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1章 午夜行动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1章 午夜行动

    这简简单单的嘿嘿,分明大有含义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也没玩游戏的心思了。我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第一反应是想给方皓钰打电话,但我又往王半仙的床铺看了看。

    他今晚上没犯邪,虽说呼呼睡着,但一没鼾声,二来呼吸的也不沉。

    我怕打电话后,我和方皓钰的通话内容别泄露了。

    我又改了套路,给方皓钰回了个短信。我问他有啥结果了。

    很快的,方皓钰的新短信又过来了。他说,一切准备就绪,送大眼泡一个大礼,黎明前,我带人找你俩。

    我知道大眼泡是对边巴的嘲讽,尤其这么形象,我看完的一瞬间,忍不住咧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但我也有一个想不明白的地方。我心说为何约定在黎明前,要知道,黎明前的时间很短,我们一起去取宝藏,很可能刚取上时,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一脑袋的问号,起身向胡子的床位凑去。

    胡子没睡呢,我把短信递给他看。

    给我猜的差不多,胡子看完先是一喜,随后也拿出一副犯懵的架势。我没急着说啥,反倒迅速把这两条短信删了。

    随后胡子问我,“黎明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做了个手势,那意思,我们这个三兄弟,做事往往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我俩又随意聊了几句,而且既然马上有任务,我俩也不耽误的各自躺到床上,这就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我心里压着事呢,所以睡得不沉。

    这样一晃到了半夜,我听到轻微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我们这里的宿舍,夜里都关门,一来这里是总督府,又不是啥公共旅店,没啥偷盗之类的说法,二来天气太热,在这种铁皮房内,如果不开门睡,会闷得要死。

    我被敲门声弄醒了,我也立刻抬头往那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个人,借着昏暗的光线,我认出来了,他是青脸汉,也是我们新上任的工头。

    他倒是挺有礼貌,没直接走进来。

    要在别的时间,他找我们的话,我还不会多想,但现在是午夜,我一下子敏感上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青脸汉对我一挥手,让我接着睡,他又指了指王半仙,那意思,这次要找他。

    这时胡子也醒了,而且胡子和王半仙的床位离得不远。胡子又特意去扒拉王半仙几下。

    王半仙嗯嗯啊啊几声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青脸汉拿出很反感的架势,望着王半仙哼了一声,随后他说,“一号房的一个床位坏了,你身为木匠,现在帮着去修修床吧,而且修好后,也不用回来了,这样不用来回折腾,你到时直接在一号房睡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着这话,怎么听怎么觉得青脸汉的逻辑有问题。

    我知道一号房在哪,说白了,我们的宿舍,都是分号的。一号房离我们最远,是在整个院子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我心说青脸汉刚刚的话,分明告诉我,一号房的床位并不紧张,既然如此,真要坏一个床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凑合到明天白天再修,难道不行?

    王半仙倒是很老实,他没二话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这就下床。

    我喂了一声,胡子还主动凑过去,把王半仙拉住。

    青脸汉的脸突然沉了下来。他问,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随后他还主动走到王半仙身前,把王半仙硬生生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也琢磨着。我倒不觉得王半仙会遇到啥危险,尤其他一没惹人,二来他就是个老家伙,对谁都没啥威胁。

    我隐隐冒出另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拿出不依不饶的架势,不想让王半仙走,他还拿出跟青脸汉争执的架势。

    青脸汉这人,说话也有些直。他被胡子的举动惹恼后,直接指着我俩啧啧几声说,“你们就庆幸吧,知道么?你俩就是个偷懒的蛀虫,每天除了做搬运工,还会个啥?这木匠活儿,你们根本干不了,所以你们继续偷懒,但也别拦着别人去表现。”

    胡子嗤了一声,但没等他反驳啥的,我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我,我微微摇头示意。胡子有些诧异,不知道我为啥突然放弃了王半仙。

    青脸汉看我俩也不闹了,他哼了一声,这就带着王半仙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宿舍就剩我俩后,胡子问我想什么呢?

    我没回答,反倒跟胡子说,“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胡子更迷糊了,也不知道等个什么,但我俩都躺在床上,这么休息了半个多钟头。

    我发现怪事来了,青脸汉把王半仙送到一号房后,他又去了几个宿舍,硬是把那些沉睡的佣工都叫醒了。

    这些醒来的佣工,要么被安排了活儿,离开了宿舍园区,要么就去别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把这些看在眼里,最后我俩聚在我们的宿舍门口,胡子看着外面,问我,“怎么回事?难道今晚总督府出现啥事故了,要临时抢修?”随后他又吐槽说,“咱们这里住的是佣工,又不是技工,总督府的人,脑子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冷笑上了,我指着那几个空着的宿舍,接话说,“看到没?都是咱们周围的宿舍!”

    胡子被我这么一点话,他一下子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先骂了句狗艹的,随后说,“合着咱们周围被清场了,难道今晚总督府要收拾咱俩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我也是这么个猜测。我还补充说,“憋了三天了,看来边巴还是不死心,想把咱俩除去。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想不明白的样子,说奇怪了,竟然这么巧合,今晚上“老三”要有动作,而这个边巴,竟也在今晚安排了活动。

    我特意看了看夜空,今晚虽然有月亮,但整体是阴天,显得黑蒙蒙的。

    我念叨句,月高风黑杀人夜!或许方皓钰和边巴是英雄所见略同吧。

    但我说归这么说,其实打心里觉得,这貌似不仅仅是巧合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我抛开这些题外话,又跟胡子商量起正事。既然边巴今晚要有动作,我和胡子总不能一直消极的等着吧。

    我猜测边巴会找人偷偷在夜里过来,把我俩做掉!这也解释了为啥青脸汉子要把周围宿舍清场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根本不害怕,反倒不屑一顾的哼一声说,“既然如此,咱俩先发制人,一会咱俩偷偷摸到青脸汉的宿舍,把他先给降服了,再逼他,套套话!”

    我摇头,说这个计划不好,再换一个。

    胡子想了想,又建议说,“反正今晚要取宝藏,这才是重中之重,咱哥俩要不就提前退出去,找个地方躲一躲,一直等到跟方皓钰汇合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摇了摇头,那意思,这个计划也不行。

    胡子没招了,反问我,“你是啥打算,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床,跟胡子说,“灯下黑,咱们就在这儿等着。我猜边巴今晚派人过来,但也不想弄出大动静来,既然如此,咱俩来个反伏击,把派来的人都解决了,然后就在这宿舍内,坐等方皓钰的新消息。”

    胡子胆子大,对我的建议没啥分歧,他还嘿嘿笑了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俩立刻准备了一番。

    也因为天热,我们现在盖得都是很简单的白色被罩,说白了,就是两层皮,里面的棉花芯儿都被退掉了。

    我俩先在各自的床上放一些杂物,最后再把被罩往上一盖,乍一看,就跟里面躺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之后我和胡子都钻到床底下。

    这床底下稍微有点脏,但都只是浮灰,我和胡子不在乎,另外直接躺在地上,这也让我俩都凉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另外我是双手空空的钻到床下面的,胡子原本翻着宿舍墙角里堆放的王半仙的家伙事,他想拿一把石锤用来防身。

    但我觉得,石锤的杀伤力太大,尤其真要抡起来打的人的话,保准个顶个的立刻毙命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是组织上的人,我不想我俩双手再染上鲜血,沾上人命。

    我就出言说了胡子几句,胡子最后妥协了,他没拿石锤,反倒找个钳子,把它握到手里了。

    我俩一直在床底下躺了三个多钟头。这三个钟头,对我来说,显得有些漫长。

    我时而小憩,时而精神的。而且到最后,我都有些纳闷上了,心说难道我俩想错了?边巴根本没派人来的打算?

    但突然间,我听到了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。这脚步声还越来越近,最后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顺着床底的空隙往外看。

    我只能看到两双脚,这说明只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我心说边巴白长那么大的眼珠子了,他倒是真挺有信心,只派两个人就想搞定我俩?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默不作声,这俩人同样,沉默的盯着宿舍内,他们一定是在观察呢。

    等他俩确定没啥异常后,这俩人踮着脚,一起往里走。

    胡子离门口进,他先有点小动作,他摸着兜,把小镜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把小镜子放在地上,还顺着推出去一些。借着镜子的反射,他能看到这两个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我没有小镜子,这时这俩人也分开了,一个向我的床位走过来。

    我稍微探了探头,偷偷地打量着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看着这俩人会很面生呢,谁知道这么一看之下,我心头一紧,心说怎么是他俩!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