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9章 欢喜背后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69章 欢喜背后

    这组照片,是胡子之前偷拍到的,说白了,就是边巴大人做的那个好事的。

    我一张张的翻着,这一刻,我并没被照片内的画面冲击到,也没啥火气上涌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皓钰原本旁观着,看着蜜桃和胡子对奴哥进行急救,但无意间,他瞥了我一眼,发现我这么认真的看着手机时,他上来好奇心。

    这小子走路也没个声,他悄悄的凑了过去,而当他看清我手机内的情景时,他突然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我被笑声影响到,抬头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我竖起大拇指,接着说,“大哥,没想到你也爱好这种另类的摄影,看来,咱们不愧是结拜兄弟,在某些方面,还是有共同语言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狗屁啊,我能跟你有共同语言么?另外我对大哥这个称呼,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我点了他一句,那意思,我有这么老么?

    方皓钰多机灵?他一下子明白了。他稍微尬尴的一笑,随后又称呼我为小哥,还问我,“这照片是啥时候拍的?”

    我本来也想跟他说说这照片的事,所以借着他的问话,我又特意喊了胡子。

    我特意举着手机,看胡子隔远看到了照片,我又让他接着说说这照片的事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完全是两种人,他不仅没觉得有啥,反倒嘿嘿笑了。他先说了情况,告诉方皓钰,这里的男人,就是边巴,随后他还追问一句,“怎么样?你二哥的拍照水平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方皓钰随意应了一声,其实能看出来,他听完就打心里琢磨着啥呢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几秒钟,方皓钰沉着脸,跟我俩说,“看来这个奴子没说谎,两位兄长经历的那两件事,都跟边巴有关,而且他一直知道你俩偷拍过,所以想把你们搞死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而胡子呢,拿出不信的样子,接话说,“不可能,我俩做事很谨慎,当时又没被边巴正脸看到,他怎么知道我俩的?”

    我倒是突然有个联系,我记得这手机曾经被关卡的恶三守卫借去过,当时我以为守卫没发现呢,但现在一推敲,很有可能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想的差不多,他还提醒我和胡子,让我俩再好好琢磨琢磨。

    胡子沉默了,还跟我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赶巧这时,奴哥咳咳几声,他又转醒的迹象。方皓钰歪了歪脑袋,打量着奴哥,他还念叨一句说,“这傻子只是个打下手的,关于边巴的事,从他嘴里,或许问不出什么来,看来,咱们还得针对边巴,重新做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但胡子拿出不轻易放弃的架势,他凑到奴哥旁边,还一扯之下,让奴哥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奴哥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明显还有点迷迷糊糊,没清醒呢。

    胡子对着奴哥的脑袋,轻轻扇了一下。

    奴哥一激灵,他分明被打怕了。胡子喝问道,“你,阿奴!跟我们说说边巴的事,而且别耍滑,把对边巴的所有了解,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奴哥不敢耽误,他跟竹筒倒豆子一样,噼里啪啦说了好一堆。

    我们听得很仔细,问题是,没啥有用的。胡子还时不时追问,尤其让奴哥说说边巴的私生活。

    我最后有点听得疲劳了,我不再那么在意,反倒把精力放在手机照片上。

    我纯属是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。我盯着照片中的女子,插话问奴哥,“三夫人长什么样?你形容下。”

    奴哥犯懵的啊了一声,他一下子还卡壳了。

    胡子推了推奴哥,让他别瘪茄子,快讲!

    奴哥形容起来,比如三夫人的鼻子很翘,很有古典美,比如三夫人的眼角原本有一颗痣,但后来做手术,把它弄掉了,但离近了一看,还能看出那里的肤色稍微发深。

    我在奴哥说的同时,就一直盯着照片中的女子,做着对比。

    我承认,随着他说的越多,我心里就又有了计较,而且很难相信,这荒唐的念头,竟被我猜中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把手机中的照片放大,让屏幕中只有那女子的脸,这其实也是一个特写。

    我举着手机,蹲在奴哥身旁,我还特意让他看照片。我问他,“这是三夫人么?”

    奴哥一下子看愣了,随后他念叨句,“这确实是,但这是什么时候照的?三夫人表情怎么这么古怪,跟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我怪笑了笑,而方皓钰呢,他吹了声哨,胡子更是忍不住的骂了句,“狗艹的啊,好疯狂!”

    奴哥拿出更加犯懵的架势。我不想再卖关子了。我用手指对着手机屏幕点了点,这照片突然恢复成正常大小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奴哥看了个正着,也看到了脱光光的边巴。

    奴哥哇了一嗓子,随后他又猛地闭上了眼睛,念叨说,“我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我细品着,也猜到了奴哥这话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时还猛地凑前,把我的手机抢过去不说,他还腾出另一只手,对着奴哥的屁股摸去。

    奴哥先后被方皓钰放过“血”,在他心里,绝对是留下阴影了。在方皓钰的手刚动了动后,他吓得又条件反射一样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方皓钰拿捏机会,又举起手机,他一边快速翻着照片,一边对奴哥说,“老兄,快看!我也恭喜你,你完完全全知道了边巴的龌蹉事。”

    奴哥表情数变,但他没在闭上眼睛,最后他打量着我们仨,拿出一股子歇斯底里的架势说,“边巴这人很记仇的,而且心狠手辣,更善于察言观色,我以后见到他和三夫人时,真要有啥表露可怎么办?怎么办!”

    方皓钰嘿嘿笑了,他立刻接话,给奴哥泼冷水。

    按他说的,帝力最宠信的女人,竟然跟管家好上了,这要是被捅出去,这俩个奸夫会被侵猪笼的。而且知道这秘密的人,肯定不落下好,要么被抽筋扒皮,要么被凌迟活剐。

    奴哥被吓得直哆嗦,双眼直勾勾的不说,他又念叨着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我看他脸色越发不正常,我怕这爷们真要把自己吓晕了,这外伤内伤一起之下,他别出啥大事。

    我急忙晃了晃他,还喂喂几声。

    奴哥有点回过神了。我给他指了条路,那意思,你躲是躲不过了,既然如此,不如辞职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对他多多少少也有限恻隐,我们原本以为他是背后使坏的人,但现在一看,他就是个躺枪货,撑死算是个帮凶,而且他这个躺枪货,还被方皓钰折磨了一通。

    我因此想放过他一马。别看我没明说,但方皓钰几乎是秒懂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没等奴哥有啥表示呢,他先接话了。

    他指着我,告诉奴哥,“奴子,我们小哥大度,对你做的那点事,既往不咎了。”

    奴哥愣愣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方皓钰对蜜桃一摆手。蜜桃这就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奴哥很敏感,哇了一声,问我们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方皓钰冷笑的一摆手,让奴哥放心,随后方皓钰补充说,“我让手下去弄点汤药来,这汤药你一会一定喝掉,这样你补一补,身体不会有大碍的。”

    奴哥没接话,闷头想着。

    我们仨给他时间,这期间我们也跟奴哥保持一定距离,聚在一起,说了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这事闹大发了,而且边巴先不仁的,既然如此,咱们拿他和三夫人的事,给他好好上上眼药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都赞同,但方皓钰也强调,边巴的事,一旦捅出去了,总督府很可能会大乱的,所以我们在对付边巴前,先把宝藏弄利索才行。

    一提到宝藏,我打心里又头疼上了。

    这样又过了一小会,蜜桃回来了,她还端着一碗汤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汤是从哪弄到的,方皓钰接过它,又递到奴哥面前。

    奴哥现在冷静了不少,至少脑子不再浑浑噩噩的。他盯着汤,又看着我们问,“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?应该不止是佣工这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嘘嘘了几声,他点了奴哥一句,好奇害死猫,所以,别多问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奴哥诧异了一下。他又默默端着碗,秃噜秃噜的喝起汤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想起一件事,他趁空看了看我俩,又跟奴哥说,“老兄,我们小哥建议你的没错,你从现在开始,别回总督府了,最好带着家眷,出去避一避风头,而且今晚你跟蜜桃做的那点事,放心吧,我们都忘记了,不仅如此,过一阵等我们手头宽松了,我会给你一笔钱,算是对你的补偿,这么样?”

    奴哥没接话,至少他琢磨着的同时,没有反对和抗拒的表情。

    方皓钰又大有深意的看着我,他追问说,“我答应过两位兄长的事,这次就有体现了吧,而且我没作恶哦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小子了,我也不想针对这事再说啥了。

    等奴哥喝完这碗汤,我发现他脸色好了不少,至少有股子红润劲了。

    我们又针对葬地的事,问了几句,尤其让奴哥说说葬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一提到总督府的葬地,奴哥有些不自然,他告诉我们,那葬地很邪乎,而且一直闹鬼。帝力最后下命令,把这里封上了,因此葬地成了禁地。

    我们仨都心里有数,我猜之所以闹鬼,跟那绿皮小猴有绝对的关系。

    胡子不善于套话,接下来他索性直问道,“阿奴,你在总督府这么多年,有没有听到葬地宝藏的事?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