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血屠警局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69章 血屠警局

    我没跟胡子解释太多。我俩简单收拾一下,尤其是整理下衣着。

    小乔没再回来,但没多久老更夫出现在车间门口,他一脸怒意,明显心里怄着一口气呢。

    他见到我俩时,还特意指了指门口停着的摩托说,“今天遇到贼了,把我宝贝车偷走了不说,竟还开到这里了!”

    胡子接话说,“师父,你大徒弟刚刚来过。”

    老更夫一愣,反问,“什么大徒弟?”胡子也一呆。我趁空凑到老更夫耳边,说了小乔的名字。

    老更夫脸上稍纵即逝的出现恍然大悟的表情,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,问我和胡子,“你俩没对我大徒弟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胡子指了指我。我可不敢跟老更夫说我做过啥,对胡子使个眼色后,又一转话题把这事岔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更夫又带着我俩训练起来。而且今晚老更夫很不对劲,提高了我和胡子的训练强度,毫不夸大的说,绝对有一天顶两天的架势了。

    最后胡子累的直吐槽,说再这么折腾下去,会死人的,我却打心里一琢磨,有点懂了,估计我俩马上又有任务了。

    也真不出我所料。几天后宋浩叫我俩去警局,还交给我们两份人事档案。

    这都是我和胡子的资料。他当着我们面,把档案打开。胡子看的马马虎虎,我却很仔细。

    档案的内容,并没提起蹲监狱,而且有些内容,有捏造的嫌疑,把我们蹲牢子那段时间的空白补上了。

    宋浩问我俩,“对这两份档案满意么?”

    打心里说,我真没啥天大感觉,但也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宋浩又把档案密封,跟我们说,“你们这次要远走,去江州市的黄埔区,协助花蝴蝶破一个很机密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至于案子什么内容,宋浩说连他都不知道,而我俩这次身份的定位,是协警。我知道花蝴蝶也是个代号,估计十有是个特警或省级专员这类的。另外案子如此神秘,也让我既好奇又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在哈市警局待太久,宋浩给我们拿了一些钱,当然了,这次警方大手笔,是以前线人费的好几倍,而且他也把花蝴蝶的手机号给我们了,嘱咐我俩,先别打电话,等到了黄埔分局,再联系对方。

    我俩应下来,还带着档案匆匆离开,不耽误的定了火车票。

    我走的时候,跟杨倩倩和老更夫用电话告别了。这俩人回应我的态度也完全不一样,杨倩倩是好一番的热心嘱咐,尤其她说江州那里跟哈市的气候完全不一样,湿度也大,让我去那后,记得多喝降暑的东西。老更夫只是咯咯笑笑,就算完事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坐的是动车。在车上,胡子实在无聊,尤其还没法抽烟,他就想到手机了,让我教他玩微信。

    他以前看我玩微信时,总会鄙视的说,这东西有啥好玩的?有啥事打电话不更方便?但真等他接触后,一时间还来了瘾头。

    胡子最钟意于摇一摇,动车上信号不好,他也不管这个,总会一边使劲晃着手机,一边嘴里念叨着,“小娘们!来、来!给老子来个小娘们!”

    我以为胡子泡妞有一套呢,但他每次摇到妹子后,刚聊几句就会被对方拉黑,这把他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我对他这做法不感兴趣,本想着途中睡一会。胡子这缺德玩意,时不时把我扒拉醒了,问我有啥招能在微信上搭讪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我还能忍受,最后耐不住胡子这么折磨我,我想了想,告诉他,摇到妹子后,加好友验证时,说点模棱两可的话,比如“我是那谁”这类的,对方以为你是她朋友或同事呢,就会通过。接下来继续说模棱两可的话,跟对方套近乎,等混熟了,你愿意咋整就咋整了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膜拜的样子,连连说佩服,尤其他试了几次,发现效果很好后,看我的眼神全是满满的崇拜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这个当扒子的,走“技术”工种,当然不懂圆滑了,而我刚跟他说的,全是算命神棍的技巧,他要是多在立交桥这类的底下待几天,估计懂得会更多。

    我们坐车的时间并不长,也因为动车的速度实在是快。在下午三点多,我俩就到了江州,又来到黄埔分局。

    我翻到花蝴蝶的手机号,这号码挺硬,后六位是1456。我打电话时,提示占线。

    我知道花蝴蝶那边会有提示,知道我给他打过电话。我就立刻把电话挂了,和胡子在分局外等着他的回电。

    但足足过了一刻钟,我手机都没反应。我挺纳闷,心说他跟谁通话呢,时间这么长?

    我又播了一个,这次提示关机。我冷不丁有点傻眼,甚至敏感的四下看了看,也没人过来跟我们接头。

    胡子这期间完全不在乎这个了。他微信好友有了十多个,全是摇出来的,现在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我不想这么干站着,尤其天热的让人直流汗。我指了指分局的一楼办公大厅,跟胡子说,“去里面坐着吹会空调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正盯着屏幕嘿嘿坏笑呢,估计都没太听我的话,他只顾着点头了。

    大厅里人不少,都在办业务,中间区域的座位上,也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坐着人。我不想凑热闹,跟胡子一起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我把手机一直握在手里,等着花蝴蝶的电话,这期间无聊之余,也四下闲看。

    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也坐着一名小伙。他挺瘦的,看着二十出头的年纪,低着头,沉着脸,双腿上放着一个背包。

    我对他挺好奇,心说他要是办业务的话,坐这么偏干什么?另外怎么有这种表情呢?尤其眼神中隐隐露出一丝狰狞来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念叨句,胡子随意看了看,跟我说,“管他呢,估计这小子失恋了吧,又跟咱哥俩一样,想来这吹吹空调啥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胡子手机嗡嗡一声,提示有新消息。他又急忙进入到泡妞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我随意笑了笑,又把目光转移,没多久还来了困意,这绝对因为坐动车时没休息好有关。我让胡子听着点我手机,我就靠着椅子,迷迷糊糊的小憩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留意过了多久,反正突然间,整个一楼业务大厅想起了铃铃的警告声。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,坐直了身子。等一寻找,发现厕所方向,冒出一股股白烟来,也有人刚从厕所里跑出来,他状态不咋好,踉踉跄跄不说,鼻子和嘴里全流出哈喇子了,看着很恶心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被火警刺激到了,但都没急着离开,全看着冒烟的方向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也不聊手机了,还站了起来,看热闹的说,“怎么搞的?谁吸烟吸大发了,把厕所燎着了?”

    我没接话,潜意识又看了看不远处,那瘦小伙人不在了。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,这事会不会跟瘦小伙有关?

    我眼睛也挺机灵的,很快发现,那小伙躲在一个犄角,正冷笑着看着这一幕,他的背包也被打开了,一只手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拽了胡子一下,还对他使眼色,那意思看看那瘦小伙。

    胡子有些莫名其妙。这一刻,瘦小伙又有下一步举动了,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像手雷一样的东西,对着大厅中央,狠狠撇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清清楚楚,心里一紧。这手雷在空中就开始嗤嗤冒烟,而且落地后,那股烟更大更浓了。

    瘦小伙没停,继续掏着背包,又拿出五颗“手雷”,依次撇了出去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全陷入到烟雾飘绕的环境中,而且这烟特别刺激人,但凡接触到的人,全忍不住的咳嗽和流泪、流鼻涕。身体好一点的,还能立刻往大门外面跑,躲一躲,身体不好的,当场就腿一软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想到一个词,催泪瓦斯。而且这东西绝不能单单从字面意思理解,以为就是让人流泪的一种武器呢,真被熏得严重了,很可能窒息死亡。

    这下也不用我再提醒啥了。胡子显得很犹豫,既想冲过去擒住这瘦小伙,又有些忌惮烟雾。他问我怎么办?

    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,烟倒是并不多,但真要抓这个小伙的话,就得冲到“重灾区”里。我和胡子也没防毒的家伙事。

    我一把将他拽住。这一刻我想的是,这里可是警局,这瘦小伙吃饱了撑的,来这种地方闹事,纯属找死呢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咱俩别插手了,退到外面吸点新鲜空气再说。

    胡子听我的了,点头说行。

    我俩不是最积极的,等出了大门,外面站着很多人了,甚至好几个人都跪在地上,哇哇的吐着。

    我隔着窗玻璃往里看,留意着里面的一举一动。这黄埔分局的反应速度不够快,或许警方从没料到,会有暴徒敢来警局闹事吧?

    那瘦小伙倒是准备的充分,早就把准备好的防毒面具拿出来,扣在自己脸上,他又从包里拿出一把类似于棍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被烟雾影响着,看不太清,但瘦小伙对准一个被熏得跪在地上的文职女警大步走过去,中途他经过一排座椅时,还用棍子对着其中一个座椅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棍子很锋利,一下把座椅戳出个洞来。这个场面倒是赶巧被我看的清清楚楚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也终于知道,这棍子是啥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娘的啊,这暴徒不简单,既有催泪瓦斯又有军刺的,而且看架势,他是要大开杀戒了!

    有人记得八年前某个案子么,一个蒙面人,一把27厘米的单刃剔骨刀,八个装满汽油的啤酒瓶,闯入某分局,造成六死四伤的悲剧,也有人给他起外号,叫双面刀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