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黑钱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75章 黑钱

    胡子举着这一沓子冥币,又故意把布兜往下拽一拽,让里面更暴露一些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整整一百万的冥币,都出现在众人眼底。那小痞子很不习惯的一哆嗦,也因此完全转移目光,对背包失去兴趣了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脸色也有些不好看,其中一人还骂咧句,“你俩有毛病?大白天带这么多这玩意干嘛?”

    胡子呵了一声,反问,“警官,有规定带冥币上街犯法么?”

    我对那小痞子很不满,看了看他,又把话接过来,说我大侄子特别不孝顺,他妈前几天横祸死了,他都不想管,我哥俩看在亲戚份上,替他尽尽孝,才买点这么一堆冥币。

    小痞子知道我指桑骂槐呢,他又怒了,喂喂几声,甚至直往前凑,看架势要跟我动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了顾忌,一时间也不怕警察查我们,所以脸一沉,一前一后把小痞子包围了。

    俩警察想回到关卡继续执行任务,对我们仨随意的摆摆手,那意思,你们开的也不是好摩托,刮得也不严重,差不多得了。

    小痞子心里原本就没底,外加警察也不插手,他终于吃瘪了。他闷头从我俩包围中溜出去,骑个摩托,嗖嗖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个眼色,我俩随后也迅速撤离。开摩托期间,胡子不解恨的当我面骂那小痞子几句,还说这兔崽子真就赶上运气好了。

    我适当的劝了劝他,让他别发这没用的火了,而且也不知道咋搞的,我一想到那小痞子,直觉告诉我,这里有啥不对劲的地方,但较真的往深了再一想,我又琢磨不出啥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路,我们没遇到啥岔子,也找到了万通公寓,坐电梯来到了1103室门前。这万通公寓出乎我的意料,是个很高档的地方。就说1103室的入户门,比一般入户门看着要宽大和厚实的多。胡子比我懂行,还念叨说,“这门正常买的话,少说三五千。”

    我很好奇,这房间里面是什么样,如果同样装修豪华的话,我和胡子就有福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钥匙开门,这门锁有点紧,我正摆弄呢,旁边1104的房间有反应,屋门打开后,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子,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这女子长得就是一般人,但很会化妆,把自己弄得有些骚性,也有些艳丽。再说她穿的衣服,该紧的地方紧,该松的松,把她身材扬长避短的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和胡子时,一诧异,又主动走过来问,“呦,新邻居呀!”

    她这音调让人听起来,也有点勾搭人的感觉,另外她这么一离近,我还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我对女人有个评价,香水喷的太浓,要么就是有很严重的体臭,借着香水遮盖,要么就是比较势力眼。

    不管眼前这女子属于哪种,但肯定不是好货。我因此对她印象不太好,也不想接话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相反,被这女子的骚性吸引住了,还嘿嘿笑了,客气的跟对方聊起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很好奇,问胡子叫啥,做什么工作的。胡子当然不会漏真话,索性满嘴跑火车,尤其李可帅这个字眼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那女子也介绍自己叫小丽。

    我倒没觉得胡子这种瞎忽悠有什么不妥的,问题是,我俩哪有那么多闲工夫跟小丽插科打诨。

    我板着脸,这时门也开了,我让胡子跟我进屋。

    小丽还故意问我呢,“这位大哥,遇到什么烦心事了?跟我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她也就势想跟过来,但被我挡在门外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起看着屋里,我本来有心理准备,却不得不说,还是被装修晃花眼了。

    这屋子是欧式风格的一室一厅,乍一看金碧辉煌,跟个小宫殿似的,更有舒服的沙发和床,更有超大屏的电视和大浴盆。

    胡子一边啧啧的,一边在屋里转悠一番后,对那个大浴盆情有独钟。但他也苦叹,说咱们两个老爷们,住这里可惜了,不然泡个妞,还能一起鸳鸯戏水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动这歪心思了。我把那一兜子冥币,随便找个角落放好,又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吸烟。

    我把刚刚经历这一切,又仔仔细细回想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有这么个猜测,花蝴蝶之所以带我俩演这么个戏,一定是想让我们出名,尤其最好能罪大恶极到被警方通缉的程度。之后我们会跟那犯罪团伙接触上,成为卧底,收集证据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想到这,不由苦叹,如果全被我料中,我和胡子这次的任务很不简单,甚至危险系数不比前几个案子差多少。

    我无意间的四下乱看,又留意到这一百万的冥币了,这是让我毫无头绪的地方,我不明白花蝴蝶为什么让我俩带着一兜子冥币来万通公寓。

    但我想一时不明白的事,日后肯定有解释。我暂时把烦恼抛开,又跟胡子一样,一起在这房间里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直没出门,饿了就用手机点餐。这期间我也打开电视,时刻关注着当地频道。

    我们抢劫运钞车的事,也真上了新闻,用插播的形势,做了悬赏通告,但警方一定是为了配合这次任务,这悬赏中的部分信息不符实。

    警方说,劫匪是两个人,另外别看对案发现场做了一系列调查,目前还不知道劫匪的长相,只能判断他们的身高和一些模糊化的特征,而且对失物也没太详细的说法。

    警方让市民们在最近一段时间,时刻留意周围,一旦发现可疑人物就踊跃提供线索,警方采纳后奖金最高有二十万元。

    我看到新闻后,心里沉甸甸的,但胡子反倒高兴,指着自己脑袋说,老子咋也算是有身价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黄浦分局那个女警也在微信上找我好几次。她对我的好感并没减少,尤其我不理她,反倒更让她来劲了,总留言约我吃个饭啥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微信头像直苦笑,心说我现在怎么跟她一起吃饭?难不成见到她后,告诉她,我就是悬赏的抢匪之一么?

    我最后只能对她的留言来个置之不理。我们隔壁的女邻居,倒也跟这女警似的,每天过来敲几次门,要约我俩出去吃饭去酒吧啥的。

    胡子心痒痒,但我把他看的死死地。另外我对隔壁小丽有这么一种评价,这情商不低,分明是仗着自己年轻,想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或老公。

    而在她眼里,我和胡子能住到这里,肯定就是个有钱人了。

    胡子也算听我的了,每次都拿出一副肉疼的样子,把小丽拒绝了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我俩来万通公寓的三天后的午夜。胡子躲在卧室里看小片,看累了后就直接躺床上睡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挤在一起睡,尤其这爷们看完小片后,一定跟鱼似的得甩甩卵。我嫌床上脏,就一直把沙发当床,也好在这沙发够软,我睡得也没那么糟。

    这时我躺下了不说,迷迷糊糊还眼瞅着要入睡了。有人砰砰敲门。

    我一下惊醒了。第一反应,又是小丽吧?我也真是快被这妹子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我问了句,“谁?”门外不回答,继续的敲着门。我光俩大脚丫子下地,我想的很明白,一会见到小丽了,她再胡搅蛮缠,我可能不客气的损她几句,让她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伤疤。

    但对着猫眼一看,外面这人低个头,带个帽子,上面写着夜宵俩字。

    我纳闷了,心说我和胡子都没订餐,这哥们从哪冒出来的?

    我带着警惕,把门打开一条缝。这人抬起头来。我看的一愣,没想到是花蝴蝶,更没想到她会把自己打扮成这样。

    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一边四下看着,一边又示意我,快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她这次来,还背了一个大包,拎着三份快餐面。

    我把她带到客厅后,花蝴蝶问,“胡子呢?”

    我去卧室,让胡子起来吃“快餐”。胡子还犯懒呢,说吃个屁啊,老子刚爽完,要小憩一会。

    我没惯着他,硬生生把他拽起来了,也提了花蝴蝶。这哥们直穿着裤衩,这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裤衩上有一块湿了都,我让他多多少少顾忌下形象。

    胡子又套了条裤子。花蝴蝶趁空把快餐面都打开了,她显得没啥食欲,却让我俩快趁热吃。

    我心里压着事呢,知道花蝴蝶这么一来,今晚十有有新任务了。

    我没动筷,让花蝴蝶说说接下来的打算吧。胡子倒是吃的挺香,秃噜秃噜的。

    花蝴蝶把她带来的背包放在桌上,拉开拉锁,把口子撑大,让我们往里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时间一愣。这次里面不是冥币,而是实打实的毛爷爷。

    花蝴蝶指着钱,跟我俩说,“一百五十完整,也是抢运钞车得到的一部分黑钱。”

    我没接话,示意花蝴蝶往下说。

    花蝴蝶告诉我俩,江州市有个外号叫金蟾的男子,能洗黑钱,但他也有规矩,要吃三成的回扣。而她让我和胡子今晚就带着这笔黑钱,去找金蟾,跟他谈一谈,但重点不是洗钱,而是借洗钱的机会闹一闹,立棍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得都很迷糊,我心说难道金蟾跟那个犯罪团伙有关?

    胡子主动提出,让花蝴蝶再解释解释。

    花蝴蝶摇摇头,又看向我,故意往前凑了凑身子反问,“小闷,你是聪明人,到时会带着胡子把这事做好的,对么?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有言外之意,还是不想让我和胡子多问,也希望我能带个好头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懂做线人的规矩,绝不乱问。另外我也提了一点,我们哥俩这次去,一旦打斗起来,有什么能镇住对方的武器没?

    我还比划一番,那意思,最好有枪!

    祝大家周末愉快