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血屠警局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70章 血屠警局(二)

    那文职女警压根没料到危险的逼近,我知道,再耽误下去,她这条命,十有交代到这儿了。

    我指着大厅,让胡子跟我再一起冲进去。

    我俩刚撤离出来,胡子被我这决定弄得冷不丁直犯懵,其实也不怪他,他一直没看到瘦小伙拿军刺的一幕。

    我没机会再解释啥了,深呼吸几口气,当先往里跑。

    催泪瓦斯对人体的刺激太大了,我虽然一直屏住呼吸,但眼睛和裸露在外的皮肤,都有不同程度的痛痒,就好像一群蚂蚁爬在我身上咬一样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,脚上动作不减。也算赶得及时,在瘦小伙刚站在文职女警面前,正举起军刺时,我来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我没法大喊,不然烟雾肯定会顺着嘴钻到我肺部。我又一咬牙,强打起精神,对着他后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撞到他后腰后,并没停,推着他往前继续撞去。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是墙,瘦小伙带着防毒面具,在状态上肯定比我要好。

    他反应也快,刚被我推着跑了几步就试图止步,还腰板用力,跟我死撑上了。

    他一身劲也不外加他把军刺反戳,要捅我。我没法子的只能往后退,先跟他分开。

    随后我俩面对面的站着,他的防毒面度把眼睛鼻子和嘴都护住了,但我能透过玻璃罩看到,他双眼中露出的凶光,甚至隐隐还有一股子兽性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我或许被这目光吓得一哆嗦,但现在,我不仅没害怕,反倒也盯着他,准备一会的厮杀。

    胡子并没及时赶过来,我俩现在是一对一的局面。

    瘦小伙一瞬间又对着我浑身上下打量一下,他猛地行动了,冲过来对准我胸口戳出一军刺。

    我要是不躲,这一戳保准是个透心凉,但躲得快了,无疑也给了他太早的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我把握着尺度,等军刺离我很近了,我急忙一拧腰。其实要换做高手,像古惑这类人,或许比我还能再等一等,但我没那么强大的身手,也不能冒这么大的险。

    我避开军刺时,跟瘦小伙贴的很近。我又用起自己的绝技,对着他裤裆狠狠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有信心,只要捏准了,这小伙十有会因为剧痛而失去抵抗。

    我抓的倒是很准,问题是,当品着手感时,我愣住了。这小伙的底下倒是有东西,但好像少了一些零件,尤其只有一根棒子,其他地方全瘪瘪的。

    我脑海中冒出一个词来,他是半个太监么?

    瘦小伙这一刻拿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儿,盯着我捏着他裤裆的手,随后他嗷的一声叫唤,拿出歇斯底里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这声叫唤,还差点把脸上的防毒面具弄掉了。但他顾不上这些了,把军刺当菜刀一样挥舞着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就是瞎打,而他这种毫无招数可言的攻击,让我一下犯懵了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退后,避开在空中乱走的军刺。

    小伙眼睛都红了,用更加恶毒的眼神看着我,继续抡着军刺冲过来。另外倒霉的是,我刚刚这么一退,被一股浓烟熏到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五官都快抽搐了,也实在忍不住的咳嗽一声,这下可好。肺部钻进去一些烟雾,我一时间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没法跟瘦小伙死磕了。正巧我身旁不远处就是柜台。上面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凑过去,一把抓起一堆东西,对着瘦小伙瞥过去。

    这堆东西里,包括一沓子纸和笔,虽然砸人的威力不大,但跟天女散花似的,挡住了瘦小伙冲过来的步伐。

    他还用军刺胡乱挡了挡,趁着这短短的缓息,我又摸到键盘和鼠标了。我把它俩也瞥了出去。

    键盘被瘦小伙用军刺抡到了,一时间被打飞了,而鼠标倒是挺有准头,砸到他脸上了。

    瘦小伙惨哼一声,这时我又把液晶显示器举了起来。我没时间拆上面的线,这么一举,显示器电源线接口的地方啪啪直冒电火花。

    瘦小伙被吓到了,也看出我不好对付了。他哇一声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我想追他,问题是没那体力。瘦小伙是奔着楼梯跑去的,估计要上楼,而我又把精力放在文职女警的身上。她此刻都蜷曲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跑过去,试着将她拽起来。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去,嘴里直往外流哈喇子。

    女警有些力不从心,不过几拽之下,她还是勉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女警原本长得挺漂亮,还画着淡妆,想想也是,她是对外办公,形象一定要好才对。但现在的她,压根没形不形象的概念了。

    我架着她试着一起往大厅外面撤离,她也挺聪明,知道我的意图,也尽量配合我。

    问题是,她腿软不说,还穿着短裙和高跟鞋,走的那叫一个踉踉跄跄。她每次踉跄之下,那股下坠的力道还拽的我直难受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走了没几步呢,就意识到,这么下去不行。

    我又蹲下身子,把她高跟鞋脱了下来。她倒是挺彻底,还要把短裙脱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短裙里面除了内裤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她这么逃到外面,岂不成焦点了?

    这时她都解开扣子了,裙子往下脱了一些。我一伸手,把她拦住了,又强行往上给她提裙子。

    女警趁空看了我一眼,目光有点异样,但我没时间顾忌这个,我想拖着她继续走,毕竟现在争分夺秒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女警身体越发衰弱,她索性一把扑到我怀中,双手死死搂住我的腰。我心里一叹,知道我跟她绑在一起了,救不出她,我也甭想着出去。

    我死咬牙关,甚至还轻轻咬了舌头一下,逼自己的潜力。

    最后我带着她,勉强走完了一半的路程,这时离大厅门口还有一段距离。幸运的是,胡子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各拿一个湿乎乎的布条,一看就是从衣服上扯下来的,他一手捂着自己的鼻嘴,一手举着布条,跑到我身边后,还把布条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心说胡子真是雪中送炭,我接过布条后,只是捂着吸了两口气,让自己能舒服一点,之后就把湿布条又捂在女警的嘴上。

    而且有了胡子,我俩一起架着女警,效率一下上来了。

    我俩很快把她带到大厅门外,女警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我和胡子倒没这么逊,还能站着,拄着双腿直喘气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这女警,又看了看我说,“你小子刚才那么积极,就是为了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想回答啥,但无奈一直咳嗽。而那女警听完胡子的话,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我又想到那瘦小伙了,他刚刚跑到楼上去了,这黄浦分局是个八层楼,上面一定还困着别人。我猜他这么冲上去,肯定会拿军刺乱杀无辜的。

    我四下看了看,正巧有四个警员赶了过来,他们是从分局后院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带着枪和电棍,我松了一口气,也跟胡子使个眼色,那意思,我哥俩可以真正的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那瘦小伙被逮住了不说,还带着手铐子,被压到一辆警车上。但也有悲观的一幕,这期间瘦小伙伤了五个人,有技术警和交警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五人的具体伤势如何,因为我和胡子也被警方叫着,坐上另一辆警车,一同被带到就近的一个派出所。

    我俩和一个民警去了小会议室做笔录,我俩亮明了身份,胡子还跟民警提了花蝴蝶。

    这警察跟哈市那边的警局沟通,确认了我俩的身份,但听到花蝴蝶时,一脸的迷糊,明显不知道这个人。

    我并没觉得有啥,估计花蝴蝶十有是个秘密人物。

    我把跟瘦小伙的搏斗经历以及救人经过说了一遍,之后就没我俩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俩也没急着离开,需要休息一番,缓一缓。

    本来我和胡子都有烟瘾,在此时吸一根烟的话,也是不错的选择,但现在别跟我提烟,我一想到烟,就有止不住想咳嗽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俩也没在小会议室坐太久,因为我总觉得胸口闷,想走一走。

    我俩出了会议室,溜达一会儿又来到一个审讯室门前。

    这里坐着两个分局刑警,正对瘦小伙审问着。门口还站着几个旁观的警员,他们也知道我和胡子的身份,看我俩要旁听,也没人拦着。

    瘦小伙嘴巴倒不硬,正在招供呢。我品了一会儿,明白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不是本地人,前阵买了一辆二手车来当地旅游,但被警方查到这是辆黑车,有警方对他逼问,甚至动刑之下,伤了他的隐蔽部位。他后来去医院,查出来是睾丸逆转,等想治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最后只能切除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叹了口气,还念叨句,“这爷们,倒也真他娘的惨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引起其他旁观者的侧目,我示意胡子别多乱说啥了,而这一刻,我倒是对瘦小伙的供词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他会用催泪瓦斯,还有军刺,尤其胆子还这么大,单身一个人竟敢打血屠警局的主意,貌似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又观察其他旁观警员的态度,想品一品他们对此事的看法,甚至有机会的话,也跟他们聊一聊,套套话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没多久,有一个年纪不小的老警员,看样是特意从黄埔分局赶过来的,他来到派出所后,四下看了看,又直奔我和胡子走来,还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