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7章 魔鬼式按摩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7章 魔鬼式按摩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奴哥了,他竟然在做这种事的时候,还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奴哥说完时,也不等蜜桃回答什么,他又主动找起蜜桃的手机。

    蜜桃显得懒洋洋的,并没阻止奴哥,等奴哥拿起手机,看到了短信的内容后,他问蜜桃,“谁是五妹,什么货?”

    蜜桃回答,“我就是五妹,前几天给我朋友在网上买的衣服,可能到货了吧,你怎么回事?看我短信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奴哥嘿嘿笑了,他没多解释,而且在释放了警惕后,他又跟个色色的王样,哼哼呀呀着,往蜜桃身上爬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对奴哥的这种表现,有点想法,他做了个无声的呸的动作。

    但我猜方皓钰的这个短信,除了告诉蜜桃,他已经偷拍得手后,一定还有更多的言外之意,因为接下来,蜜桃加快了某些速度。

    奴哥就算是想慢慢享受,却无奈招架不住蜜桃的这种攻势。不到一支烟的时间,这俩人结束了这次的快乐之旅。

    而且接下来换成奴哥懒洋洋的,他躺在床上,拿出享受的架势。

    奴哥也多多少少有些遗憾,跟蜜桃说,“小妞,你这样可不行,知道么,老子的实力还没完全发挥,你都没享受到,多可惜?”

    蜜桃痴痴笑着,她又做了一个小动作。

    奴哥咦了一声,说那玩意你把它丢垃圾桶就得了,怎么还拿走了?

    蜜桃解释说,“我不想让它跟一般的垃圾混在一起,我找个小塑料口袋,把它封起来,等咱们这一夜度过后,我再把这些用过的套套,统一找地方丢掉。”

    奴哥哈哈笑了,反问说,“这算是环保?小妞,在嗒旺这里,没这么多说道,环境这方面的问题,不用考虑。”

    蜜桃不跟奴哥在这问题上讨论,而且眼看着奴哥这就有昏昏欲睡的架势,蜜桃催促奴哥,让他洗个澡去,不然太脏了。

    奴哥原本只是翻了个身,想用这个方式回应蜜桃,但架不住蜜桃的左说右劝。

    奴哥最后行行行的回应了。很快还传来奴哥下床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爷们一旦来卫生间了,无疑就跟我们相见了。

    我捏了捏拳头,胡子跟我想的差不多,我俩又藏在卫生间门后的意思,但方皓钰对我俩突然摆摆手,还指了指淋浴。

    这里的淋浴外,还有一个拉帘。把它拉好后,冷不丁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我一琢磨,方皓钰说的也行,至少淋雨那个地方,藏着我们仨,也不嫌挤得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妥协了,而且我们仨迅速行动。

    等我们隐藏好时,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。奴哥一点没察觉,还哼着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爷们并没急着洗澡,他把门关好后,又一屁股坐在马桶上,还摸着兜,拿出一包烟来。

    但他带的打火机不怎么给力,尤其他叼着烟,连续打了三次火,竟然都没把烟点着。

    奴哥气的骂了句娘。方皓钰这时有个小动作,他一脸坏笑着,把他兜里揣的打火机找到了。

    我明白方皓钰的意思,而且我躲藏的位置,更靠近奴哥。我接过打火机,还默默地拉帘打开一些,把打火机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看奴哥这人,平时就当工头当惯了,没少被人溜须拍马。

    我递过火机,尤其打着火的一瞬间,奴哥竟然习惯性的嗯了一声,还借着这火,把烟吸着了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他临时的没反应过来,随后他猛地一哆嗦,还猛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仨当然不再给他缓神的机会,我和胡子先窜了出去,还一左一右的围住奴哥。

    我伸出大拇指,对着奴哥脖颈压了过去。我找的位置很准,这一下子,尤其我的指头稍微用力,奴哥就有些气短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点翻白眼,至于胡子,他举着拳头,对准了奴哥的太阳穴,胡子还喝了句,“别他娘的乱动哈!”

    奴哥倒是老实,乖乖的照做了,但等他定睛一看,尤其认出我和胡子后,他猛地一愣。

    我冷冷的回了句,“奴哥,巧啊!”

    奴哥没刚刚那么害怕了,他还上来一股怒意,喝问道,“是你们两个新来的!干什么?娘的,想对我做什么坏事?还想不想在总督府干了?”

    奴哥随后还挣脱几下。我本来就没想下重手,因此心里一直有个潜意识,不想真伤他。奴哥这么一乱动,我不自觉的松了松大拇指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差不多,不过胡子还立刻骂咧一句说,“你个狗艹的,都这时候,还当自己是工头?”

    奴哥不理胡子,加大了挣脱的架势,甚至要我说,在这么发展下去,他很可能会壮着胆子反抗一番。

    但我和胡子会仁慈,不代表方皓钰也这样。

    这小子在这期间,又顺手从马桶旁边,把马桶抽子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抽子其实就是用来通厕所的,而且很脏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管这些,他故意尖着嗓子,对奴哥喝道,“你这个给天竺恶三当奴隶的货,老子最看不起你这种人,而且你怎么跟我的两个兄长说话呢?什么态度,简直不可饶恕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还嗖的一下蹦到奴哥的面前。他举着马桶抽子,对准奴哥的嘴巴,狠狠戳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听到噗的一声,这抽子跟奴哥的嘴巴完全的贴合上了,随后方皓钰又一发力,拿出通厕所的架势,对准奴哥的嘴巴,猛地一顿又压又拽。

    奴哥这回惨大发了,此时胡子还配合着方皓钰,把奴哥死死保住了。

    奴哥整个表情扭曲着,双眼还瞪得大大的,估计很痛苦,问题是,他还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看到这一幕后,拿出很爽的样子,还跟我俩说,“痛快,这畜生一直满嘴喷粪,这次让老方出马,给他统统这张臭嘴!”

    方皓钰对老方这个称呼,并不太满意,他补充说,“别叫老方,叫我三弟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他又猛地狠狠压了一下,紧接着又一拽。

    我听到砰的一声响,等再看奴哥的嘴巴,好家伙,他嘴旁边的好大一块区域,都红了。

    奴哥整个人精神有些涣散,突然间,他哇了一声,喷出一个东西来。我看着东西正好奔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我猛地一扭身子一躲,等它落到地上后,我仔细一看,是一颗假牙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起架着奴哥,带他出了卫生间,向卧室奔去。

    赶巧蜜桃刚穿好衣服,此时的她,脸色有些红润,估计是还没太从刚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呢。

    而且当她看到奴哥变成这德行后,她没了之前撒娇的样子,反倒指着奴哥说,“该死的东西,刚刚那么用力,我都快散架子了,这回让你也舒服舒服。”

    胡子想得多,甚至被蜜桃这么一说,他对奴哥的意见,又大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推,把奴哥彻底弄的趴到床上。

    奴哥嗓音有点哑,他这时又把恶三搬出来了,他让我们识相的,赶紧放了他,不然等以后他找边巴和帝力大人,让恶三满城抓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根本对这话不在乎,胡子还对着奴哥的屁股踹了一脚,喝问说,“都这时候了,你还想吓唬老子?”

    我琢磨着,接下来怎么跟奴哥问话。这时方皓钰倒是挺另类,他不理奴哥,反倒问蜜桃,“那套儿呢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蜜桃立刻走到床头柜前,她蹲着,把一个抽屉打开,把那个用过的套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蜜桃的双腿有些不舒服,这么一蹲,她难受的嗯了一声,而方皓钰也不嫌脏,立刻接过这套子。

    他举着看了看,有那么一瞬间,他离这东西还很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一脸不解的看着他。胡子喂了一声,提醒说,“老三啊,你是不是有啥特殊嗜好,留这破玩意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随意应了一声,算是回应胡子了,随后他拿出不满意的样子,摇摇头说,“太少了,不够!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一眼,至于蜜桃,她听到老大说出这种话后,她脸一沉。

    她凑到奴哥的身后,这时奴哥正试着要爬起来。蜜桃对准奴哥的屁股又是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她没胡子的力道,这一脚下去,奴哥只是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蜜桃对我和胡子说,“两位老大,帮我个忙,把他架住,让他跪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知道蜜桃具体要做什么,但我俩卖给她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等我和胡子一人一个胳膊,把奴哥控制后,蜜桃又翻着抽屉,拿出一个新的套子和一个胶皮指套。

    蜜桃把指套递给方皓钰。方皓钰冷冷打量着奴哥,同时他把指套戴在拇指上了。

    我曾看过一个新闻,是关于人工取经的。而且取经的法子很多,其中就有一个是用拇指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方皓钰凑到奴哥的屁股前,我突然懂了,我问他,“前列腺按摩?”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笑,回答说,“大哥不愧是大哥,果然见多识广。”

    我咋听咋觉得这话别扭。这时方皓钰和蜜桃又配合着。方皓钰把那根拇指,对着奴哥的屁股,下手了。

    蜜桃则找个空隙,蹲在奴哥的前方,手里拿着套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我眼睁睁看到,方皓钰通过某些魔鬼式的按摩,让奴哥再次失去了一次的元气。

    至于蜜桃,她拿捏机会,又收集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奴哥短期内连续两次这么被放“血”,他有点扛不住了。我看着奴哥的表情,心里被震慑了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他更是来了句,“好狠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