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花蝴蝶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71章 花蝴蝶

    老警员让我和胡子跟他走,最后他还提了一句,“花蝴蝶!”

    我很诧异的看着他。原本我对花蝴蝶的长相有好几种假象,但没料到会是这样,尤其他这年纪,脸上全是褶子,我心说就这样子还有花蝴蝶的外号呢?要我说叫蚕蛹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随他一起来到派出所的车场,他又指着一辆警用私家车,交给我俩车钥匙,让我们去黑马大厦的健身会馆,去找花蝴蝶。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原来他只是个传话的,并非花蝴蝶本人。

    我试着跟他问几句,想提前知道花蝴蝶的一些个人信息,他打定主意不说多,还当先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上车后,我给花蝴蝶又去了个电话。还是之前的结果,提示关机,另外我留意到一个细节,电话打过去后,稍微嘟的响了一声才又传来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我以前用按键手机,懂得少,别看现在刚刚接触智能机,但我立刻有了个猜测,花蝴蝶并没关机,而是用了什么软件做了个拒接的设定。

    我真搞不懂这花蝴蝶打什么主意呢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江州不熟,这次又不得不借助导航。等来到黑马大厦,我们还跟个愣头青一样,打听好几个人,才找到那个健身会馆。

    这健身会馆在黑马大厦的顶楼,不对外开放,是个私人vip的场所。会馆门口还站着两名男子,看架势懂一些身手。

    我俩的到来,让他俩特别敏感,还把我们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提了花蝴蝶,他们不仅知道花蝴蝶,甚至花蝴蝶一定事先嘱咐过什么,有个男人给我打了个电话,验证下手机号。

    等确认无误后,才放我俩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会馆没什么人,在一个角落,有一排单双杠,有一个女子,正在双杠上做着一系列高难度动作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本来不认识这女子,也没法确定她是谁,但看着她的外貌特征,还有她这一系列动作。我能肯定,这就是花蝴蝶。

    这女子长相很美,有一双大眼睛,甚至有种混血儿的感觉,或许因为爱做体操的缘故,这让她身材也棒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而且说一般女孩的身材好,都是苗条和白腻啥的,花蝴蝶的身材却不大一样,肤色偏深,有健康小麦色那种感觉,另外她整个身子流线感十足,别看穿着体操服,但背部几乎是裸露的,这上面还有一个超大的蝴蝶纹身。

    她每次从双杠上飞起来,这花蝴蝶纹身就跟活了一样,在空中姗姗起舞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边往那边走,一边略有陶醉的看着。我完全被花蝴蝶的动作吸引了,胡子想的比较多,趁空跟我说,“知道酒井法子不?”

    我啊了一声,反问,“那不是一个日本歌手吗?为啥提她?”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了,说一看你就对酒井不了解,她身上也有个蝴蝶纹身。随后他指了指裤裆,示意我,酒井的纹身在隐蔽处。

    我真怀疑胡子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,而且他咋永远对这类八卦话题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说着说着就下道和跑偏了。胡子也就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花蝴蝶也早就知道我俩的到来,但她没急着下双杠,反倒继续在上面做高难度的动作,大约过了两分钟,她才借着一次后空翻,稳稳的落在我俩面前。

    我带头鼓了鼓掌,赞了句,“警官厉害!”胡子随后也打招呼,“花警官好!”

    这个花警官的称呼,听着有点别扭。花蝴蝶瞪了胡子一眼。我同样偷偷看了眼胡子,心说这傻爷们,下次说话,能不能先走一遍大脑?

    这双杠旁边还放着一个背包,里面有毛巾。花蝴蝶一边用毛巾擦着汗,一边跟我俩随意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言语之间倒是对我俩称赞有加,不过我能感觉出来,这也是个很高傲的女子,对我俩取得的成绩,打心里有些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尤其她站在我俩面前时,是微微叉开双腿,腰板挺得笔直的这种姿势,看着有些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我当然没对此发表什么观点。等擦完汗后,她竟一转话题,指着双杠跟我和胡子说,“两位,也玩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我头次遇到这么古怪的邀请,碍于面子,我和胡子没法直接反驳说不行。

    我故意消极一把,没急着上。胡子面露难色,当先跳到双杠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不会那么多高难度动作,只会撑杠和悠杠。他这动作看着就不如花蝴蝶那么美了,而且还很费力气。

    最后胡子下杠时,累的有些喘气。花蝴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又示意该我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,老子才不去呢。我就推脱说刚刚跟一个暴徒打斗来了,身子骨有点疼,不适合上杠。

    花蝴蝶忍不住的摇摇头,接话说,“按我听到的,你们几乎是线人中的一对传奇了,屡破奇案,跟悍匪和恶徒周旋一番后,还能全身而退等等,我以为你们身手能有多强,现在一看,跟想的有点差距。”

    胡子被她说的面子有些挂不住,甚至脸都有点沉下来了。而我倒打心里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,心说她玩的这个叫体操,但体操跟身手能划等号么?跟破案有直接联系么?如果按她的逻辑,体操冠军岂不是最好的警察和特工了?

    我不知道花蝴蝶又想到了什么,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说如果我俩身手不行的话,这次任务会砸锅的。

    老话叫再一再二不再三,她总这么说,我也听得直添堵。我含蓄说了句,那意思,身手好不好,到时看实际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花蝴蝶对我俩摆手,让我们仨当场切磋一下。

    她还示意,我和胡子一起上,二对一跟她打,只要能不被打趴下,就算我们赢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我,他的表情也分明告诉我,他想比试比试,争口气。而且顺带的,他还往后腰摸去,要把伸缩锤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太清楚伸缩锤的威力了,心说就我哥俩施展围攻绝技的话,真要出个好歹,没法跟警方交代。

    我微微摇头。花蝴蝶一直留意着我,看我这举动,她又笑了笑,略有嘲讽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不理会她,四下看了看。她那背包里还放着两根体操棒。我心说正好,也走过去,把体操棒拿出来,丢给胡子一根。

    我俩把体操棒当伸缩锤来使用,又一前一后围住花蝴蝶。

    花蝴蝶绝对吃亏在太大意上了,她没主动进攻。我和胡子默契的互相一看,就一同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胡子专门负责上路,我专打她下半身。花蝴蝶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,但也仗着身体灵巧,她险之又险的避过我俩三轮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们仨还整体往旁边挪动了几米。花蝴蝶拿出各个击破的态度,尤其她一定以为,我是我们俩中相对好对付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她向我扑了过来,伸手成爪。这招数让我心中一动,隐隐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但我没时间考虑太多,我拿的体操棒,适合近距离攻击,却不适合贴身肉搏。我又换了个招数,就是那龙爪手

    我和胡子足足跟花蝴蝶斗了有半支烟的时间,最后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花蝴蝶对我俩印象有很大改观,至少她眼神说明了这一切,但依旧嘴硬的说,“马马虎虎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咧嘴,再次偷偷摸了后腰。我知道胡子想的,刚刚打斗时,花蝴蝶挨了我们几棒子,这要换成伸缩锤的话,真就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了。

    花蝴蝶把体操棒要回去,也不再这里多逗留了,带着我们,一起往会馆角落里走去。这里有个小门。

    胡子本来跟花蝴蝶并肩走着,我发现花蝴蝶总时不时瞪胡子一眼,我就偷偷把胡子往后拽了拽,让他跟我走在一起,也落后花蝴蝶一截。

    花蝴蝶满意的看了我一眼,而且她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边走边跟我们聊起来,还提到了古惑。

    这次来江州,一直没见到古惑的面呢,我怀疑他会不会真的有什么任务了,分不开身保护我俩?

    我试探的诓了句,“不知道古惑这次做任务做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这话既针对胡子,也让花蝴蝶听到了。胡子冷不丁听得一愣,而花蝴蝶呢,被我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一带,忍不住回了句,“他?哼!藏地哪有那么容易,危险重生,够他受的。”

    花蝴蝶说完还回头看了一眼。胡子被她说的,诧异样更甚了。

    花蝴蝶反应过来,知道中我套了,她拿出微微嗔怒的样,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面上依旧淡定着,心里却跟炸锅了一样。藏地这词,让我联想起很多事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那“面子”和“饭子”不分的逃犯,他就是藏地来的。我心说难道古惑去藏地抓人了?而那逃犯几乎成谜的身世,更让我觉得,这里面猫腻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等花蝴蝶带我俩走出小门后,我发现门外是一个长条走廊,旁边是一个个的小房间,有更衣室,也有洗澡堂。

    花蝴蝶从更衣室的一个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,又带着我俩去了洗澡间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咋形容的好了,说花蝴蝶开放吧,又不全是那个意思,说她奇葩吧,又不太恰当。

    她走进一个带着毛玻璃隔断的洗澡间。就隔着一层毛玻璃,当我和胡子面,脱了衣服,洗起澡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