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5章 骷髅头博物馆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5章 骷髅头博物馆

    方皓钰身体突然晃悠了一下,随后还一侧歪,眼瞅着失衡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明白,这墙的高度,如果我们只是跳下去,问题不大,但要是纯粹的往下摔,不死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如此时刻,我和胡子都猛地一伸手,向方皓钰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俩也是绝对的及时,等我俩牢牢把方皓钰拽住后,我提着的心,稍微落底了,另外我看着方皓钰,留意到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他上半身横在空中,但双腿都挨着墙面呢,我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感觉,真要没人救他,他自己趁空蹬上一脚,十有**能改变他摔下去时的尴尬姿势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这个人很滑头,也很谨慎,尤其在这时候,他不该如此马虎才对,我心说难不成这臭小子是在试探我和胡子什么?

    但方皓钰稳了稳后,并没表露出什么,他反倒很认真的对我俩说声,“谢谢两位兄长了!”

    胡子紧忙接话,让方皓钰小心点。

    他应了一声。我没多说什么,我俩又配合着,拿捏尺度的一起松手。

    方皓钰最后安稳的落到了地上。我和胡子慢了半拍,最后各自拿着一大捆绳索和铁八爪,也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们仨汇合后,我打量着院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占地不少,少说上千平,居中是一个看似很像博物馆的建筑。

    这建筑应该就是新葬地了,它离我们大约三十米左右的距离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手下,他们此时正站在中途,而且面冲着博物馆。

    我对他俩现在的姿势很纳闷。胡子更是念叨句,“这俩人搞什么?等咱们?”

    我觉得不像,尤其他俩看都不看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起往前跑,想跟这俩手下汇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但刚跑了没几步,这俩手下都打了个手势,其中一个壮汉还提醒说,“小心,有地雷!”

    在哈市的方言里,地雷也是大便的意思。胡子绝对是往这方面想了,他还骂咧一句,盯着脚下。

    我倒是品出另一层意思来,我心里咯噔一下,又再次针对性很强的打量着四周的地形。

    我们脚下是青砖的路面,但再往前,这种路面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全是泥土。

    这俩手下此时都站在泥土地中,而且都有一只脚微微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胡子看我和方皓钰表情严肃,他一下子也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互相看了看,我又先问,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有个手下拿出苦笑的架势,回答说,“这总督府里有明白人,这里埋的都是反步兵跳雷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不太懂,毕竟自己跟地雷没接触过。

    这时胡子还插话了,让这个手下往详细说说。

    他补充说,“跳雷,主要由引信、抛射筒、雷体、延期药、和炸药等部件构成,我俩刚刚检查过,这地里的跳雷,引信为压发式的,换句话说,当我们踩到它之后,当雷体被触发后,它内部会有一系列的变化,之后整个雷体会被射出抛射筒,大约离地052米左右时,它会爆炸。爆炸产生的破片和冲击波可以全方位杀伤半径11米范围内的有生目标,可以说,这种反步兵跳雷,极容易造成大量人员的伤亡,是很高效和恐怖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时,整个表情都严肃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还是有点乐观的想法,他问,“你们现在踩到了,但没抬脚呢,这说明还有救,来来,两位大哥,你们都是组织派来的精英,想想办法,把这雷拆掉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这俩手下没想到胡子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底细,他们互相看了看。随后这俩人又拿出怪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有一个手下还慢慢的往下蹲了蹲。他盯着脚下方,解释说,“我们能力有限,没办法把这跳雷拆解,而且实话实说,真要硬来,风险很大,但我们能保证,会做一些手脚,让这雷会再延后两秒爆炸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他的话,言外之意,他们对跳雷做手脚后,他俩能多利用两秒钟时间,撤离最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有点焦急,还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个新葬地,基本上处在总督府最中心的地带,如果真有两颗雷炸了,保准会让不少人听到,甚至是帝力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时插话了,他主要是跟那两位手下说,“你们辛苦了,而且一定坚持半个钟头,等我们取了宝藏,回来后,你俩再想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手下对此并没意见,但他们也有一个疑问。其中一人说,“这一片泥土地上,绝不仅仅只埋了两个雷,而且这种诡雷,被埋雷者隐藏的非常好,你们怎么过去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打量着整个泥土地,说实话,我俩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什么,尤其瞅哪里都一个样。

    胡子郁闷的直挠头,骂了句,“这可怎么的好?”

    方皓钰歪着脑袋,我发现他鬼点子是多,突然间,他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他比划了一个动作,追问两个手下,“我这么样做,能摊上啰嗦不?”

    不仅那俩手下,我和胡子也一同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用姿体语言告诉我们,他想横着滚过去。

    这俩手下沉默了几秒钟,随后有人接话说,“你很聪明,你的办法,应该不会触发诡雷,是可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看的出来,这手下还想继续说点啥,尤其是注意事项,但方皓钰拿出不听的架势,他回了句,“能行就妥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真胆大,或者说真有股子亡命徒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立刻跑到青砖路的边缘,又躺了下来,紧接着,他嗖嗖的向泥土地滚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滚动的速度并不快,但也不慢,而且这么一折腾,他没滚上几圈呢,就灰头土脸的。

    方皓钰这个人,多多少少有点洁癖,他这时边滚边骂上了,抱怨说他身体都脏了。

    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,我和胡子都替方皓钰捏了一把汗,而他自己,竟然还有闲心想洁癖的事……

    这样过了半分钟吧,方皓钰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那个“博物馆”的近处。

    他最终停在了“博物馆”的门口,还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我和胡子摆摆手,大有催促我俩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耽误,这就学着方皓钰,也滚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我俩也没空手,把那俩手下背着的登山包拿走了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滚的时候,这还好说,除了偶尔硌得慌,没其他啰嗦,但渐渐地,我有点头晕了。

    想想看,我一直在翻来翻去,小脑是真容易吃不消。

    这样等我和胡子来到“博物馆”的门口后,我俩连歇都没歇,争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趁空也拽我们一把,而且这小子还嘿嘿笑着,也不知道他笑个什么劲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多说啥,我俩还把精力都放在“博物馆”的大门上。

    这大门是一扇足足有近三米高的铁门,门锁处按着一个小键盘,上面还有红灯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胡子先气的骂了句,随后跟我俩说,“这他娘的是密码锁,老子撬锁那一套,完全施展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试着问胡子,“那你会破解密码么?”

    胡子摇摇头。方皓钰倒是心情不错,他还趁空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猜测他有什么办法了。胡子突然间还对方皓钰的歌声很不爽,他插话说,“别唱了,心烦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咧嘴一坏笑,他又指了指我俩拿着的登山包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会意,还立刻把登山包放在地上,把它俩拉开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里面的家伙事还真不少,有叠好的帆布袋,还有各种各样的工具。

    方皓钰翻了一遍,最后拿起一个怪家伙事。

    他招呼我俩帮忙。我们仨配合着,最后方皓钰硬是把这家伙事拆解成一个多功能的千斤顶。

    他还把千斤顶对准大铁门的门缝塞了进去,尤其就在密码锁的附近。

    方皓钰用双手扶住千斤顶,我和胡子一起绕着小绞盘。

    这千斤顶的力道可不小,尤其都能把一辆汽车轻而易举的托起来,更别说撬门了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两扇门之间出现了一个空隙,胡子忍不住赞了句,他又从登山包里找到一个长杆螺丝刀。

    他把螺丝刀伸到门缝内,等摆弄一番后,我看到密码锁的指示灯突然灭了,而且伴随咔的一声,这铁门的门锁被攻破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念叨句,“二哥威武!”胡子随后又说,“三弟给力!”

    我可不想多听他俩在这儿互捧。我又叫上他俩,我们一起合力,把大铁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这新葬地内,绝对是很长时间没来过人了,在铁门推开的一刹那,我闻到了一股怪味,甚至被刺激的,我们仨都咳嗽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趁空一直往里看着。

    这个新葬地,不仅从外表看起来像是个博物馆,它里面的摆放,更跟博物馆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一个个类似于展柜的东西,它们一排排摆着,每个展柜都被玻璃板封着,里面放着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。

    另外在角落里,也有一个个大柜子,柜子上全是格子,每个格子都被玻璃封着,放着骷髅头。

    我们仨都有点开眼的感觉,胡子还吐槽说,“这他娘的是不是太狠了点。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跟这么多骷髅头接触,打心里也有点膈应,但我们没时间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我们仨一起往里走,方皓钰又忍不住的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他奔着最显眼的一个展柜凑去,这展柜内的骷髅头,还被放在一个小枕头的上面。

    方皓钰歪着脑袋打量着它。我和胡子随后走到他旁边。

    没等我俩说啥呢,方皓钰嘿了一声,他又从登山包里拿出一把小锤。

    他举着小锤,喊了句,“听响!”

    随后这小锤向展柜的玻璃狠狠砸了过去!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