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5章 色鳖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5章 色鳖

    我发现方皓钰不是一般的狡猾,而且在他心里,一定缺了一股子安全感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,自古有句老话,叫鸟尽弓藏、兔死狗烹。方皓钰现在身份特殊,被派到这种地方执行任务,他一定担心,真等任务完成了,他这把“良弓”最后会有什么现场?

    而他选择在这种关键时刻跟我和胡子结拜,很明显他想把我俩拉住,成为同一战线的蚂蚱。

    我默默打量着方皓钰,至于胡子,他没想太多,甚至等方皓钰又催促一句后,他不仅摇头,还摆手说,“老弟,别闹,咱们办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话激怒了方皓钰,他沉下脸,反问胡子,“我说的不是正事?”随后他冷哼一声,补充说,“难不成你看不起我,认为我不配和你结伴或为伍么?”

    稍纵即逝的,胡子流露出讨厌的表情,不过胡子这人,生性豁达,他又仔细琢磨了一番,最后对着方皓钰点头,承认说,“你倒是个爷们,而且咱们的关系,比一般朋友要进多了,既然你想结伴,我当然同意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的脸,由阴转晴,还立刻拉着胡子和我,这就要凑到小关公像的前面。

    但我心说,刚刚胡子的话,只代表他的观点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我并没随方皓钰一起走。方皓钰留意到我的“怪异”后,他扭头看着我。胡子也趁空问了句,“怎么?”

    我有个猜测,如果今天不跟方皓钰结拜,这小子十有**会尥蹶子,甚至变得消极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的有些想法很像,我承认方皓钰是个爷们,是个人才,但同样的,他也是个怪胎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对他有点担心。有时候有些话,不适合当面问,但有些话,反倒必须要问清楚才行,这也是做人和拿捏尺度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我很严肃,跟方皓钰强调,“结拜可以,但你得答应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皱眉,随后又嘿嘿笑着,这绝对是他想调节一下气氛。他追问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回答,“结拜后就是真兄弟了,而我对我的兄弟有个要求,要做好人,不能杀生和作恶!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顿悟的表情,他接话赞了句,那意思,他也对方皓钰有这种要求。

    方皓钰瞥了瞥我俩,这一刻,他还突然不屑一顾上了,他指着自己说,“我以前是坏人,这不用多说,不然不可能蹲牢子嘛,但自打被组织改造后,我现在是绝对的好人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至于杀生和作恶嘛,这是什么意思,小闷哥,你再详细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怎么解释?而且咬字眼的话,就算是小学生也能听懂吧。

    我正犹豫着怎么回答,方皓钰反倒哈哈笑了。他补充说,“僧人不杀人,连肉都不敢吃,但一般人,只要开荤,他就算有过杀生了,比如吃了猪肉,就表明这头猪的死,是跟他有关系的,至于作恶嘛,两位知道么?你们太善良了,我的原则,对好人,咱们要以礼相待,但对恶人,尤其是那种贱皮子,你不以恶制恶的话,他们会骑在你头顶上拉屎的。所以……小闷哥,我可以担保,自己不会主动作恶和杀生,做个好人,我也只能说这么多!”

    胡子细品着方皓钰的话,这一刻,他又偏向于方皓钰的观点了,他还特意接话说,“老方说的,貌似也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我还发现一个现象,方皓钰的脸上露出了真诚表情,甚至这真诚中还带着一丝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这是我跟他接触这么久,头次看到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特意拍了拍我胳膊,追着说,“该答应的,我都答应了,可以结拜了么?”

    我最后妥协了,我们仨一起站在关公像的前面,方皓钰先喊了一些结伴的套话,我和胡子随着他念着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找来一个白瓷碗,其实这白瓷碗一直放在窗台的角落里来了。这碗中还有半下子水。

    方皓钰把白瓷碗放在关公像的前面,他又咬了下尾指。他咬的挺狠,随后他举着,让尾指上的血,滴答滴答先淋关公几下,之后又让血往碗中落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规矩,而且我没再多犹豫,也对着尾指,轻轻来了一口。

    我怕伤口太深,尤其嗒旺这里,卫生条件不怎么好,我别因此感染啥的,所以我特意用犬牙咬的。

    我流的血并没方皓钰的多,不过这东西,要我说有个形势就行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直盯着我俩,等抡到他时,他换了个方式,想想也是,他的牙口太狠了,真要控制不当,别把指头咬下来。

    他把瓷刀拿出来,但问题是,他一时间低估了瓷刀的锋利。

    别看只是轻轻戳了一刀,但他尾指上简直跟喷血一样。

    胡子脸色一变,骂了句娘。等他对着关公像和碗里弄血时,那就不叫滴血了,偶尔我听到嗤嗤的声响。

    方皓钰看笑了,他赞了句,说胡子哥果然好爽。

    胡子回了句,“狗屁!”顿了顿后,他又强调,“赶紧给老子找个创可贴来,而且要两张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方皓钰是事先有准备,还是赶巧。方皓钰一摸兜,拿出了一小沓子的创可贴。

    接下来我们喝了血水,又排了顺序。

    我本来年龄最小,但方皓钰和胡子都坚持让我做大哥,方皓钰又让胡子做二哥,至于他,是最小的老三。

    方皓钰还特意解释一句,那意思,我们仨不按年龄,按辈分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跟他俩又不是实在亲戚,这辈分又怎么算?但我不笨,其实打心里也明白方皓钰的那点小猫腻。

    等彻底结拜完,方皓钰也不管恶心不恶心的,把关公像揣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仨聚在窗户前,而且这个窗户很宽敞,我们仨并排站着,也不觉得挤得慌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人拿着一个望远镜,时而打量着夜宴的门口,时而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原本我们就是胡聊胡扯,但话题绕来绕去,最后我们谈到宝藏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意思,总督府的葬地貌似不太对劲,按我和胡子描述的,那里除了壁墓外,并没啥值得注意的地方,邓武斌貌似没那么笨,不该把宝藏放在壁墓中才对。

    我之前也有跟方皓钰类似的想法,所以方皓钰这次这么一说,我也有些犯懵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很执着,按他分析,这葬地一共有地下好几层呢,我俩只在一层晃悠过,并没见过那里的全貌,所以老方不该把结论下的这么早才对。

    之后我们又讨论一番,不过没啥实质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这样马上到午夜了,突然间,方皓钰的手机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绝对是有人给方皓钰打电话了,但这人拿捏尺度呢,刚接通就又主动挂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连看都没看,但脸上出现了坏笑。我和胡子都猜测,那两个女手下有结果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起观察着夜宴的大门口。其实这一刻,夜宴的门口倒是挺热闹,三三两两的聚集着好几拨人,他们都该是喝完酒的客人,现在正结伴离开呢。

    我耐心等着。又过了一分钟后,有一男一女从大门里走了出来,这俩人还互相抱着呢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太熟悉了,那男子就是奴哥,至于那女子,我没记错的话,外号叫蜜桃,而且这蜜桃在今天下午,还跟胡子一起独处过。

    胡子对蜜桃的印象不错,而且多多少少有些吃醋了,他突然骂咧一句,说阿奴这个畜生,这次拱了一颗好白菜。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一句,让他别想太多。

    至于方皓钰,他压根没参与到我俩的谈话,他紧盯着夜宴那边,嘴里还突然冒出一句,“蜜桃啊蜜桃,这个小奴奴会吃多久呢?”

    我听出来,这蜜桃貌似指的不是那个女手下,反倒是特指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接下往下想,还反问说,“咱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神秘的样儿,嘘了一声,随后他拿出带我俩下楼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跟着他。我们这次没走麻将馆的大门,反倒从后门溜出去了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巷子。方皓钰看了看时间,又问我俩,“大哥、二哥,有兴趣夜跑没?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听他这么称呼我俩,我有些不习惯,另外我和胡子不明白,我们仨夜跑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胡子特意反问,“啥?”

    方皓钰做了几个热身活动,他还强调,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示意胡子,别多问了。随后我们仨拿出中上速,一起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算服了这个方皓钰,他腿脚刚好,竟然就又这么作上了。我们穿街走巷,足足跑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有点小累,呼哧呼哧着,方皓钰也没好过到哪去,不过他完全没疲惫的感觉,因为此刻,他的心里很高兴,甚至他时不时又哼着歌。

    我们最终来到一个农家院前。方皓钰指着农家院,跟我们说,“两位兄弟,咱们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是彻底搞不懂方皓钰了,但方皓钰摸着脖颈。他脖子上戴着一根细绳,绳上拴着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他用钥匙把门锁打开,又招呼我俩进去。

    等我们都来到院中后,方皓钰拿出贼兮兮的架势,蹑手蹑脚的把门锁上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打量着这个院子,我突然有个念头,问方皓钰,“这院子是咱们最终的狩猎地点么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