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0章 再次潜入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0章 再次潜入

    奴哥听完胡子的话时,他突然苦笑了一声,念叨句,“宝藏?”

    我凭他这个举动,猜测他知道宝藏的事。我们仨全来了兴趣,甚至还往前凑了凑,把奴哥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奴哥接下来说了一番话,按他的意思,葬地宝藏的传闻一直有,但从总督府成立之后,帝力派人特意搜查过,却一无所获,不仅如此,每过三四个月吧,总督府都会抓到盗墓贼,这些人也全是奔着宝藏来的,问题是,他们无一例外的,也没找到宝贝。总督府对待这些贼,往往是用鞭子狠狠抽上一顿。

    我听的很仔细,不过希望越大,失望也越大。最后我们仨也不围着奴哥了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都各自琢磨着事,倒还淡定,胡子不死心,甚至也有些赌气,他一直跟奴哥问这问那。

    奴哥面对胡子,不敢不回答,这一次,胡子又问了个问题,奴哥回答一番后,他还多补充一句,在七年前,总督府对那片葬地彻底失望了,而且也因为葬地多怪事,总督府又找了一个风水宝地,把它建成新的埋骨之所。

    其实奴哥就是无意间的提了一嘴,但我们却对这个“新葬地”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方皓钰先念叨句有趣,之后他让奴哥多说说新葬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奴哥告诉我们,新葬地里埋葬的,都是天竺恶三的人,而且非富即贵,这些死人采用的是类似于天葬的方法,不过身体被天葬了,头颅却被留了下来。总督府的人把死者头颅专门找个壁墓供起来,这里面有个说法,天竺恶三希望这风水宝地能给死者带来好运,尤其通过洗涤死者的头颅,让死者下辈子能投个好胎,另外新葬地的地点,也在总督府,在一片槐树林的南面,四周都被高墙围绕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我俩对这个新葬地有些印象了,至于方皓钰,他又对头颅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跟奴哥又聊了好一通。我发现方皓钰的坏笑又重新挂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奴哥别看刚刚喝了汤,但身体还是有些虚。没多久,他忍不住哈气连连的。

    我对方皓钰和胡子使个眼色。方皓钰会意。他让奴哥先离开吧,而且找个地方先歇一歇,至于奴哥接下来会怎么安排,我们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奴哥当然不想跟我们对待,但他也拿出一副忐忑的样子,估计是怕我们只是说得好听而已。

    我适当劝了劝,尤其我强调,如果我们想害他,根本不可能让他走。

    奴哥这又琢磨了一番,最后他在方皓钰的陪伴下,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留在这农房内,我俩其实也有些困意,但我们吸着烟,借着这劲儿提提神。

    方皓钰跟我俩相反,等他自行回来后,看得出来,他精神头十足。

    胡子多问一句,“奴哥就这么走了?咱们不害他,但要不要反倒也防着他点?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掏兜,拿出一款手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方皓钰的。我和胡子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皓钰解释说,“我把奴哥的电话抢了过来,而且我会派两个机灵的手下,一直监视着那个奴子,直到咱们办完事,撤离嗒旺!”

    胡子吹了声哨。我打心里也对方皓钰来了一个大写的服,我心说这兔崽子,果然狡诈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我们一转话题,说回宝藏了。我和胡子又都收起了玩笑之意。

    胡子吐槽说,“会不会宝藏在这个所谓的新葬地内?”

    我没法给出准确的回答,顺带着,我也犹豫着,但方皓钰嘿嘿几声,很肯定的说,“什么叫会不会?我拿全部身家下注,宝藏就在新葬地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有些不解,我问他,“你怎么这么肯定的?”

    方皓钰比划着胸前,他告诉我,算一算时间,邓武斌在六七年前,突然爱上戴项链了,而且他戴的那个项链,坠子就是个骷髅头。

    胡子眼睛一亮,他接话说,“这么说,新葬地的死者头颅,里面都有猫腻?”

    方皓钰对着床使劲拍了拍,这分明是一种拍板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子眯了眯眼睛,他也不困了。等看了看时间后,他跟我俩建议,“总督府内啥样子,咱们都熟了,而且那新葬地的地方,我也知道怎么走,既然如此,赶早不赶晚,现在咱们就溜回去,取宝藏吧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。谁知道方皓钰先是一脸兴奋,但随后他又纠结着。

    他突然叹了口气,跟我俩说,“再缓几天吧。”顿了顿后,他补充,“顺利的话,三天后取宝藏,不顺利的话,五天!”

    胡子一皱眉,追问说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皓钰回答一番。他的意思,我们取了宝藏就走,但在嗒旺这里,他还有几件事没处理好,而且刀俎帮刚成立,也有很多工作,需要耐心的捋顺了。

    我承认,我和胡子对刀俎帮的事,并不太上心,尤其从它成立到现在,我们只是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掂量一番,这刀俎帮是我们仨的一张牌,我当然不会轻易丢弃它。

    最后我和胡子都想到一块去了,我还点头说,那就再拖几天。

    方皓钰应了一声,但他也搓了搓手,拿出一副无奈的架势,似乎还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藏着掖着了,尤其我们都是拜把子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观察着我俩的表情,补充说,“这几天两位兄长可能还得回到总督府,继续冒充下佣工。”

    胡子最先敏感上了,他追问,“不是吧?明知山有虎,我们哥俩傻么?还回去当佣工?”

    方皓钰又解释几句。他想的是,明天开始,奴哥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如果我俩还旷工的话,很容易让总督府联系到什么,而这么一来,总督府很可能会有什么举动,甚至是加强防卫,这会给我们几天后取宝藏增加难度。

    我边听边想,我承认方皓钰担心的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还是不妥协,他想让我们仨再商量商量,看有没有其他法子,只要不让我俩回总督府就行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耸肩,表示没别的招了。我最后是这么想的,我和胡子又不是软柿子,别看我俩再回虎穴,但只要小心一些,只是撑过这几天而已,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我因此又劝了劝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给我面子,他最后极不情愿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们又针对宝藏以及边巴的事,聊了一番。方皓钰让我俩放心,尤其怎么搞定边巴,这就交给他了,

    我知道方皓钰的损招多了去了,我和胡子在这事上,又完全的做了次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这样在半个钟头后,方皓钰带着蜜桃,先跟我俩告别了。我猜他还不想休息,要争分夺秒的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他的精力,外加天亮后,我俩就要回总督府了。我俩都选择在这个农房内休息一番。

    这农房的卧室,其实还没来得及收拾呢,我俩不想直接躺在上面,尤其这里的被褥凌乱着,谁知道哪里还藏着未干枯的精华呢?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起把被褥全卷起来了,我俩也不挑剔,最后躺在床垫子上了。

    我俩互相道了句晚安,就都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第二天早晨,我俩结伴来到总督府。这时间正赶上佣工上班,很多不在总督府住的佣工,他们排着队,从那个金属探测门中经过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老老实实的排在队后面,而且在等待期间,我还留心观察着。

    我没看到奴哥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等进了总督府,我俩先去了工地,那里聚集了不少佣工,他们都刚刚吃完饭,正准备开工呢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奴哥肯定会带着家丁,站在这些佣工的周围,甚至就凭奴哥的性格,或许早就让这些人开工了。

    但今天奴哥不再,这些佣工都显得有些懒散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出现后,有不少佣工都隔远看着我俩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挺讨厌这些人的,而且较真的说,之前那两件事,有不少佣工也都参与了,他们都是帮凶。

    但我和胡子不想惹事,只想“老老实实”的熬着,等方皓钰的通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拿出跟这些人保持距离的架势,这样半个钟头后,有三个家丁出现了,他们拿出监工的架势,尤其看到我们这些佣工都在偷懒,他们仨还冷着脸,骂咧咧的催促起来……

    一晃过了三天,这三天内,总督府的人都在找奴哥,但奴哥一直没出现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佣工,总不能一直没个工头,边巴因此找了一个临时人选,顶替了奴哥,而这个人选,既在我意料之中,又在我意料之外,是那个青脸汉。

    我一想到那汉子,打心里就萌生出一股子不屑一顾的念头。这青脸汉太会巴结人了,但我也得承认,会低下头,善于巴结领导的员工,他的升职空间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而且我和胡子也不笨,我俩总觉得总督府的人,似乎又要做出啥针对我俩的动作,尤其是青脸汉,每次跟他接触时,他看着我俩的表情都有点不自然,有一次我无意间的一瞥,发现他看的目光,里面充满了凶光。

    这样又到了一个晚间,我和胡子拖着疲惫的身体,又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我俩一直跟王半仙一起住着,这三天的晚上,王半仙偶尔很安静,不神啊鬼啊的,但偶尔也会“犯病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绝对是见怪不怪了,而且也不像头次夜里那么敏感了。

    我俩躺在床上后,我还掏出手机,我本想玩会手机游戏,这么样的打发着时间,但突然间,我收到了一条短信,是方皓钰发来的。

    短信内容很简单,只有两个字,“嘿嘿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