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 天降的阴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3章 天降的阴谋

    胡子看着青脸汉,这一刻他的怒意还没完全消除。

    他又盯着这些佣工,凶巴巴的问了句,“娘的,谁还不服?”

    这些佣工都知道胡子是第一壮汉,外加现在的他,太有气场了,这些人一时间没人敢出头,也都显得蔫头巴脑的。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,胡子这么做很不好,想想看,我们按照方皓钰的建议,是要弄内讧的,说白了,我们得拉拢这帮佣工,但胡子哪有拉拢的样子了?

    我咳嗽一声,凑到胡子身边,我还偷偷用手捅了捅他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反应过来了,他也真是个二皮脸,这一刻,他又笑嘻嘻上了。

    他跟这些佣工客气起来,还说了好一番话,主要是给这些人洗脑,但胡子天生不是一个搞传销的料,要我看,这些佣工,都不怎么信胡子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一支烟的时间,有个佣工无意间抬头看看天,他突然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都很好奇,也顺着他看的方向,抬了抬头。

    南面的夜空中,突然出现了几个黑影,这黑影离地有一段距离,估计得有十多层楼那么高吧。

    我第一反应是,这是什么鸟么?还是说是我曾经见过的那种老鹰?

    但这些黑影互相间都保持着类似的距离,而且速度很稳,几乎是平行一排的向我们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老鹰做不到这种节奏感。这一刻,我们没谁说话,全沉默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等又过了一分来钟,这些黑影来到我们头上方了,我隐隐约约的看出来,这竟然全是飞机。

    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词,无人机。

    胡子从砖头上跳了下来,他还跑到我身边,悄声说,“这些怪玩意,估计又是老三搞的鬼吧?”

    我点头认可,而且突然间,这些无人机上出现古怪了。

    一片片白纸,被无人机丢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白纸在夜色中很显眼,它们在空中左扭一下、右扭一下的。

    那些佣工都窃窃私语起来,我和胡子反倒一脸犯懵。

    这些纸并不是很密集,而且无人机突然加速了,它一边快速往总督府的腹地飞去,一边继续洒着纸张。

    最后有四张白纸飘到了宿舍区的院子内,我和胡子抢到了一张,其他三张都被那些佣工捡到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捧着这张纸,一起看着。

    这上面有文字,也有图片。

    先说文字,这是“边巴”大人写的。按他说的,帝力不是个好总督,自打他来到嗒旺,管理嗒旺后,这里的人民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“边巴”也特意细数了帝力的三个罪状。

    第一,帝力残暴不仁,虐待下属,虐待家丁,尤其还特意举了几个例子。但要我说,这例子十有**是瞎编的。

    第二,帝力犯了重婚罪,尤其他强抢民女,逼着穷人强卖强嫁,就说现在,他足足娶了四个女子,这绝对是触犯了法律法规。

    第三,帝力嫉妒贤才,很多嗒旺的名士,以及有才能的人,被帝力发现后,都被他刻意打压和封藏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我看到了图片,一共有三张,都是边巴和三夫人做那事的,尤其这图片印的很清楚,还是彩印,把边巴和三夫人当时的**表情和动作,都清清楚楚表现在这图片之上。

    “边巴”在纸上最后大放豪词,那意思,现在是推翻帝力的时刻了,他甘愿打头阵,也作为起义的首领,所以他睡了帝力最宠爱的三夫人,而且他们俩绝对是真爱,另外在今晚,他希望看到这纸张的人,能够明大义、懂道理,拿起武器,跟他一起干,还嗒旺一个湛蓝的天空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,我读完后的第一反应是佩服。

    我心说方皓钰这兔崽子,果然是个文化人,他冒充边巴写的这些话,几乎句句都犀利,也戳到别人的心窝子里了,另外他把边巴和三夫人的图片还公开了,就算边巴看到了,外加被这种局势所逼,那大眼泡,就算原本没有谋反的意思,现在也不得不被逼的去闹事了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也笑骂了句,“佩服!”

    估计胡子刚刚还词穷了,不知道怎么能把这些佣工忽悠住,而这一刻,他高举着这张纸,又对这些佣工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他重新站在砖头上,还指着昏迷的青脸汉说,“看到没,这就是帝力的一个走狗,但我把他轻而易举的解决了,你们看看,他有什么能耐?就是个纸老虎罢了。而且我也先给大家弄个开门红了,剩下的,大家知道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这些佣工的态度,多多少少有些变化了。我把这一切瞧到了眼里。

    我决定也说点啥,给这些人鼓鼓劲。

    我站到胡子旁边,扯嗓子喊道,“兄弟们,你们有所不知,这次边巴大人的准备工作做的很详细,帝力在嗒旺不是有手下么?甚至也有武器和火炮,但边巴已经跟那军队的副长官打好招呼了,看看那里……”我指着南方的三个狼烟,又说道,“军队那边,现在已经被边巴控制住了,一切都大局已定,就差在总督府内,把帝力擒住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小部分佣工,这一刻突然回应我了,甚至他们走出原来的队伍,往我和胡子的身边凑来。

    胡子哈哈笑了,他接话说,“你们一定要想清楚,现在跟边巴一起干,事后论功行赏,要是再不积极,以后功劳啊,赏金啊什么的,跟你们也绝对没有关系,你们这辈子,只配出劳力。”

    这次回应我和胡子的佣工,人数更多了,他们还呼啦一下子,把我俩围上了。

    我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着,我又悄悄的,不露痕迹的挤到人群外面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很兴奋,而且现在的局势几乎倒向了我们这边,胡子再说点什么话,也都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赶巧没多久,我手机又震动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的短信又过来了,上面说,两位兄长,迅速来工地,咱们在桥头见。

    我猜方皓钰是想约我和胡子,我们一起趁乱去取宝藏。

    我想让胡子看一看短信,问题是,我刚刚挤出来容易,但现在想挤进去,却很难了。

    我没法子,只好对胡子喊了一嗓子,我还把手机抛给他。

    胡子接到手机,看了几眼后,他迅速把这条短信删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跟这些群情激奋的佣工喊道,“兄弟们,去拿家伙事吧,棒子、铁锹啥的,都行,一会随着我,一起去抓帝力,去跟边巴大人汇合。”

    这些佣工一拥而散,都向各自的宿舍奔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和胡子的身边没啥外人了。胡子对我一使眼色,我俩也紧忙脚底下抹油,开溜。

    我俩冲出宿舍园区后,又撒开腿,向工地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但很不巧,跑了没多久,我们前方出现了七八个家丁。

    他们都穿着统一的服饰,很显眼,而且他们手里都拿着短棍呢。他们原本在做什么,我并不知道,但他们看到我和胡子后,有一个家丁带头喊了句,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他们还全都向我和胡子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脸一沉,骂了句,“好狗不挡道,娘的,看样子一会又得开打!”

    他说完还捏了捏拳头,而我觉得,何必要打开?

    我偷偷拽了胡子一下,等胡子扭头看我时,我对他使了个眼色,随后我拿出一副慌慌张张的架势,甚至是带着哭腔,对那些家丁喊道,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这些家丁都一愣,我还主动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有些敏感,等我又离近一些后,有人对我喊了句,“别走了,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指着宿舍区的方向,告诉这些家丁说,“我们的工头刚刚带头闹事,他说他接到了边巴大人的命令,要带着我们,一起去把帝力大人擒住,因为边巴大人跟三夫人是真爱,边巴大人还说以后的总督府,是他边巴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这些家丁互相看了看,他们脸上写满了惊讶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明白了我的意思,他倒是挺会煽风点火,他又接话说,“我哥俩害怕,因为这绝对是谋反和篡逆呢,我俩趁空逃了出来,但很多佣工都拿着棍棒,估计再过一阵,他们就被青脸汉带着,这就要去找帝力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家丁一下子都急了,他们撇下我俩,全嗖嗖的往宿舍园区那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哥俩看着他们的背影,尤其眼看着他们离我俩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胡子嘿了一声,念叨说,“一群傻!”

    我俩没时间再胡扯什么,我俩又背道而驰,向工地方向继续跑上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总督府,别看是后半夜,甚至马上到黎明了,但它的内部,整个都乱成一锅粥了。

    我俩在接下来的路上,尤其经过一片小树林时,又很不巧的遇到了两个家丁。

    这俩家丁发现我和胡子后,先后喝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累的都有些喘粗气了,我俩不得已,先改跑为站。

    胡子不满的吐槽说,“这他娘的怎么搞?咱俩已经专挑小路走了,怎么还这么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,我心说我俩是不是太明显了?

    胡子看着这俩家丁向我们奔过来,他突然又换了一副表情,拿出一副哭啼样。

    他还扯嗓子喊了句,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但没等他有下一步行动呢,我一把将他拽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整个人一犯懵,他又扭头看着我问,“咋?不该演戏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我俩的衣服,又指了指对面的家丁,最后我跟胡子伸出两个指头强调,“正好两套家丁服!”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