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7章 出城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77章 出城

    这俩人的身手确实不错,速度也够快,问题是,他们不是博尔特,没办法一秒钟冲出十米去。

    他们最后跑到离我和方皓钰还有两三米的距离后,就不得不扑到在地了。

    我没敢抬头看,不然我怕一会儿气流会波及到眼睛。人的眼睛是很脆弱的,我不想以后成为瞎子。

    我乖乖的双胞抱头,脸冲下。

    突然间,连续传来轰轰声,这声音也貌似只是一个前站,接下来,又有五六声的轰轰响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浪从我身上飘过,也能感觉到,就好像有个无形的巨手一样,它使劲蹭着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地面也在抖动着,我整个人趴在这上面,一时间更是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等都过去了后,我叹了口气,心说终于熬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先四下看了看,娘的,这里哪还有府邸的架势,反倒破破烂烂,像个垃圾场一样。远处的博物馆,一时间也“苍老”了不少,乍一看跟个危房一样,至于我们身后,有些高墙扛不住压力,全塌了。

    胡子点子很背,他挨着的高墙,就在坍塌的行列中。

    我担心胡子,尤其他被这么多青砖碎石砸中后,别有啥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我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,方皓钰跟我差不多,而且他紧随我其后。我俩奔着胡子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但我的这个担心,明显是多余了,我只是对着一堆破砖烂瓦喊了几嗓子,没等伸手扒拉呢,里面就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有一大块区域,它一拱一拱的,就好像有个大蛹,它要从这里面破茧而出一样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喜,因为看这架势,胡子还挺有精神头的。

    我和方皓钰又一起动手,这样过了一小会,我俩把胡子从这堆废瓦中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灰头土脸的,但都这德行了,他还忍不住骂呢。另外他也插话来一句,那意思,早知道信我俩的好了,不然何必挨埋呢。

    方皓钰倒是挺会安慰人,他让二哥这么想,这一次就当锻炼身体,增强身体的抗压力了。

    我趁空又寻找那俩手下,此刻他俩都板正的站了起来,尤其他俩身上一点都不脏,不像刚刚经历过诡雷的洗礼。

    我真怀疑他俩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又汇合到一起。方皓钰的意思,地雷爆炸声已经把这里暴露了,为今之计,赶紧走人为妙。

    我们又稍微分了分工。那俩手下各自把小登山包背上,其中一个手下还想抢我的帆布包。

    这帆布包里装着宝藏呢,我不可能给他。我当着他们面,把帆布包死死的系在我背上了。

    这俩手下互相看了看,但我们仨的态度很坚决,拿出完全没商量的架势,这俩手下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我们五个也不用特意翻墙了,顺着一个坍塌的地方,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方皓钰刚来总督府时,他还跟我们装样子呢,说他对总督府不熟,还让我和胡子带路啥的,但现在涉及到争分夺秒的撤退了,方皓钰是彻底露馅了。

    他辨认下方向,又指着一个方位,跟我们说,“走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还当先拽着我,嗖嗖的跑上了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的,腿脚稍有笨拙,想想也是,我背着的帆布兜并不轻巧,但我不在乎这些,也偷偷掐了大腿根,强行激发潜力,给自己提速。

    在这一路上,我们先是听到了警报声,又听到了断续的枪声。

    这都表明,整个总督府乱套了,甚至是真的出现了武装冲突。我不知道冲突的双方具体是谁,但肯定有边巴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当我们五个刚刚跑出一片小树林时,前方出现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男一女,一老一少。我仔细一辨认,是王半仙和玲子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俩怎么凑到一块去了?而且看架势,他俩结伴在一起,似乎也在避难呢。

    夜里的王半仙,显得迷迷糊糊的,反倒是玲子,一直拿出很警惕的样子。

    玲子也注意到我们五个了,尤其她盯着我和胡子,先喊着问道,“你们俩,家丁?”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眼自己身穿的家丁服,但我没急着回答,也不知道怎么跟玲子说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他倒是心直口快,问玲子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玲子咬了咬嘴唇,王半仙不理我们这些人,他似乎很依赖玲子,这时玲子站着不动,他急了,踉踉跄跄的拽了玲子一把,似乎想带着玲子,继续找地方避难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认识玲子和王半仙,他这一刻想的是另一方面。

    他突然沉了下脸,随后又歪着脑袋,嘿嘿笑上了。

    他迎着玲子往前走,还跟玲子说,“这位小美女,咱们有些面熟,我是新来的家丁,你对我有印象么?”

    但方皓钰说归这么说,完全是为了转移玲子的注意力,而且他背面冲着我们,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背过去的手里,握着一把小短锤。

    我猜这小子有了杀意,一旦有机会了,他绝对会一锤子把玲子砸死。

    我喂了一声,又主动往前,拦住方皓钰。

    方皓钰看着我时,脸色又变成阴沉的模样,他也不隐瞒,跟我提醒说,“这妞认识咱们,尤其咱们现在还都穿着家丁服呢,如果事后她把见到如此打扮的咱们的情况说出去,帝力不是傻子,肯定会猜出一些什么来,到时咱们很被动!”

    我一皱眉,我承认,方皓钰说的有点在理。

    方皓钰微微摇头,补充说,“这妞和这个糟老头,一个都不能留,这不是我心狠,咱们是做任务呢,心软会坏事的!”

    方皓钰看我不回答,他又试着绕过我,但我稍一犹豫,又把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着玲子和王半仙,我跟方皓钰说,“把他俩带走吧,一个是总督府的丫鬟,会记账,一个是会点怪手艺的木匠,这俩人也都有些技术,能帮得上忙!”

    方皓钰拿出一股老大不乐意的架势,但他还是挺卖我的面子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主动往玲子那边凑了,他隔远喊了句,“小美女,老爷子,这总督府不太平了,你们俩想跟我们一起走么?”

    王半仙傻笑了笑,估计根本没听明白方皓钰说的是什么,玲子小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虽说她嘀咕的很轻,但我还是听到了。她说,总督府刚乱套时,我本来去找你们俩,谁知道那佣工的宿舍区空荡荡的,只剩个王半仙了……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是心头一紧。我知道玲子刚刚为啥咬嘴唇了,也知道她的言外之意了。

    但我没时间跟她说啥,我们五个带上玲子和王半仙,又一起向总督府外赶去。

    王半仙是最不正常的那个,他有时候跑着跑着,就嘻嘻哈哈的乱笑,有时还故意伸直两个胳膊,学着飞机的模样乱跑。

    方皓钰倒是口味独特,他突然对王半仙产生了不少的兴趣。

    这样半个钟头后,我们有惊无险的出了总督府,而且并没走正门。

    我们找个巷子,先停下来歇口气,另外我问方皓钰,“接下来你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方皓钰咧嘴笑了,他这时也正忙着脱外衣呢。

    他边脱边打了一个电话,把电话特意用肩膀夹在耳边,接通后,他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话,“计划搞定,全面执行计划!”

    我本来听的很仔细,问题是,这又是又是的,外加没别的提示,我根本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方皓钰撂下电话后,也没跟我们多解释啥,他给我们几个人分了工。

    他让我、胡子和玲子,用最快的速度去野三坡子,而且在坡底旁的那个歪脖子树下等待,半个钟头后,他会带其它人跟我们汇合。

    我知道野三坡子这个地方,那里离关卡很近了。

    我有个猜测,反问说,“咱们一会要离开嗒旺?”

    方皓钰点点头,他看了看表,还拿出一副很急的样子。他带着那两个手下和王半仙急匆匆的离开了,而且在走的那一刻,他又特意强调,“一定准时集合,别耽误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跟他们短暂分开后,我和胡子算计下路程,胡子骂了句,“狗艹的,半个钟头啊?咱哥俩必须得跑着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苦笑。至于玲子,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,她通过我们的谈话,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反问说,“你们是国内来的,组织的人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空回答,我还注意到,玲子的鞋子都破了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个女子,我也明白,她不适合再跑了。

    我背上背着帆布兜呢,所以没办法再背她。我对胡子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胡子稍纵即逝的露出一副愁容,但他这人,平时不发飙时,也挺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后背,对玲子说,“妹儿啊,跳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玲子咬着嘴唇,而且乍一看,她还有点羞答答的。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胡子一下子不耐烦了。他主动伸出手,这么三下五下的,就把玲子强行背上了。

    玲子嘤咛了几声,脸也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穿街走巷的跑起来,当然了,我俩之前也趁空把家丁服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说实话,挺折磨我俩的,中途我们还遇到了一个摩托车队。

    这摩托车队一共有**辆摩托,每一辆摩托上,少说有六七个人,有坐着的,也有挂在上面的,他们一看就是军人,还带着老式的步枪。

    就凭这特色,我想到了天竺。我们仨为了不惹麻烦,也提前躲了起来,把这个摩托车队让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也算是有惊无险,最后我们勉勉强强,准时的赶到了野三坡子。

    我发现我们仨竟然迟到了,方皓钰带着另外六个手下,早就在这里等待了,而且隔远看着他们,尤其他们带的东西时,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