了。但胡子并没这状态,他还追话问,“缺口有多大?跟老子说说,或许我俩有招呢!”

    胡子说到这,还特意盯着我俩背的钱兜子瞧了瞧。

    方皓钰是多聪明的一个人,他光凭胡子的这个小动作,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兔崽子,他也不急着上楼了,反倒嘿嘿一声,这就向我俩背的钱兜子伸手抓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