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三个梅超风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6章 三个梅超风

    伴随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,玻璃碴子蹦的哪里都是,尤其是我们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我们仨各自用手扑棱扑棱,并不在意,反倒是这一刻,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在展柜里。

    少了这层玻璃,那个骷髅头几乎是完全暴露在我们的视线下,但它整个上下都粘着不少玻璃碴子。

    方皓钰显得最为兴奋,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。他把布条当成简易的抹布,对着骷髅头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在这期间都往前凑了凑,等方皓钰清理完后,他和胡子几乎一起下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举着,把骷髅头捧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仨丁字形的围着它,打量着它。

    方皓钰摸着骷髅头的下巴,胡子摸着骷髅头的脑瓜顶,而我,实在没啥可下手的地方了,我抚摸着它的脸颊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感觉很怪。我怎么想怎么觉得,我们仨像极了传说中的梅超风,甚至更像是组团研究九阴真经呢。

    这么观察一番后,胡子先吐槽一句,说这破几把玩意儿,哪里像有宝藏样儿?

    方皓钰听完沉着脸。他很肯定的回答,“绝对没差,这骷髅头绝对的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耸肩,反问,“老三啊,你告诉我,猫腻在哪呢?咱们刚刚里里外外的,都把它研究遍了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一冷笑,强调说,“如果不藏的隐蔽,又怎么符合邓武斌邓爷的个性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次主动把骷髅头完全的接过去,他又蹲着,把骷髅头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发现方皓钰在使用锤子上很拿手,他盯着骷髅头,歪着脑袋沉默稍许后,竟又举起锤子,对准骷髅头狠狠砸上了。

    在一阵砰砰声过后,这骷髅头几乎是成块成块的散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接触这骷髅头后,我就一直隐隐闻到了一股臭味,而等方皓钰这么一折腾,我发现这臭味更浓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敏感,心说合着这臭味全是从骷髅头上飘出来的,再往深了说,这都是死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死磕,立刻捂了捂鼻子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差不多,并没急着伸手,反倒静静站在一旁打量着。

    方皓钰很有耐心,随后他又逐块、逐块的敲起白骨来。这么一折腾,尤其是等敲到骷髅头的牙齿的时候,猫腻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都听到咔的一声脆响,方皓钰及时收手,把锤子拿开。

    我们看到,有一颗牙齿裂开了,而且在裂缝处,我们看到里面冒着亮晶晶的光。

    胡子对这种光最有感觉,他哈了一声,立刻蹲在方皓钰身边。

    他抓起这个牙齿,迫不及待的又搓又掰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个假牙,而且去掉它的假外衣后,我们最终得到了一个彩钻。

    这彩钻足足有半个葡萄粒那么大。我知道彩钻的价值,尤其这么大个头的彩钻,我几乎一时难以估计它的价值。

    方皓钰连连冷笑,胡子根本不掩饰,咧嘴大声的笑着,而我打心里高兴归高兴,但我面上很淡定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满地的其它的牙齿。我接过方皓钰手里的锤子,我又逐一筛查一边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又有了一个发现。同样是一个假牙,当把它破坏后,我从里面又找到大个头的彩钻。

    胡子一手一个,握着彩钻,他又四下看了看,跟我们说,“一个骷髅头里藏着两个彩钻?”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没法做出肯定的回答,但我们立刻验证上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用锤子,把隔壁的展柜砸开了。接下来,他把另一个骷髅头放到地上,用锤子来了一顿猛砸。

    也真是被胡子料中了,在这个骷髅头里,我们发现了两个彩钻。

    方皓钰啧啧几声,感叹说,“邓爷呦,果然是老姜,能想到这么完全的藏宝的法子,但很可惜,遇到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们不再耽误,胡子和方皓钰立刻一人拿起一个锤子,各自向一个展柜走去。

    我本想跟他俩一样,但方皓钰嘿嘿笑了,说你身为大哥,一会只是坐镇就够了,这么脏活累活,交给他们两兄弟就成了。

    但我发现,方皓钰就是个骗子。他俩很快就开工了,但他们只负责把骷髅头从展柜里取出来,随后他们一起把骷髅头丢给我。

    结果我成了取钻石的那个人。这可是个非常累人的活。

    我原本还很认真,等很仔细的从三个骷髅头中,把彩钻找到并取出来后,我发现在我身边的地上,竟然又堆了十来个骷髅头。

    胡子看我盯着这些骷髅头愣愣发呆,他还催促句,“兄弟,加快效率哈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怎么加快?老子就两只手,而且我跟个疯子一样,对骷髅头挨个的拔牙,这累不累人?

    我最后想了个笨招。我也图省事,找来帆布兜子,把它敞口往旁边一放。

    我也不特意找彩砖了,只要是从骷髅头上弄掉的牙,我都一股脑的丢在帆布兜子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的效率因此提上来了,在半个钟头后,我们仨结束了工作。

    这帆布兜子内,装了小半下子的死人牙,至于我近边的地上,更没法看了,全是残缺不全的骷髅头。

    我们仨打量着这些骷髅头,方皓钰抹着脑门上的汗儿,趁空还问了一句,“你们说,帝力要是知道,这新葬地供奉的骷髅头,都被**害了,他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胡子瞥了瞥帆布兜子里的死人牙,接话说,“我只知道,帝力很苦恼,因为他就算把总督府挖地三尺,也找不到这些牙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方皓钰似乎想起了什么,他嘿嘿笑了,跟我俩说,“知道么?最早科技不是那么发达的时候,很多老人戴的整套假牙,其实都来自于死人,尤其来自于那些生死战场的士兵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胡子的牙就是后换的,他的感触最深,这一刻,他还拿出一副作呕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摆手说,“别说这种狗屁东西了,走吧!”

    我也是这意思,我们仨简单收拾一下,我负责背帆布兜子,他俩各自背着小登山包。

    但没等我们向“博物馆”的门口走上几步呢,方皓钰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又回头看着,甚至是默默注视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很好奇,胡子还问道,“咋?你别说你想默哀一番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摇摇头,他一转话题说,“两位兄长,我这人有个观点,真要对付一个人的时候,千万别手软,也别管规矩不规矩,既然选择了对付,那就往死了整他,所以……我得按规矩办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掏兜,拿出一张“传单”来。

    这传单就是边巴的那番话和不雅照片。方皓钰特意把这传单折了折,最后又把它撇在这些骷髅碎片中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好像有人无意中把这传单掉在这里了一般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秒懂,我心说阴啊,方皓钰这兔崽子,果然够狠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等帝力知道这里的情况,尤其等他赶来一看时,他一定会发现这张传单。

    这里是封闭的空间,就算有无人机从新葬地上方路过,但它丢下来的传单,绝不会进到“博物馆”里,所以综合一想,帝力十有**会把这事归在边巴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发自内心的对方皓钰竖起大拇指,胡子学我,也这么赞了赞。

    方皓钰显得很高兴,他又小小的跳了几下舞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没再停留,一起离开了博物馆。

    在刚出去的一刹那,我看到那俩手下还在泥土地里站着,只是他们都有点累了。想想也是,中间间隔了少说一个钟头,而且这一个钟头内,他俩的神经一定是紧绷绷得。

    另外他俩也在第一时间看到我们了。

    有个手下先问,“找到没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背着的帆布兜子。这俩手下都喊了句好,而且他们一下子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们仨知道,接下来面临的棘手问题,是我们怎么处理诡雷。

    既然诡雷没办法被拆解,我们只能把它引爆。

    我们仨让这两个手下再熬一熬,我们仨又拿出滚的架势,都躺在泥土地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胡子和方皓钰都没啥,因为他俩边滚边拽着小登山包,而我拽着那个帆布兜子时,我发现这兜子很沉,毕竟里面装了不少死人牙。

    我是我们仨中最累和最苦逼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胡子和方皓钰先一步滚到了安全区域,但这俩人很够意思,当他俩看到我的情况后,尤其我现在刚刚滚完了一半的路程。

    他们又选择再滚一次,而且是轻装上阵的来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我跟他俩配合着,最终把这一袋子宝贝,安然无恙的运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歇息,等双脚站在青砖路上后,我对他俩打手势,还强调说,“退到至少十一米开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十一米,也是诡雷爆炸的杀伤范围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都是数着跑的,等觉得差不多了,我俩就都停下来,还趴到了地上,但胡子不管那些,最后直接跑到最远处,蹲在了一个墙角之下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至于这么小心谨慎么?我摆手招呼他。

    胡子摇摇头,甚至他也摆手,那意思,让我俩过去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方皓钰拿出犹豫的架势,甚至是琢磨的架势,但最后我和方皓钰都没配合胡子。

    那两个手下一直观察着我们,等他们认为我们仨准备完毕后,他俩慢慢蹲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他俩一直在摆弄着,但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技巧,大约过了半分钟吧。

    有个手下提示说,“妥当了,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俩人互相看着,还一起喊了一。在三的话音刚落,他们扭身,撒丫子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