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分赃潜逃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74章 分赃潜逃

    胡子疼得嗷了一嗓子,还用手使劲揉着下巴。这一股火,也把他一小撮胡子弄焦了,看着有些惨。

    但胡子顾不上这些,站了起来,看着那原本该死的人。

    这人不理会胡子,继续装模作样。胡子指着他,这这几声,随后反应过来,喊着说,“全是假的啊?”

    我早就知道这一切了,所以没太大反应。而花蝴蝶呢,拿出嫌胡子烦的样子,瞥了他一眼,等又看向我时,她又流露出稍许的惊讶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说用不着的,赶紧过来帮忙。这一次,他不再有心理压力,接过切割机后,比我还要卖力气。

    这保险柜也一定事先被做了手脚。我们没怎么太费力气,就把它破坏了。

    在花蝴蝶打开柜门的一刻,我甚至心跳都快了,我想的是,马上呈现在我眼前的,会不会是一堆堆的钞票和金条。

    但实际情况完全不一样,这保险柜分三层,上下两层放的,是一块块被垒的整整齐齐的板砖,最底层是两个深色的帆布包。

    花蝴蝶把帆布包拿出来,招呼我和胡子赶紧把砖头取出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知道这就是演戏呢,问题是我不得不吐槽,心说这些砖头是不值钱,却有纪念意义,大老远从金库运过来,又被我们当宝贝一样的带走。

    我们搬砖的速度很快,这功劳大部分是胡子的,他那双手,太灵巧了,估计跟他老本行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最后等两个帆布包都被装满,我掂了掂,也目测下,估计这些砖要换成体积的钱的话,少说得五六百万吧。

    花蝴蝶喊了句撤,我们鱼贯的出了运钞车,奔着霸道跑去。

    那两个装砖头的帆布包,都由我和胡子拿着,花蝴蝶一时双手空空的,又趁机摆弄下她的枪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这枪是真的,尤其刚刚还对着霸道车开过一枪。她这么做,包括之前打枪战,一定是为了制造“案发现场”,因为别看我们是演戏,却也务必求个真实。

    而她之所以没给我和胡子发真枪,一定是担心我俩枪击不好,别真走火伤到警员啥的。

    我对此没意见。等都上车后,我们摘了面具,花蝴蝶看了看时间,念叨句,“刚刚好!”

    胡子想接一句话,但花蝴蝶急性子上来了,一踩油门,立刻把霸道开了出去。胡子这话被硬生生憋住了不说,身子还猛地往后一探,差点撞到头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差不多,好在硬生生一挺腰板,强行板住了。

    霸道车的速度一直往上飙,我偷空看了几眼表盘,最后车速在一百四左右。

    这里又不是高速,有些地方还坑坑洼洼的,霸道如此快,可想而知,我们坐在车里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但我换个思路一想,现在的我们是在逃跑呢,开的慢悠悠,也绝不是那个意思。我就强压下性子,没说啥。

    霸道车奔着黄埔江边去的,还沿着上游走,越走越荒凉,江边出现了大片的芦苇,有的芦苇都有一人多高。

    花蝴蝶也并非漫无目的瞎开,一直留意着四周,最后一脚刹车猛停下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的身子又往前一踉跄。胡子念叨句,“花姐,以后停车的话,提前给个信好不好?”

    花蝴蝶不理胡子,让我俩脱了丧服下车,把那两兜子砖头都撇到江里,还解释说,“这砖头一来对咱们没用了,二来抢匪得手后,往往会找个地方藏匿赃物,咱们也就这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立刻行动。花蝴蝶慢了半拍下车,她奔向一处一人多高的芦苇群,钻到里面搜索一番后,又把我俩叫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,芦苇里藏着两辆摩托,还有一个大背包,这背包不仅有拉锁,上面还被密密麻麻缝了一排黑线。

    花蝴蝶的意思,让我俩先骑着摩托撤离,尤其也把这个背包带走,她晚一步,把这霸道车处理了。

    这车身上有好多枪眼呢,确实没法开回市里了。我猜花蝴蝶要么把它送到江里,要么就弄点汽油,把车烧了,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而胡子呢,趁空拎了拎背包,甚至隔着摸了摸。他脸色一变,反问,“这里面装的是真钱?”

    花蝴蝶点头承认,强调说,“一共一百万,还都是连号的。这包你们别打开,更别乱动里面的钱。另外咱们这次的任务,是假戏真做,只有为数很少的几个警方高层知道,所以发生这么大事,警方会对失物重点调查的,这钱一旦流出去,会招灾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她掏兜拿出一个钥匙,让我和胡子带着钱,赶到江州市万通公寓的b座1103室,等她下一步的指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到目前为止,我对这次任务,既有些明白,也有点迷糊了。胡子也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但花蝴蝶又催促让我们快点离开,还说动作慢了的话,警方在各个路口容易设置关卡,我们想进城就费劲了。尤其我俩别被警察逮住,不然这一切都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我看花蝴蝶也真不想再多解释啥了,就只好拿出听从的架势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坐上摩托后,他在前当司机,我在后。我俩用身体把这背包夹住了。

    摩托飞快的往回行驶。胡子问我知不知道万通公寓具体在哪?

    我也头疼这个问题呢,但我突然有了个笨招,把手机拿出来,这里面有我几天前下载的导航软件。

    我试着用导航搜万通的名字。导航倒是真给力,搜出结果了,我就提示胡子怎么走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我俩也不能闷着,随意交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胡子有点小兴奋,说咱哥俩带着一百万满江州溜达,想一想这种感觉就很爽。

    我跟他持相反态度,心说要是一不小心,把这钱弄丢了的话,可够我俩喝一壶的,另外我也提醒胡子,一会到市里了,别走繁华路段,哪里偏就走哪。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。但我们还是小瞧了警方的效率。刚到郊区,我们拐过一个路口后,大前方就封路了,警方设置关卡,另外这个关卡投入的警力还很多,护栏旁边停着足足四辆警车,有八个警察,对来往的人进行排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隔得老远就看到这一幕了。胡子及时的停了车,跟我商量怎么办?

    我俩当然不会笨的去闯关。我看着导航,想知道有没有别的小路,能让我俩溜掉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我们身后又开来一辆摩托。这摩托司机是个小年轻,看着痞里痞气的不说,摩托上放着很摇滚的音乐,他边听边开,让摩托时不时就晃悠一下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在乎关卡,速度不减的要经过我俩,但就在错车的时候,他的摩托直接顶到我们的车身了。

    也亏得我及时抬了下脚,不然很可能会他撞个外伤。

    这小痞子还来脾气了,把摩托一停,下车往这边走,嘴里骂骂咧咧的说,“你们眼瞎啊,没看到撞到我了么?”

    胡子差点被气炸肺,脸一绷,也回了句,“你个狗艹的,撞我们你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小痞子嘴上不饶,这就跟胡子争执起来。要在平时,我也看不惯这种货,尤其他那打扮,真就是个欠打的造型。

    但我考虑到我俩现在就在关卡附近,也是任务在身。我就跟胡子说算了,让他赶紧掉头,我们先走人。

    小痞子一下站在我们的摩托前,拦住去路不说,还嚷嚷起来,撞人了、撞死人了的喊着。

    他嗓音挺尖,外加关卡处有个警察也正巧往这边看来。他留意到我们了。

    他叫上个同事,一起开着一辆警车,往这边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警方刚有动作时,我就留意到了,我暗暗叫苦。但小痞子继续耍起无赖,把我和胡子缠的死死地。

    最终我俩也没逃开。警车把我们的摩托挡住,那俩警察下车后,其中一个先问了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痞子一顿抱怨,尤其被他说的,我俩简直跟十恶不赦的坏人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这俩警察当然能看出这小痞子是什么人,他俩本来不想多管这种事,但当留意到我和胡子的背包后,他们全敏感上了。

    这俩人也都带着枪呢,等把枪拿出来对准我和胡子后,其中一人说,“把背包打开,我们要检查!”

    小痞子一看架势不对,尤其警察都亮枪了,他反倒老实了,往旁边退了退,跟我和胡子保持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我看着枪口,一时间想找点啥借口。但俩警察不给我多想的时间,有个警察还咔的一声,把保险拉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让我觉得,四周空气都快凝住了。我也因此真不敢再拖啥了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个眼色,胡子硬着头皮,无奈的一截截扯断背包上的黑线,又慢慢把拉锁拉开。

    我盯着背包的同时,想起一句老话,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,这次任务,我俩可能要办砸了。

    那小痞子一直没离开,隔远也盯着背包看着。

    花蝴蝶说过,这里面是一百万现金,但她这个女忽悠,又骗了我们一次。当看清这里面的东西时,不仅我和胡子,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俩警察把枪放了下来,拿出一脸狐疑的样子看着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而胡子呢,伸手进去,确实从背包里拿出一沓子钱,但这钱上,写的是天地银行,印的是玉皇大帝的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