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8章 仇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8章 仇

    奴哥半撅着,这么趴在床上,看样子还半死不活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没理会他,反倒接过蜜桃手中的套子,他举着很仔细的看了看,这一次,他满意的点点头,念叨说,“够用了!”

    别看我们仨刚刚结拜,甚至都是兄弟了,但我突然又对方皓钰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皓钰并没察觉到我的这个念头,因为我也没表露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对胡子摆手,他俩一起,又把奴哥扶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奴哥这人,也有一点倔脾气,这一刻,他拿出凶巴巴的目光,盯着我们骂着,什么流氓、变态、恶心之类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此只是嘿嘿笑了笑,而我和胡子,听完有些不自在,但一时间,我又没法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就这样,等方皓钰把那两个套子都好好保存后,他拿出一副溜溜达达的架势,在我们面前来回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还边走边念叨。按他说的,奴哥娶了个好媳妇,听说这媳妇家里还挺有背景的,至少有亲戚跟边巴的关系不错,而奴哥就是靠着所谓的娘家人,成功的去了总督府,还成为边巴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我头次知道关于奴哥家里的事,我边听边看着奴哥。他这一刻都愣了,或许是出乎意料吧。

    而他的这个表情,分明告诉我,方皓钰说的很准确。

    方皓钰突然哼了一声,又指着奴哥,这次他还提高了声调,质问道,“你!有这么个好媳妇,不仅不满足,还在外面勾三搭四不说,竟然还养了个小媳妇,还扬言要把现在的妻子修了!”

    奴哥立刻骂了句,“你放屁。”而且他还急了,一脸通红。

    方皓钰掏出手机,大步走到奴哥面前,他当着奴哥的面,找到一组图片。

    这都是他刚刚选的截图,是奴哥跟蜜桃做那事的图片。

    奴哥越看表情越呆,最后他一发狠,还拿出要抢手机的架势,但我和胡子及时把他制止了。

    奴哥吼着,跟我们说,“这是诬陷,我艹你们的,你们敢阴老子,你们记住了,老子跟你们没完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继续往下说,胡子甩手给他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奴哥的身体,现在有些被架空了,他整个人因此有点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胡子不管他的状态,还特意拎着他的耳朵强调说,“我们就是诬陷你了,怎么着吧?而且有图为证,你那媳妇是信你呢?还是信图呢?尤其看看……啧啧,你小子做那事时,简直是个陶醉加忘我,这表情绝不是装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奴哥哼哧哼哧几声,估计想说点啥,但又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方皓钰,他默默听完胡子的话,他坏笑着嘘了一声,补充说,“二哥,要是较真的说,咱们确实不能排除这个奴子说的可能性,尤其谁知道他媳妇是不是很蠢呢,真要遇到那种认死理的人,外加那妞很爱奴子,说不定她会完全信了奴子的话。”

    胡子脸一沉,闷头琢磨起来,随后他念叨句,“真遇到那种蠢比,蜜桃岂不白牺牲了一把?”

    奴哥这时似乎看到了希望,他立刻接话,说快把他放了,他可以既往不咎。但方皓钰拿出胸有成竹的样子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蜜桃使了个眼色。蜜桃把那两个套子又亮了出来,这里面都是奴哥身上很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方皓钰指了指套子,随后他拿出说悄悄话的意思,凑到奴哥耳边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做做样子,接下来,他说话的音量同样不小。

    他说,“奴子,我听说你跟你媳妇结婚五年了,但还是没孩子,这是为什么呢?我以前认识个医生,他告诉我,胖妞不好怀孕,而你媳妇……啧啧,听说得有一百七八十斤呢,所以我觉得你俩没孩子,这跟你那胖媳妇有绝对的关系,但不要怕,我不会让你绝户的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那个套子,接着说,“我帮你好好保存这东西,而且一会我就找氮气,把它们冰冻起来。你也知道,氮气冰冻,这是要成本的,而且很贵呦。要是看在咱俩关系好的份上,这钱我掏了,但要是你跟我关系很一般,甚至你总这么狠丢丢的看着我,就像现在这样,那我何必又帮你呢,到时嘛……我会找来十个八个代孕的,然后让她们都借着你的元气怀孕,这么一来,嗯……恭喜你,若干年后,会有高个子、矮个子、黑皮肤、红皮肤,反正各种各样的孩子扑到你怀里,大声叫你爸爸,你想,那时候,你是多么幸福,你那胖媳妇会多么欣慰!”

    奴哥的双眼都直了,而且原本通红的脸色彻底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死灰一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而我听方皓钰说完时,我脑袋里都嗡了一声,我心说这兔崽子,真是坏的冒烟了,就凭这么多私生子,奴哥的胖媳妇还欣慰个屁,弄不好都得把奴哥生吞活嚼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跟我想的不一样,他突然哈哈笑了,对方皓钰竖着大拇指说,“三弟,高!真他娘的高!”

    奴哥爆发式的嗷了一嗓子,他想把那两个套子抢走,但蜜桃早有准备的往后退了退,而方皓钰和胡子又及时把奴哥拦住,这俩人还配合默契,对着奴哥连打带踹一番。

    奴哥知道,他一个人面对我们仨,这根本没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沉默半分钟后,奴哥抬起头,他没了刚刚的硬气,反倒很颓废。

    他问,“你们为什么搞我?老子到底怎么惹你们了?”

    方皓钰哼笑了一声。我没什么表示,至于胡子,他抢先接话说,“你放屁呢?你没惹我俩?你最好说实话,不然天竺有多少个姓氏,老子就让你有多少个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奴哥突然有个小动作,嘴角抽了一下。但他又拿出装傻充愣的架势,说他真的没惹我们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歪着脑袋,正拿出聆听的架势,但奴哥这个回答,让他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他骂咧一句,随后他又对我和胡子使眼色,让我俩把奴哥按住,而且面冲下。

    我知道方皓钰想做什么,但我有些不忍,这么一耽误,胡子却先行动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故技重施,给奴哥再次来了一个按摩,放了一次“血”。

    短期内,这是第三次了,奴哥脸色差的可以,趴在床上,浑身还有些哆嗦上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边把戴在手指的胶皮拿下来,一边冷冷的对着奴哥说,“挨着你肠道的那个县城,它很重要,你知道么?我再给你放几次血的话,那个县城会崩溃,到时也会发炎和钙化,真要那样,以后你的那种能力会低的可怜,人家夜夜箫歌,而你呢,绝对会是个阮软小二。”

    奴哥哼哼呀呀着,而且能看出来,他连续几次的吃亏,已经让他彻底怕了方皓钰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表示他绝不隐瞒了。我们又一起动手,把他扶坐起来。

    奴哥稍微缓了缓,又跟我们说了一番,那意思,我和胡子自打进总督府后,边巴大人就下命令了,让他想办法,把这两个新来的顾巴弄死了。

    奴哥知道三夫人爱看狗咬人,所以他先设计了一个计划,让我和胡子成为最强壮汉,这样我俩就名正言顺的被带去见三夫人了,但他没想到我俩这么强悍,竟然把鬼脸獒都打败了,所以他一计不成又想了一计。

    他在我俩离开总督府时,设计了一次事故,让运土车从桥上冲下来,试图把我俩碾死,但我俩命大,竟又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别看我和胡子事先都猜到了什么,但听完那一刻,我俩脸色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胡子很不客气的骂了句娘,又问奴哥,“你为什么害我俩?是不是我俩抢了两个雇佣名额,你因此少搂钱了,才想把我俩整死!”

    奴哥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他还强调,说为了那点钱,他不至于惹我俩这种狠角色吧?

    而我较真一个字眼,问奴哥,“什么是顾巴?”

    方皓钰倒是懂,他冷冷的回了句,顾巴在藏语里,是傻比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一皱眉,胡子骂了句,他还反问,“怎么着?我俩在总督府的所有人眼里,是两个顾巴?”

    我想的深,我联系着前前后后,又接话问,“这么说,不仅是你,总督府内很多家丁和丫鬟,都知道我们俩是顾巴,而且都知道边巴想把我俩搞死?”

    奴哥有些虚弱,他点点头后,补充说,“三位大人,我把知道的都说了,真的没有隐瞒,至于边巴大人为啥对你俩这么仇恨,我是想不明白了,难不成是两位跟他或他的什么朋友结了怨?”

    我纯属被奴哥这么一提醒,想到了一件事。我心里还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他一下子钻牛角尖了,他念叨说,“他娘的啊,老子这么个威武雄壮的汉子,竟然被那么多人视为顾巴,面子何在?面子何在!”

    他说到最气愤时,还迁怒的对着奴哥的脸,狠狠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奴哥扛不住,伴随砰的一声,他双眼上翻,整个人往后面猛地一躺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奴哥这德行,冷哼了一声,而我心说这缺德兽,他把奴哥打晕了,我们还怎么问话?

    我损了他几句。胡子也意识到自己做狠了,他又扒拉奴哥,想让奴哥醒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蜜桃示意,蜜桃也凑过来,而且这妖艳女会的东西不少,她又对奴哥做了一系列的小动作,都是急救类的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忙着叫醒奴哥时,我把手机掏了出来,还迅速的找到了一组照片……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